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爆发一个月后 世界走向不确定性

志愿保卫基辅免受俄罗斯军队进攻的乌克兰平民参加军事训练 (社交网站)

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的一个多月后,这场战争仍在继续,俄罗斯尚未获胜,乌克兰也尚未被击败。这场对抗仍然是乌克兰地面上的冲突,但是这场战争的持续及其影响的继续,却会对整个世界构成威胁,并且对俄乌两个交战国和整个欧洲的威胁尤甚。就在俄乌两国之间的战争继续之际,全球对其影响存在诸多猜测,而其结果又与全球地缘战略、政治和经济层面上的变量存在冲突,因此,在一个月过去后,这些影响已经得到了多重层面的变量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包括:

双方物质和人员损失的不断上升

俄罗斯、乌克兰和欧洲的说法都印证了这类损失,并且正日益增加。

俄罗斯公布的损失

俄罗斯官方公布的伤亡人数保持不变,自俄罗斯国防部在今年3月2日公布的数据之后便不再有更新,当时,该国确认在乌克兰发起的特别军事行动中,已经有498名俄罗斯士兵死亡,另有1597人受伤。

同样,俄罗斯所公布的乌克兰军队中的伤亡人数也没有出现增加,而俄罗斯在上次公布的统计数字指出,乌克兰军方有2870人死亡、3700人受伤,另有572人被俘虏。

但是俄罗斯国防部却不断宣布据点和机制被破坏的结果:破坏了5881个据点,其中包括超过4000个乌克兰军事基础设施、39个S-300防空系统、BUK-M1防空导弹,以及52个雷达站点。

此外还摧毁182架乌克兰飞机、1379辆坦克和装甲车、132个导弹发射器、170个导弹防御系统、514门野战火炮、1268辆特种军用车辆、172架无人机和90%的乌克兰军用机场。

乌克兰宣布的损失

另一方面,乌克兰宣布了该国的平民死亡人数,自俄罗斯发起军事行动以来,乌克兰的平民死亡人数已至少接近3500人。

据乌克兰基础设施部长亚历山大·库伯拉科夫透露,自俄罗斯发起军事行动以来,乌克兰的基础设施损失估计超过了5650亿美元。

至于俄罗斯方面,乌克兰国防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共击毁俄罗斯飞机194架,其中包括86架战斗机、108架直升机,444辆坦克、1435辆装甲车、201门火炮、43个防空系统、56架Grad导弹发射器、60辆卡车、7架作战无人机和3艘舰艇。与此同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宣布已经击毙超过1.4万俄罗斯士兵。

联合国公布的平民死亡人数

联合国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自乌克兰的这场冲突爆发以来,该国的平民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1544人,其中有636人死亡,另有908人受伤,但是该机构还认为,实际数字“还要高得多”。

美国对俄罗斯损失的评估

美国周四发布的最新情报评估显示,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中损失惨重,这项评估强调,“自2月24日的这场袭击开始以来,已有超过7000名士兵丧生。”

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在这场冲突中死亡的俄罗斯士兵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过去20多年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死亡的士兵总人数。”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还指出,“现在共有超过15万俄罗斯士兵在参与乌克兰的这场战争,俄罗斯方面的损失包括近1.4万至2.1万人受伤,大体接近这一水平。”

另外,据乌克兰、俄罗斯和北约官员透露,俄罗斯军队在当前的战争中还损失了至少3名将军。

根据研究人员和国际报道提供的消息,这场战争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每天超过了200亿美元的损失,并且随着军事行动的增加和期限的延长而上升。

流离失所者和难民人数

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透露,这场冲突已经造成了欧洲大陆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其逃往海外的难民人数已经超过了300万。

欧洲预计将接收500万难民。实地方面,针对乌克兰许多城市的密集轰炸,可能会增加被围困平民的死亡人数。

世界在一个多月的战争后蒙受的经济损失

总部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乌克兰当前的冲突使全球经济损失了近一万亿美元。该研究所证实,这些损失将通过引发另一场供应链危机,而导致全球通胀水平在今年之内上升3%。该研究所还透露,供应问题将导致增长放缓和价格上涨,而这将在2023年之际令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近1个百分点。

根据研究人员和国际报道提供的消息,这场战争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每天超过了200亿美元的损失,并且随着军事行动的增加和期限的延长而上升。

另一项损失在于因欧洲购买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而产生的近7.22亿美元/日的汇款收入,据乌克兰经济部透露,俄罗斯战争迄今为止所造成的损失规模已经超过了1190亿美元。

该部补充称,战斗地区75%的公司停止了运行。这些损失高于乌克兰总统顾问的预计——后者在最近宣布,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造成的损失价值迄今已经达到近1000亿美元。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指出,根据我们进行的初步计算,受到损失或被毁坏的资产价值约为1000亿美元。根据法国媒体的报道,该研究所解释称,“我们大约有50%的公司已经不再运营,而那些没有停止运营的公司,也无法发挥其全部的运行能力。”

