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正在上演另一场浩劫

2023 年 11 月 26 日,以色列军队在对被占领约旦河西岸杰宁市的袭击中受损的建筑物废墟中行走(法新社)

过去一个半月以来,以色列在加沙的种族灭绝目标越来越明确。以色列军队不仅大规模屠杀平民,而且还对飞地进行地毯式轰炸,目的是摧毁所有维持生命的民用基础设施。

医院、学校、水处理计划、任何电力来源(包括太阳能电池板)、仓库和农场都成为目标。这使得加沙地带无法居住,迫使那里的巴勒斯坦人陷入另一场浩劫。

但以色列希望消灭的巴勒斯坦人口不仅仅限于加沙。以色列的种族清洗行动延伸到了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以色列正在那里推进类似的计划——尽管更加隐蔽。

吞并计划和问题

将加沙持续的种族灭绝与更广泛的巴勒斯坦背景分开,就是否认以色列犯罪的目标既不是哈马斯,也不是加沙地带,而是整个历史上巴勒斯坦的巴勒斯坦人。

这不是巴勒斯坦人想象中的恐惧,而是甚至以色列国家的祖先也不断公开承认的现实。

犹太国家基金会(JNF)主任约瑟夫·韦茨(Joseph Weitz)在 1940 年的日记中写道:“除了将阿拉伯人从这里转移到邻国,并转移所有的人之外,除了伯利恒、拿撒勒和旧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他总结道,“一个村庄、一个[贝都因]部落都不能被留下。只有在这次转移之后,这个国家才能吸收我们数百万的兄弟,犹太人问题才会不复存在。没有其他解决方案。”

犹太民兵——对巴勒斯坦人进行大规模种族清洗以建立以色列——1948年没有接管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因为他们缺乏能力。国际压力和自身军事能力的限制阻止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这些领土也方便地成为从地中海海岸线被驱逐的巴勒斯坦人的目的地,雅法、采法特、利德等城市及其周围的村庄已被民兵占领。

1967 年的战争使以色列有机会实现其统治整个历史上巴勒斯坦的目标。除了至今仍被占领的埃及西奈半岛和叙利亚戈兰高地外,以色列还占领了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

从那时起,已经制定了各种计划,吞并部分或全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同时将巴勒斯坦人口驱逐到孤立的班图斯坦或邻国约旦和埃及。

以色列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修建 150 多个非法定居点和 120 个前哨基地就是源自这些计划的政策,2005 年之前这也是其在加沙的计划,两年后,以色列拆除了定居点并围困了加沙地带。

以“保护”70万定居人口为借口,以色列侵占了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土地,将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其社区,并禁止他们进入自己的农场、牧场和橄榄园。这损害了巴勒斯坦人的生计和自给自足。

它还鼓舞和鼓励定居者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骚扰、折磨和杀害巴勒斯坦人,再加上旨在扼杀巴勒斯坦经济并使大多数巴勒斯坦人陷入持续不稳定状态的政策,其最终目标是迫使巴勒斯坦人民“自愿”离开。

为浩劫做准备

去年,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以色列政府加大了这些政策的力度。当哈马斯于10月7日发动攻势时,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局势早已难以忍受。

自联合国于 2006 年开始记录死亡人数以来,2023 年将成为被占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截至 10 月 7 日,以色列军队和定居者已杀害约 248 名巴勒斯坦人,大多数是平民,其中包括至少 45 名儿童。

以色列军队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安全部队协调,在约旦河西岸发动暴力袭击和屠杀,重点是北部地区纳布卢斯、杰宁和图勒凯尔姆。

定居者对巴勒斯坦社区的袭击数量也急剧增加,而且袭击范围和暴力程度都在增加。二月,定居者在巴勒斯坦城镇哈瓦拉进行了大屠杀。

六月,以色列政府及其财政部长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奇宣布了新措施,促进和加速吞并巴勒斯坦土地。到七月份,批准的以色列定居点扩建已达到历史新高。

