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是谁制定了叙利亚的酷刑计划及其是如何制定的

2015年3月10日,一名妇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看着一系列可怕尸体照片时的反应 (路透社)

经过持续12年的内战,数十万人丧生、数万人失踪,终于,世界最高法院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了一线希望。在今年11月16日,国际法院(ICJ)裁定叙利亚政府必须防止对被拘留者实施酷刑,并避免销毁关于这些非法行为的证据。

这项命令是针对叙利亚违反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持续诉讼的一部分,而诉讼是在加拿大和荷兰提交后于今年6月启动的。

对叙利亚政府是否愿意遵守这一裁决的怀疑确实很有道理。然而,即使它继续销毁有关其酷刑计划的文件,我们也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来揭露这些暴行。

许多活动人士和民间社会组织坚定不移地记录了无辜平民在过去12年中遭受的人权侵犯。自2011年以来,我们的组织“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CIJA)一直是这项艰苦历程的一部分。

在过去的十年内,本委员会调查人员发现了由该政权发布的、超过130万页的、令人震惊的文件。它们揭示了叙利亚政权为了维持其对权力的铁腕控制而采取残酷措施的故事。

当双方准备提交证据时,此类文件将有助于国际法院在下一阶段的诉讼。

根据其中一些材料,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以揭示在2011年初的几个月内建立的结构及其作出的决定和命令——这些决定和命令导致许多叙利亚人失去了自由和生命。

叙利亚政权否认了早期有关酷刑、大规模逮捕和谋杀的报道。它主要将2011年报告的暴力事件归咎于“武装恐怖组织”。它声称这些团体对发动暴力和破坏国家稳定负有责任。这种叙事使叙利亚政府能够证明,使用武力作为恢复秩序和保护国家安全的手段是合理的。

但是该政权自身的文件却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叙利亚当局知道示威者想要自由和民主。例如,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获得的一份军事情报通讯提到了在2011年3月上旬召开的一次会议,这场会议讨论了抗议者对自由、民主和结束腐败的诉求,并将之视为一种威胁,随后还决定情报机构将立即采取行动以镇压他们。

此后,情报收集的工作加强,当地安全部门负责在每天下午4点向大马士革发送报告。根据安全情报部门政治安全局负责人在2011年3月18日发布的一份文件,他们被要求提供有关任何抗议或骚乱的详细声明,以及“已采取法律措施的人员姓名以及在滋事者、活动人士和抗议煽动者中被捕人员的姓名”。

随着示威活动在叙利亚各地迅速蔓延,其规模和频率不断增加,叙利亚政权推出了更激进的政策来镇压抗议者和反对派人士。

2011年4月18日,由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签署决定的最高级别安全协调机构中央危机管理小组宣布,“宽容和满足要求的时代已经结束”。

该小组呼吁“示威者进行多方面的对抗”,其中包括长期拘留已被捕者、逮捕已知的“罪犯”、授权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武器,以及“在极端必要的情况下”部署武装部队。

其效果立竿见影。在仅仅一天之后,政权部队对在霍姆斯钟楼举行的抗议活动便实施了一场臭名昭著的暴力袭击,据中央危机管理小组报告称,有一些抗议者遭到枪杀。

尽管加强了安全措施——包括大规模逮捕、动员和利用复兴党分子及其他政权忠诚者、部署军队,但是在那个夏天,叙利亚各地的局势仍继续恶化。

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在2011年8月初,该国安全情报机构因“处理危机松懈”和“安全机构之间在共享信息和调查结果方面的协调与合作不力”而受到警告。

在不久之后,该政权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并将镇压行动推向了新的水平。军事情报第294部门在2011年8月17日发布的一份通知中写道,“根据安全优先事项,在您选择的关键安全领域发起每日联合安全军事行动。请你们逮捕相关人员,特别是煽动民众示威的人员、示威者的资助者、组织示威的协调委员会成员、与国外人士沟通以维持示威活动的阴谋者,以及在外国媒体和国际组织面前玷污叙利亚形象的人员。”

这项命令为后来成为监督大规模逮捕和对目标个人实施酷刑的官僚机构建立了基础架构。由安全和情报机构成员组成的“调查机构”得以成立,以审问被拘留者。审讯应当会产生新的大规模逮捕行动的目标人员名单。

这些措施的效果立竿见影,令人不寒而栗。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获取的逮捕记录显示,各大主要安全情报机均构发起了系统、协调性的逮捕与拘留行动。

在许多情况下,记录并没有表明存在任何刑事犯罪作为逮捕的理由。这些记录还表明,未成年人和老年人也未能幸免。在某些情况下,同一人员会在一段时间内同时出现在多份被拘留人员名单中,从而反映出该国国家安全机构在拘留活动上存在的普遍性和广泛性。

当被拘留者在不同的安全机构之间被转移时,他们所经历的暴行将在内部政权报告中变得显而易见:

其中一份报告这样写道,“我们不可能对一些健康状况很差的被拘留者进行彻底审讯,因为他们在被移交给我们之前,就曾被长期拘留在某些安全机构内并遭到了严重的殴打,有些人甚至已经永久性地残疾了。”

最终,根据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获得的文件,叙利亚政权的太平间开始提出抗议,声称这些已故被拘留者的尸体状况非常糟糕,无法将其移交给家人。

一位化名“凯撒”的前安全特工从叙利亚偷运出来的照片,以可怕的细节描绘了被拘留者遭受过酷刑的尸体。当拘留所的太平间被填满时,这些尸体就会被堆放在走廊、厕所和庭院里。最终,该政权开始将他们运输并掩埋在没有标记的集体坟墓内,而另一位化名“掘墓人”的前特工通过驾驶其中一辆装满尸体的卡车也证实了这一点。

这些只是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收集的大量文件中的一些要点,这些文件揭示了叙利亚政权最高层做出并经阿萨德本人批准的决定如何启动了规模巨大的酷刑装置。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数十万抗议者、持不同政见者和普通叙利亚人消失在这个群岛般的酷刑室中,或者最终死在叙利亚的街道和田野里。

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掌握的证据已在十多起案件中使用,其中包括美国因美国记者玛丽·科尔文被杀而针对叙利亚提起的民事诉讼,以及发生在德国的、针对前叙利亚情报总局上校安瓦尔·拉斯兰的审判。

在12月8日,一名涉嫌由该政权协调和控制的准军事部队国防军成员在荷兰因酷刑和性暴力罪被捕。几周前,被指控为亲政权利瓦圣城组织成员的穆斯塔法·A因酷刑指控在海牙接受审判。在这两起案件中,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收集的证据都发挥了作用。利益于执法部门和民间社会行为者的共同努力,欧洲法院还在审理其他的案件。

正义的车轮正在缓慢转动,国际法院很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作出判决。但是随着诉讼程序的继续,国际司法与问责委员会的大量文件将提供充足的证据,以证明谁应当对叙利亚政权的死亡机器负责。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