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所谓的“天然气武器”只是一个神话

作者:与普遍的看法相反,东南欧并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 (法国媒体)

关于俄罗斯著名的“天然气武器”,人们已经说了很多,也写了很多。有观点认为,由于对俄罗斯天然气存在高度依赖,东欧和东南欧国家在考虑对俄罗斯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都会三思而后行。克里姆林宫可以通过在天然气交易中引入苛刻的条款,来惩罚那些胆敢反对它的国家,或者更糟糕的是,直接切断对这些国家的天然气供应。而克里姆林宫的盟友则会得到奖励。举个例子: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塞尔维亚签署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协议,许多人认为,此事确保了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的连任。

但是,我们在最近看到,这种所谓的“天然气武器”实际上并不存在。4月26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切断了针对保加利亚和波兰的天然气供应,原因是这两个国家拒绝遵守普京的对供应合同进行的单方面变更,并以卢布支付其每月的天然气供应。几周之后,这两个国家却表现良好。俄罗斯的决定并没有在这两个经济体中引发混乱。没有引发国内政治危机,更没有导致波兰或保加利亚外交政策的重大转变。如果说这项决定真的带来了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切断石油供应加强了这些国家的决心。

就连在俄罗斯问题上立场最为温和的保加利亚也表现出了一些勇气。今年4月28日,在天然气停止供应的几个小时之后,乌克兰总理基里尔·佩特科夫前往基辅,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讨论保加利亚可以做些什么来提供帮助。虽然保加利亚并不正式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但是其国防制造商的军需用品和武器正在通过第三方(尤其是波兰)实现转移,而这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保加利亚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的反应值得我们的特别关注。与波兰相比,波兰目前不到一半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联邦,这个巴尔干国家90%以上的天然气供应依赖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但是与发生在2006年和2009年的供应切断不同的是,这一次,保加利亚政府显然已经制定了计划。例如,该国的国有贸易商“Bulgargaz”已经签订了液化天然气运输合同,而这些天然气目前正通过希腊的“Revithoussa”终端进入保加利亚。另外,通过跨巴尔干管道(Trans-Balkan Pipeline)从罗马尼亚运来的天然气量也在增加,直到“土耳其溪”(TurkStream)管道项目2020年至2021年开始运行之前,该管道一直在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服务。而本次中断发生在供暖季节结束后的夏季时间内,这一事实也使保加利亚当局的应对更为轻松。

然而,最重要的是,保加利亚与希腊之间拖延已久的互联管道“ICGB”将于6月30日或之后不久上线。一旦建成并运行,保加利亚将从阿塞拜疆进口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其年需求量的三分之一。需要指出的是,“ICGB”可连接至“亚得里亚海管道”。

液化天然气将来自土耳其的终端,并且在2023年底之后,将来自希腊东北部港口城市亚历山大波利斯旁边的一个浮动存储和再气化装置(FSRU)。今年5月3日,乌克兰总理佩特科夫在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和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的陪同下,见证了该项目的启动。同时到场的还有武契奇和北马其顿总理迪米塔尔·科瓦切夫斯基。乌克兰的战争为新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助力,这些项目将使通往巴尔干半岛的天然气供应多样化,并重新规划供应路线。

然而在短期内,一切仍将照旧。尽管被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切断供应,但是保加利亚并没有停止通过“土耳其溪”项目获得从俄罗斯向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输送的天然气。保加利亚从过境的俄罗斯货物中获取收入,也不想破坏与布达佩斯和贝尔格莱德的关系,与此同时,鉴于即将到来的仲裁案件,它还希望表现出对其与莫斯科合同义务的诚意。

与普遍的看法相反,东南欧并不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主要原因是当地国家的消费量有限: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每年消费30亿立方米,希腊每年消费60亿立方米。罗马尼亚是一个年需求量高达120亿立方米的大市场,但却几乎不需要俄罗斯的任何天然气。在合适的基础设施互联之上,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完全可以被其他供应商所取代。

这就是为什么希腊和北马其顿正在考虑铺设一条相互连接的管道,这条管道也可以延伸到科索沃。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同样如此。此外还有通往西巴尔干半岛的长期计划,即可以服务于阿尔巴尼亚、黑山和波斯尼亚的爱奥尼亚-亚得里亚海管道。更为直接的是,天然气本身可以被电力取代,特别是如果价格向电力倾斜的话。由于大量的闲置产能,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都向希腊和土耳其等国出口电力,因为这些国家的电力经常供不应求。最后,但却并非最不重要的是,绿色转型以及对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投资将会塑造东南欧洲的未来,而欧盟一如既往地热衷于这一优先事项。

实际上,问题在于价格。如今,基于长期合同和与石油挂钩的俄罗斯管道天然气价格,低于反映供需关系的现货市场价格。放弃俄罗斯的能源是有代价的。然而,这种平衡可能会在明天改变。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能源需求低迷也会降低天然气价格。这样一来,如果俄罗斯人想要支撑他们的市场份额,巴尔干国家在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谈判中就会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

主要问题还与政治有关。只要东南欧的政客和企业能从目前的格局中受益,并乐于将供应多样化和能源行业现代化搁置一边,那么俄罗斯就能拥有一张可打的底牌。它可以购买其所需的一切支持,轻松地建立像“土耳其溪”这样的大型项目。这就是为什么当前的危机也是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保加利亚发生的事情可以为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树立榜样。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