巴勒斯坦经济——已经处于灾难的边缘——因以色列军队和定居者对基础设施的破坏以及对行动自由的限制而遭受更大的损失。

巴勒斯坦房屋和生计结构被拆除的情况有所增加,截至 10 月 1 日,已有 750 多座此类建筑被毁,导致 1100 多名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

所有这些旨在最终驱逐巴勒斯坦人并吞并其土地的进程在 10 月 7 日之前就已经全面展开。以色列随后利用哈马斯 10 月 7 日发动袭击后的机会加速了这些进程。

在此之前,可以在定居者集会上公开听到“阿拉伯人去死”的口号,10 月 7 日之后,大多数以色列人都愿意在自己和世界之间公开表达这种情绪。

过去50天里,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杀害了 249 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至少 60 名儿童。以色列对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村庄、城镇和难民营的袭击在范围、严重性和致命武器的使用上都不断加强,包括自动步枪、坦克和“Maoz”自杀式无人机。

逮捕和行政拘留的巴勒斯坦人数量创历史新高——以色列的官方绑架形式。自 10 月 7 日以来,至少 3260 名巴勒斯坦人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被捕,其中包括许多儿童。迄今为止根据人质交换协议获释的 150 名巴勒斯坦人也可能再次被捕。

有关拘留期间虐待和酷刑的报告和视频证据成倍增加。巴勒斯坦人甚至在家里或街上也经常受到骚扰和殴打。

在以色列当局的鼓励和武装下,以色列定居者也变得更加暴力。自10月7日以来,他们加大了对约旦河谷附近南部和拉马拉附近中部地区巴勒斯坦贝都因社区的强制驱逐力度,导致1000多人流离失所。

这些做法也对巴勒斯坦经济造成了毁灭性影响。以色列军队关闭了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主要检查站,交通几乎完全瘫痪。临时工一直在努力谋生,而食品库存却在减少,进口食品在以色列港口的滞留时间也更长。

卫生部门也处于危机状态,无法应对数量激增的伤员和患者。更糟糕的是,以色列军队还围攻约旦河西岸的医院。

这些策略都是为了在巴勒斯坦人中散布恐惧和绝望,最终为吞并和驱逐做好准备。

消除阻力

今天,我们目睹了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大灾难的延续。以色列的目标是最终驱逐巴勒斯坦人并试图同化幸存者,就像它在 1948 年试图对巴勒斯坦人所做的那样。

今天,那些幸存者拥有以色列公民身份,但被视为二等公民,并经常遭受犹太裔以色列公民和当局的歧视和暴力行为。

面对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只能自生自灭。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是唯一拥有武器的巴勒斯坦行为者,但它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保护巴勒斯坦人免受以色列的暴力侵害。美国和约旦对 10500 名国家安全部队进行的训练是维持治安,而不是对抗其他武装部队。

更糟糕的是,这些部队和情报部门近年来直接协助以色列攻击和瓦解约旦河西岸的任何武装抵抗力量。与以色列的宣传声称相反,决定拿起武器的年轻人——主要集中在杰宁和纳布卢斯——并不属于哈马斯;有些人是法塔赫成员,或者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部队的叛逃者,但许多人根本没有政治派别。

自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军队重点消灭这些抵抗组织,使约旦河西岸平民在暴力、剥夺和驱逐面前完全毫无防御能力。

但随着以色列加大暴力力度,巴勒斯坦的抵抗运动也开始崭露头角。 巴勒斯坦人不会仅仅因为负担不起就停止反对占领和种族隔离的斗争。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生存的边缘,被外国政权用枪逼迫并留在那里。

世界至少可以停止受以色列宣传的影响,维护巴勒斯坦人抵抗殖民者和压迫者、追求解放的权利。现在是鼓起勇气大声疾呼并制止以色列种族灭绝行径的时候了。正是在这一点上,历史书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建立在屠杀之上的暴力种族隔离国家既不合法,也不可持续。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