泽连斯基:被遗忘的人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美联社)

泽连斯基是一个正在打一场被遗忘的战争的被遗忘的人。

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持续近两年时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这颗流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高度和光芒。

一场持久的战争已经陷入了缓慢的僵局。大肆宣传的乌克兰“反攻”已经陷入停滞。承诺的“突破”仍然难以实现——如果原有可能的话。可悲的是,致命的、针锋相对的冲突已经常态化。斯多葛主义已然取代了愤怒。无论如何进行定义,“胜利”都远在战略之上,甚至超出了可以想象的范围。

世界似乎已经对乌克兰感到疲劳了。更糟糕的是,它感到厌倦。

因此,那些曾经在高调的说教中赞扬泽连斯基的勇气和乌克兰的抵抗的专栏作家,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这两点。

泽连斯基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的邀请也已消失,而他曾在那里穿着标志性的绿色套头衫,并被视为顽强、非正统的战士和解放者的形象。

声援乌克兰的“勇敢”和“正义”斗争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早在几个月前就消失了。

乌克兰已经不再是紧迫的、令人同情的“新闻”。

近来,泽连斯基和乌克兰收到的“消息”大多数是坏消息——部分是来自紧张不安的白宫的不恰当的泄露消息。

“根据泄露出来的消息,美国对乌克兰战略将腐败视为其真正的威胁”,“Politico”新闻网站在其新闻标题中这样写道。

这篇报道的主要内容同样具有谴责性,而这也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美国——或许更具体地说是美国总统乔·拜登——对勇敢的乌克兰的坚定感情正在不断减弱。

这篇报道警告称,“拜登政府官员对乌克兰腐败的担忧远比他们公开承认的还要严重。”

“拜登政府官员之间酝酿的不满情绪,会给乌克兰带来直接的、关乎生存的后果吗?”

“腐败可能导致西方盟友放弃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的战争,因此乌克兰不能推迟反腐方面的努力。”

这对泽连斯基来说是一个麻烦,一个大麻烦。

我怀疑他知道时间和环境并不有利于他。很快,他在欧洲和美国的这些所谓的朋友们,就将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当下,并将对迅速消逝的过去失去兴趣。他们“钢铁般的意志”正在缓慢而必然地消逝。

而当“意志”消散时,金钱也将不可避免地消失。

泽连斯基需要大量的资金来阻止充满耐心的普京及其帝国计划。目前他已经花费了数以十亿计的大量美金。美国国会和欧盟继续充当乌克兰提款机的前景正变得黯淡。泛欧大陆上的金库正在迅速关闭。

以至于一名“拜登政府官员”在实际上沦落到了需要为乌克兰讨要现金的地步。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种自信或者令人安心的现象。

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写道,“我想明确表示: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那么到今年年底,我们将耗尽为乌克兰采购更多武器和装备的一切资源,并且需要从美国军事库存中提供装备。”

“没有任何神奇的资金可以满足这个时刻的需要。我们没钱了,而且也快没时间了。”

迄今为止,这一带有恐慌色彩的策略仍未能打动满不情愿的欧洲和北美立法者,他们仍对为这场陷入冬季泥沼的战争提供资金保持警惕。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已走入死胡同。

尽管如此,乌克兰的言辞和决心依然完好无损。其外交部长库列巴最近向聚集在布鲁塞尔的其他外交官员保证,乌克兰绝不会“让步”。

库列巴表示,“我们必须继续;我们必须继续战斗。乌克兰绝不会让步”,“这里的问题不仅仅涉及乌克兰的安全,还包括整个欧洲-大西洋地区的安全。”

但是他的战斗口号已经失去了效力。对共同目的及目标的呼吁,听起来已经非常疲惫。这位外交部长的夸夸其谈,丝毫无法掩盖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疲态已开始显现。

一个令人恼火的人物与威胁还在未来的前景上若隐若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就像一只沉重的、不祥的信天翁一样,对泽连斯基的思想和设计施加着压力。

普京的“宠物总统”可能会在一年多之后重返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而这可能意味着许多事情的突然结束,其中也包括俄乌战争和泽连斯基的职业生涯。

与此同时,另一场“战争”正在耗尽泽连斯基和他的支持率。我想,他明白这一点。他还明白,他无力采取任何切实措施来阻止或者扭转乌克兰进一步滑向无关紧要的局面的进程。

因此,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上周几近绝望地恳求他的那些焦躁不安的同僚们“坚持到底”。这是一条没有任何结果的路线,而这是一种正在形成的共识。

在加沙的沙漠废墟和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遭到的疯狂杀戮再次暴露了拜登及其阿谀奉承的同伙的欺诈与虚伪——他们一边反对俄罗斯的“侵略”,一边却支持以色列的不人道的残酷行径。

他们对国际法的捍卫是一场便捷的骗局。他们对人权公约的捍卫是一场便捷的骗局。他们对所谓的“领土完整”的捍卫是一场便捷的骗局。他们对所谓的神圣原则的“保护责任”的说辞也是一场便捷的骗局。他们为如何进行“战争”以及禁止对平民使用武器的规则进行辩护,但这也只是一场便捷的骗局。他们对“战争罪”的可塑性解读,是一场令人作呕的骗局。最后,他们对“种族灭绝罪”进行的机会主义解读,更是一场令人厌恶的骗局。

尽管可预见的各方付出了可预见的努力,以期将发生在乌克兰的恐怖与发生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恐怖“区分开来”,但这种尝试却未能奏效。

拜登等人声称代表的数百万公民,已经在街头明确表达了这一点,他们还承诺要在投票箱中明确表达这种观点:所有人的恐怖都必须结束。

现在就停火。

除非发生这样的情况,否则,泽连斯基就将面临他最害怕的事情:冷漠与沉默。

这种普遍的冷漠是“政治人物”短视与误判的产物,他们根本没有考虑或预料到,他们大规模无条件保卫以色列的举动会引起全世界本能的、全面的反应。

他们相信,在建制媒体永远可靠的键盘手的帮助下,他们令人恼火的口是心非,可能会被埋藏在那些陈腐的、居高临下的陈词滥调之下。

但他们错了。

结果就是,乌克兰的命运已经从世界上大部分人的意识中消失了,而他们的意识转而被巴勒斯坦人的可怕命运牢牢抓住——他们曾被同样胆怯的国家抛弃,而这些国家在这个蓄意的过程中同样也会抛弃乌克兰人。

泽连斯基也很清楚这一点。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