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外交”:外交领域及国际关系建设中的新革命

尽管美国的太空挤满了电视频道信号,但却没有一个代表白宫的立场 (社交网站)

电视的发展,对国家之间关系产生了影响,也对国家在境外打造其心理形象和影响国外观众的能力产生了作用。

因此,外交理论必须发展至一些新的领域,其中最重要的当属“电视外交”。各国可利用电视频道来建立自身的国际地位、声誉和形象,并影响全球舆论。

当电视镜头出现时

电视镜头在塑造国际关系方面发挥了有效的作用,并且这种作用还超过了出席会议和参与谈判的国家领导人的作用,这些摄像机所播放的画面影响了公众对这些领导人所代表的国家的实力的判断,并且推动公众支持或拒绝特定国家所持的立场。

国家对卫星频道的所有权已经成为在全球秩序中建立其地位和实力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因此,卫星频道的发展与诸如“太空外交”等新型外交的发展相互关联,并让全世界的民众能够直接目睹各国领导人的动向以及他们之间的会晤,并跟进他们的讲话。

外交历史上的新阶段

电视频道的发展开创了外交历史上的新阶段,为走出封闭空间并进入公共空间的新外交奠定了基础,以影响公共舆论。

但是,是否可能发展出一项能被我们称为“电视外交”的新科学领域呢?这种类型的外交又将如何与其他众多类型的公共外交区分开来呢?高校又将如何在培养能够策划利用电视频道建立国际关系的新人才方面发挥作用呢?

电视外交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可以涵盖所有类型的外交。各国利用电视频道来实现许多的目标,其中最重要的是在国际层面建立软实力,从而使它们有资格在解决国际问题、在国家之间调解冲突方面发挥作用,此外,还包括公共外交和影响群众的目标。

新闻流动与叙事构建

各国通过建立电视频道来打造自身的媒体力量,从国家外交政策规划者的角度来看,有关各类事件的信息将会通过这些频道传递给外国民众,而国家越能影响新闻和信息的流动,其呈现它所构建的叙事的能力就越大,而这将这有助于塑造其在全球层面的声誉、存在和地位。

卫星传播与跨境信息流动

因此,电视频道已经成为了国际外交最重要的手段之一,特别是在卫星传播获得的发展之下——这项科技促进了信息、图像和文化产品的跨境流动。

国家对卫星频道的所有权已经成为在全球秩序中建立其地位和实力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因此,卫星频道的发展与诸如“太空外交”等新型外交的发展相互关联,并让全世界的民众能够直接目睹各国领导人的动向以及他们之间的会晤,并跟进他们的讲话。

全球外交

卫星频道已经成为了与全球化相连的全球外交的基础——新闻和信息实现了跨界流动,以塑造世界在大众心中的形象,以及各国在大众心中的地位。

在这个相互交织的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在努力传播自己的信息,以赢得外国民众的心理支持,而各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建立在以卫星频道为主要构造者的心理形象之上。

尽管近年来研究人员对“太空外交”的概念越来越感兴趣,但是他们所使用的定义的范围仍然非常狭窄——主要围绕着国家利用卫星频道来影响外国的民众意见、舆论趋势、执政精英及国家领导人的决定。而我们认为,各国越来越需要对此进行新的定义,以包含卫星频道的许多国际外交功能。

新的定义打开新的领域

因此,我们在此提出一项新的定义,而这项新的定义可以打开新的科学领域,并将国家能够进行的其他许多活动包含在内。根据新的定义,电视外交包括通过电视频道影响新闻、信息和文化产品的跨境流动,而这有助于建立民众对世界以及各国在其中的地位的认知。

国家在塑造世界形象方面的作用,在这项新的定义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因为个人要想确立自身对某些事件的立场,那么就需要在其脑海中为世界塑造一种形象,而电视频道已经成为了塑造这种形象的最重要的手段,这就表明,国家利用电视频道来构建国际关系,并不限于塑造其国家本身的形象,还包括电视频道在世界大局中打造的国家形象。

因此,全球外交理论的发展需要研究电视在向公众提供事件信息和塑造世界形象方面的作用。

全球电视产业

一个国家想要建立自身的国际地位,就必须首先考虑它对全球电视产业的贡献,而这是一个多维度的产业,一个国家想要吸引和影响外国观众,它就必须深入思考如何提供有别于其他国家生产的电视内容,以满足公众的知识需求,并影响他们对世界的认知。

