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东部与南部的反击以及胜利的前景

俄罗斯国旗(右)与乌克兰国旗 (半岛电视台)

2022年2月24日,3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得出结论称,“当空袭和炮轰结束,并真正开始地面战争之后,基辅将在仅仅96个小时内沦陷。”而美国参谋长马克·米利则对乌克兰首都沦陷的时间给出了更为短暂的预估——只需72个小时。

然而,在这场战争持续6个月之后,乌克兰的首都仍未沦陷,乌克兰军队不仅击退了俄罗斯对基辅市以及整个基辅地区的进攻,还解放了整个日托米尔州、切尔尼戈夫州和苏梅州,此外还有哈尔科夫的一些重要地区。

自2014年以来,美国和德国的政治领导人对乌克兰武装部队的期望并不高,有时还高估了俄罗斯的军事效能。在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半岛采取军事行动期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的政府都告诉基辅,军事抵抗是徒劳的,应当依靠西方的经济和外交制裁来收复这块领土。

导致美国官员预测不准确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过于关注俄罗斯人的行动,其中包括他们在格鲁吉亚令人尴尬的军事表现之后进行的军事改革,并且以所谓的“战术阵营”对军队进行重组,还有在混合战争中取得的重大胜利。但是却对自2014年夏季乌克兰军队在顿巴斯地区发动第一次反击以来,及其之后所表现出来的适应、创新和成就关注较少。

自2015年以来,乌克兰的几乎每个步兵、炮兵和装甲旅(不包含空军单位)都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教官的指导下,接受了至少3次特殊训练项目。这些训练课程仅适用于顿巴斯地区的战役,然后在获得实战经验后轮班并回去接受更为高级的训练。

2016年,我在基辅参加了“欧洲-广场革命”的周年庆典,一位组织方朋友用“欢迎来到北部解放(广场)”的标语迎接来客。他非常热情,而“解放广场革命”早在几年前就被消灭了,而“橙色革命”(欧洲-广场革命的姊妹革命)则比“阿拉伯之春”大约早了7年的时间。但最重要的是,有人告诉我,“发生在克里米亚的事情不会再次出现;我们将战斗至你面前的最后一个人消失为止。”军官和志愿者都发表了励志的讲话,而在我2016年采访的14名武装部队成员中,其中11人都已经在2022年抵抗俄罗斯占领军期间死亡,另外3人也在战斗中受伤。

但是战争第二阶段的主要结果却是卢甘斯克的沦陷——这是自2014年3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唯一一个完全沦陷的地区。

到2019年5月,乌克兰的军事准备工作已经放缓至近乎停滞,从而给外交提供了另一个机会(在明斯克第一次谈判和第二次谈判的结果在事实上宣告失败之后),这是一种防御准备上的延迟,而不是像当时人们所理解的那种“缓慢死去”。

到2022年2月,据预备役“地球保卫军”的一名军官称,基辅地区一个包括27名预备役士兵的排,已经配备了11枚反坦克导弹,其中包括美国的标枪导弹和英国的“NLAW”导弹,这两款都是当代最精确和最危险的反装甲导弹。换而言之,这是一支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已全副武装的预备役部队。

在距基辅西北约40公里的霍斯托梅尔发生的战役,部分反映了乌克兰部队多年来接受训练和准备的成果,即使是在俄罗斯首次发动进攻的突然、震惊和强度的影响下。乌克兰预备役军人能够击退俄罗斯的精锐空降部队(第11和第31空中突击旅的成员)的攻击。从总体来说,这场战争的第一阶段(2022年2月至2022年4月)以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部队未能实现其占领基辅的战略目标而告终。

第二阶段的反击

在这场战争的第二阶段(2022年4月至7月),在主干道上的纵深机动、快速渗透、拉长装甲线等战术,以及第一阶段期间的其他主要特征,都有所减弱,而在这一阶段内,战争有时更接近“围困战”而不是“闪电战”。尽管如此,炮火决斗、短时短役仍在持续,还有对将埃涅尔戈达尔那座核电站附近的威胁转变为非常规的核威胁战术,此外,在占领线后方,特别是在梅利托波尔、赫尔松和克里米亚地区的打击和非正规游击战也在持续。

尽管乌克兰的抵抗非常顽强和稳固,但是战争第二阶段的主要结果却是卢甘斯克的沦陷——这是自2014年3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唯一一个完全沦陷的地区。然而,由于没有其他州的陷落,俄罗斯对其占领地区的政治巩固就变得非常困难。简而言之,俄罗斯军队无法通过“公投”来吞并乌克兰各州,同时他们也无法在军事上控制这些地区。

这就将我们带到了自上个月底开始的乌克兰反攻阶段。乌克兰不可避免地要试图在冬季到来之前解放赫尔松地区——或者至少解放其中一部分,而这其中包括多个原因:

第一:俄罗斯通过在赫尔松地区组织“公投”——就像此前在克里米亚发生的情况那样——以巩固政治局势的情景早已可能出现,即使俄罗斯军队并未在军事上控制该地区。

第二:乌克兰军队在北部地区成功地采取了“纵深防御”的战略,基于以时间和消耗换领土的战术。这项战略在南部地区似乎并不奏效。鉴于乌克兰盟友提供的大量军备、训练和资金,乌克兰武装部队希望证明他们在今年冬季之前收复领土的能力,因为冬季将导致欧洲能源危机的加剧,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欧洲的目标则可能会从支持解放乌克兰的努力转变为支持停火和再次维持现状,例如发生在克里米亚的情况。

第三:由于赫尔松靠近克里米亚半岛,它对乌克兰全面解放的努力具有地理和战略层面的价值。赫尔松控制着被占领的克里米亚半岛的部分供电与供水,并且能使乌克兰的火炮更加接近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指挥中心、机场、武器和弹药库,以及位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俄罗斯海军资产——其中许多是在2014年2月和3月被抢夺的乌克兰海军、海军陆战队及防空部队的资产。

最后:收复赫尔松将允许从南部控制第聂伯河的入口,从而打破俄罗斯对该河的封锁——海军的封锁仍部分位于黑海。

第三阶段:可能出现的结果?

目前预测局势复杂的南部地区战役(以及发生在哈尔科夫东北部和顿巴斯北部地区的战役)的结果还为时过早,但是乌克兰驻卡塔尔大使安德烈·库兹缅科在最近告诉我,“我们的部队正在打击俄罗斯在整个前线上的军事装备和基础设施。对俄罗斯后勤补给线、弹药库和指挥中心的打击,旨在严重削弱其继续这场战争的能力。”

我们尚不确定这是否是自战争开始以来,乌克兰首次使用联合部队及武器发起进攻性的演习,鉴于其地跨500多公里的范围,可以说这是自乌克兰1991年独立以来的首次这类行动。尽管他们训练几乎完全限于防御演习,但是乌克兰军队最近仍在赫尔松和哈尔科夫地区抵抗俄罗斯防线和“分离主义民兵”的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如果乌克兰能够成功将俄罗斯军队推向赫尔松的第聂伯河东岸,那么这可能就代表着这场战争中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刻。尽管局势充满挑战与复杂性,但是库兹缅科却认为“乌克兰将赢得这场战争”,并强调称,“我们正在为我们的自由和国家而战。而俄罗斯人又是在为什么而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