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将在2023年走向何方?

揭露在过去12个月内发生的事情造成的代价,能够指出在全球秩序和国际关系层面上的一些要点 (社交网站)

2022年已带着它的国际冲突、战争和悲剧逝去,我们也进入了新的一年,然而,这一年仍然未能摆脱去年的种种问题,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问题可能在这一年得到解决,或是摆脱它们所导致的代价与负担。将过去12个月内发生事件的代价予以揭露,可以突出当前世界秩序和国际关系层面的一些要点,其中包括:

第一:我们在过去30年内熟知的单极秩序的消亡

尤其是自苏联解体以来,美国试图在没有其他国际大国参与的情况下单方面领导世界,而这些大国势必对美国的这种排他性感到不满。也许能够解释俄罗斯自去年2月下旬开始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原因之一,就与这个问题相关。普京试图打破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霸权,而这在他指责美国和西方的声明中显而易见——普京认为正是美国和西方将北约东扩至俄罗斯边界的行动引爆了乌克兰的战争,从而促使他对乌克兰发起一场“特别军事行动”。

第二:中国崛起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一员

正如发生在过去20年内的情况一样,中国的崛起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商业和技术方面,而且还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和军事参与者,尤其是在东亚地区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而这也是美国在去年10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视为它在这些地区的利益所面临的战略威胁的原因。有些人认为,中国的崛起不会是和平崛起,而将充满紧张、竞争和冲突。或许还将发生与美国之间的战争,因为后者通过在南海海域的大量军事存在,以及与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家及地区的战略联盟,来尽全力破坏这种崛起。

第三:全球能源资源的转变

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正成为国际秩序冲突互动中的主要参与者,而且这种作用的不断上升也不仅仅限于能源生产者,还包括能源消费者。我们已经看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是如何点燃了东西方在资源及其管理、生产和消费方面的斗争。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消费者垄断联盟”,以制衡“生产者垄断联盟”——无论是“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还是包括俄罗斯等其他非欧佩克国家在内的“欧佩克+”联盟。例如,欧洲国家和七国集团(最大的几个能源消费国家)同意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设定价格上限,而这在这些国家的历史上尚属首次。

第四:粮食安全危机的苦难

粮食安全危机所带来的苦难不再局限于贫穷的南方国家——富裕的北方国家也加入了这一行列。由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所造成的粮食问题,以及供应链和分销链中断数周的时间,在联合国介入并在土耳其的调解下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粮食安全危机也对北方国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看到了这个问题对所有国家产生的影响——小麦和食用油等基本商品的价格出现了空前上涨,而这些产品大部分来自俄罗斯与乌克兰。

第五:在过去一年遭受多场经济危机

新冠疫情导致了主要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全面停摆,而就在全球经济快要走出疫情带来的后果时,俄罗斯又对乌克兰发起了军事行动,这场战争引发了多场危机,包括通胀上升、价格高企,甚至以40年未见的方式提高了西方国家的生活成本。而这也导致了许多的经济和社会动荡,例如在所有重要领域内发生的抗议、静坐和罢工。此外,还有许多欧洲国家的政府被推翻,就像发生在英国和意大利的情况那样,而我们也目睹了极右翼势力在不止一个欧洲国家内的的空前崛起。

随着我们进入新的一年,这些危机预计将会变得更加复杂和严重,尤其是在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尚无明确前景的情况下。也许在新的一年中还可能发生许多的危机,其中最令人担忧的迹象包括:

地区和国际冲突的增多,以及爆发新战争的可能性的上升,无论是在东亚地区(包括台海地区、朝鲜半岛以及中日之间等等),还是在中欧地区(尤其是在东欧地区和巴尔干地区),又或是在中东地区(尤其是在伊朗及其盟友阵营,与以色列及其盟友阵营之间),或是在非洲、中美洲和拉丁美洲。但更重要的是,随着经济危机所导致的社会和政治动荡加剧,这些地区战争又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世界大战,无论是在中美之间,还是在俄美之间,又或是在俄罗斯与其他欧洲国家之间。

这些局势也不会止步于中东(预计中东地区将会出现更多的政治动荡,甚至还会出现专制政权的垮台),还是会进一步走向欧洲——那里可能会出现朝向右翼民粹主义潮流的新转变。我们可能会目睹以民主为基础的政权在极右翼势力的压力下垮台,无论是通过选举还是通过政变。此外,全球经济可能会崩溃,而不仅仅是停滞或者增长放缓,尤其是鉴于世界各大经济体之间相互依存的状态,以及这些经济体之间因经济和商业的全球化而在相互之间建立的前所未有的联系。

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将为这种崩溃付出最大的代价,而这种崩溃可能会是大国之间发生政治冲突和进行战略竞争的后果。此外,还有可能爆发前所未有的资源大战,尤其是在两点背景之下:一是对这些资源(尤其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需求增加,二是在国际冲突中利用这些资源作为战略武器。

此外,还有可能引发争夺水资源的冲突和战争,特别是鉴于全世界都在经历严重的气候变化和灾难,例如干旱、荒漠化等等。

最后,预计区域和国际联盟的版图将会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在亚洲和中东地区,而这可能会导致这些地区的紧张局势和冲突以二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方式加剧,而联合国及其他的国际与区域组织完全无力解决这些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