建立国家在全球媒体体系中的地位

此外,随着国家有能力在全球媒体体系中建立其实力和地位,并不断增加它对全球电视产业的贡献,那么,它在影响各国民众和赢得人心方面的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

这就意味着扩大电视外交的领域,以使之包含许多有助于培养人才以建立国家媒体力量、全球地位和国际关系的研究与理论。此外,这也有助于国家领导人通过电视频道向群众发表讲话,而这有助于解释各国为什么扩大了在打造电视频道和利用这些频道来影响公众方面的投资。

尽管存在经济危机,支出却进一步增加

还有一个重要的层面可以用来解释电视频道作为国家实力来源和建立其全球地位的来源的重要性——尽管自2008年开始了一场全球经济危机,但是许多国家仍在这种情况下增加了在电视频道领域的支出。

许多国家减少了对大使馆的支出,却增加了在利用电视频道来建立其全球声誉和地位方面的支出。

有关电视外交的战略规划

这表明电视外交已经进入了构建国际关系的战略规划领域,特别是在美国、欧洲国家和中国,此外还有很多国家在电视频道上大量支出,以间接方式实现其外交政策目标,例如支持其盟友政权,或推翻敌对政权,或扭曲敌对政权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这从总体上构成了外交领域的发展,同时也是建立国际关系和构成21世纪的新世界秩序上的发展。

电视与持续沟通

电视频道促进了世界各国领导人、执政精英及政治人士之间的持续沟通过程,从而实现了外交的主要目标,因为没有沟通,就无法建立国际关系,就无法达成合作协议以实现全球层面的目标。因此,电视频道对各类事件的报道,降低了传统外交官员在收集信息以帮助其国内外交政策制定者采取符合国家利益的决定方面的职能的重要性。

外交革命

卫星频道的发展构成了外交工作领域内的一场革命,并迫使各国重建其外交体系,计划利用电视外交来打造其国际形象和地位,因而我们正努力扩大电视外交的研究领域。

电视外交具有多项职能,其中最重要的包括:

  • 向公众提供有关全球事件和危机的信息。在危机期间,公众对信息的需求量更大,而电视频道的收视率也将增加,但是人们需要准确可信的信息。因此,电视频道的影响力会随着公众对其信心的增加而提高。
  • 通过传递相互信息、简化国家领导人之间的沟通过程、实现基于认知的相互理解,来建立国家之间的关系。
  • 就各国针对全球危机和问题提出的建议及解决方案交流信息。
  • 管理来自不同国家的精英阶层之间的对话,促进就许多问题进行讨论和谈判的可能性,并增加跨文化对话的机会。
  • 在公众心目中塑造世界形象,并在这种形象的框架内建立各国的心理形象。各国竭力推广的一项重要特点就是,国家可以调解并努力为那些影响人们生活的危机找到解决方案,正如在俄罗斯与乌克兰缔结一项促进乌克兰粮食出口以拯救世界免受粮食危机的协议的过程中,土耳其所做的那样。这种模式表明了国家为解决危机而采取行动的重要性, 以及这些行动对建立其全球形象的影响。土耳其能够基于它将人类从饥荒中拯救出来的事实,而为自身建立积极形象。而通过利用电视外交, 国家也可以建立其全球声誉及其对各国民众的影响力。
  • 增强国家对人民的文化影响,这将有助于与公众建立长期的非正式关系。卫星频道有助于将国家之间的关系转变为基于知识和文化产品交流的关系,从而有助于在21世纪发展国家、文化和文明之间的关系。
  • 将居住在国外的公民与祖国的问题联系起来,并为他们提供信息和知识,以使他们能在国外发挥建立国家形象的作用,并增加与外国民众建立关系的可能性。

电视外交的新前景

21世纪将会见证新的世界秩序的建立,而在这个新的秩序下,各国之间的关系建立在信息的交流与合作应对可能威胁人类的危机的基础之上。

电视外交可以在建立这项新秩序的过程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并提高人们在对话、交流经验和解决问题方面的能力。

因此,各国应当鼓励其高校发展这项科学计划,以培养更多能够利用电视外交来发展外交体系的人才。那么,阿拉伯的高校是否能够应对这项挑战呢?是否能够发展媒体和政治研究,并且有意识地将一些学科联系起来,以发展像电视外交这样的新的科学领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