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想从北约得到什么?

土耳其总统不积极对待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的请求,这让西方盟友感到惊讶 (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原因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乌克兰试图加入欧盟和北约,而这种尝试不仅来自乌克兰本身,也来自北约,其目标是从保卫乌克兰转变为对俄罗斯发动潜在的包围运动。

至少,这是俄罗斯对这一进程的看法,实际上,不能认为俄罗斯的观点完全错误,因为美国没有掩盖这种观点,也没有隐藏在北约的扩张主义话语中,另一方面,俄罗斯从一开始就表示,在乌克兰建立北约基地将被视为对其构成威胁和侵略。

这当然在意料之中,北约的任务是采取措施为这种攻击做准备,其预期俄罗斯会发动攻击,但对于外部观察人士而言,出乎意料的是,在北约采取这些步骤之后,面对预期中的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不知何故被孤立了。

面对俄罗斯的侵略,北约的防御盾牌做了什么?这是这次冒险的第一个大问题,而这个问题足以暗示北约神话可能已经结束。

然而,在俄罗斯继续占领乌克兰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瑞典和芬兰——特别地——宣布不接受北约成员国,但两国都申请加入北约。

也许这两个国家认为北约是乌克兰问题的解决方案,也许他们自己也想要同样的解决方案?但是他们对没有保护乌克兰的北约有什么希望和期待呢?除了作为入侵乌克兰的动机之外,北约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事实上,土耳其长期以来一直在谈论北约对其成员造成伤害,而不是提供他们期望的服务,虽然北约协议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对一个成员的任何威胁或攻击都应视为针对所有成员的威胁或攻击,” 北约成员国——更不用说声援土耳其了——是针对土耳其的分离主义威胁的原因和支持者。

瑞典和芬兰可能从未想过土耳其会提出这样的反对意见或否决他们的加入,或者他们可能认为土耳其是美国的附庸国,而不是北约内部的决策者,事实是,土耳其决心充分利用这一权利和权力。

虽然美国(北约最强大的成员)本应阻止库尔德工人党恐怖组织针对北约另一成员土耳其的活动,但发现,它支持了该组织,并增加了威胁,美国本身支持库​​尔德工人党,而库尔德工人党以民主联盟党的名义在叙利亚开展活动,并为其提供各种武器。

除此之外,库尔德工人党已被美国定性为恐怖组织,美国非常清楚自己对该组织的支持对北约盟友土耳其意味着什么,众所周知,美国本身就窝藏着“居伦运动”恐怖组织——该组织6年前试图在土耳其发动军事政变——及其所有主要支柱,并将其所有活动置于保护之下。

这种支持一直对美国作为北约成员国在这场军事政变中发挥作用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因此,从乌克兰的经验来看,我们看到北约已经变成了一个神话,对其成员没有积极的贡献,更不用说使他们受益了。

虽然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作为北约最重要的成员之一表示,不会同意瑞典和芬兰获取北约成员国资格,但他不仅简单地反对这两个国家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而且这一反对意见也引起了人们对北约失去其职能这一事实的关注,因此,可能为更深入的讨论开辟了道路。

瑞典和芬兰在支持民主联盟党的国家中名列前茅,该党对作为北约最重要成员国之一的土耳其进行敌对活动,而这两个国家现在想加入北约,虽然这两个国家为库尔德工人党在欧洲的存在提供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但他们将民主联盟党视为叙利亚的自由运动,并为其提供各种武装支持,当然,这种支持也用于针对土耳其的袭击。

瑞典向民主联盟党提供了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原本应该被用于对抗ISIS组织——该政党与库尔德工人党联合使用这些无人机,出于同样的原因,瑞典政府决定明年以3.76亿美元支持民主联盟党,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种支持助长了对土耳其的威胁。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尽管如此,这两个国家是如何在知道土耳其拥有否决权的情况下自信地申请加入北约的?

坦率地说,他们可能从未想过土耳其会提出这样的反对意见或否决他们的加入,或者他们可能认为土耳其是美国的附庸国,而不是北约内部的决策者,事实是,土耳其决心充分利用这一权利和权力,与此同时,土耳其在批评北约失去所有职能的同时,也暴露了北约的矛盾、分歧和不足。

当然,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反对北约,结果是,土耳其理所当然地成为北约的一部分,希望北约回归基本职能,坚定立场,遵守创始协议,当然,希望北约变得更加强大,也希望北约真正给予其成员安全,成为抵御不公正攻击的可靠保护盾,并在其成员国面临威胁时与所有成员团结一致。

土耳其想要得并不多,并认为,瑞典和芬兰有可能成为北约成员,以纠正其基本目标的方式,而不是成为只会增加北约矛盾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