世界上的冲突问题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战争,预计世界热点地区的冲突程度将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在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的冲突,仍处于政治解决方案和以武力强加既成事实之间的停滞点而尚未得到解决。

但是也有取得了相对的突破的问题,例如委内瑞拉与美国的关系问题、伊朗核问题等等,此外,中国方面也开始了有关阿富汗和印度的行动,并且派出了外交部长以访问印度。

预计在乌俄战争各方的推拉之下,这些冲突问题要么走向区域解决方案,要么走向极端主义,此外,这些问题还有待国际各方之间的讨价还价。

环境损失、核泄漏和放射性泄漏

由于这场战争所引发的能源危机,世界各国的煤炭消费量出现增长,例如,中国的煤炭日产量增加近1200万吨,从而可能会影响环保水平。

此外,美国增加页岩油钻探以填补能源市场短缺的趋势正在不断上升。

此事实际上已经导致去年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国际气候大会(COP26)的决定成为了空谈——这场会议指示通过一项行动计划,以减少各地区及活动领域内的二氧化碳排放。

乌克兰核设施发生泄漏的阴影和危险已经迫在眉睫,尽管这尚未发生,但是俄罗斯已经打击了乌克兰首都基辅附近的核废料设施。

联盟变量与国际和地区的两极分化

自这场战争爆发以来,国际舞台在上个月出现了大量的穿梭外交与高层交流,向许多地区国家——特别是石油和能源生产国——施加压力的巨型工具被激活,在这样的情况下,印度在两大阵营之间受到严重的两极分化,特别是鉴于它与美国之间存在战略协议,而与此同时,它又是“金砖国家”集团的成员之一,另外,巴西和南非等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处境,而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等国也在这场战争中受到很大的引力,以使之加入其中一个阵营。

为了弥补市场能源短缺并提供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替代来源,双方都对海湾国家加大了压力。然而,海湾国家并没有屈服于这些压力,也没有在保证其安全的偏好和选择上作出任何妥协,而是继续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地位。海湾国家的官员们表示支持外交解决方案以结束这场战争,当然,随着战争的继续,局势将变得更加困难,尽管这些国家的谨慎立场上仍然存在差异,以减轻它们所受到的、来自交战各方的压力。

随着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关系问题在这一个月内的发展,特别是在有关发展双方在地中海天然气上的合作前景问题,一个新的雏形随之而生并且不断发展,以寻求建立一个区域联盟,而由约旦国王、埃及总统、伊拉克总统、阿联酋王储、沙特国务大臣图尔基·本·穆罕默德所举行的五方会谈,则标志着该联盟建立的开端,而亚喀巴会议则加强了上述各方与以色列之间的互谅。

这一联盟构成了一个地缘战略维度,以平衡这些国家在未来与主要各方(俄罗斯、美国、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预期关系,以及这些国家之间的地理关系——这些国家构成了一个对全球贸易至关重要的窗口地区。此外,能源和天然气问题也是发展平衡的国际关系的重要支点,而这与伊朗在该地区的利益相冲突,也与以色列在阿拉伯地区的战略相冲突,尤其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俄罗斯与美国及其盟国之间的战略冲突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战争,交战双方之间的战略冲突不断加深:一方面是俄罗斯及其盟友,另一方面则是乌克兰、欧洲及美国。双方都强调对另一方的地缘战略和圈子扩张存在担忧。

此外,乌克兰周边国家以及接近战争接触线上的国家,例如波兰、罗马尼亚以及像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这样的其他国家,它们的立场都存在评估上的矛盾,包括其自身在不发展战争的情况下的利益,以及它们在拥有像北约那样能将它们聚集起来威慑俄罗斯的力量的情况下,所拥有的战略利益。

克罗地亚已经宣布,一旦与俄罗斯爆发冲突,它便将从北约撤出士兵,而保加利亚政府则宣布未经议会批准不会参战。匈牙利政府也拒绝接纳北约的一支部队,因此,在地缘战略层面上,这场战争还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在特定的战略方向上得到解决,以符合特定一方的利益。所有人都在动用自身的工具,以弥合这一个月的战争的影响所造成的战略鸿沟。

俄罗斯的内政与战争

美国杂志《国家利益》在今年3月2日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民意调查数据表明,大多数俄罗斯民众并不支持这种会令他们想起苏联时代的侵略扩张主义外交政策。而2021年进行的民意调查证实,大多数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在个人层面上,对彼此持积极态度,而且与普京不同的是,大多数俄罗斯人都接受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

其他的调查证实,大多数俄罗斯人反对对乌克兰采取行动,这些立场反映了人们普遍存在的担心——数百年来通过联姻而不断融合,并且存在政治、文化、社会和经济联系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都可能会在战争中遭受巨大的痛苦和毁灭。

拜登在战后的内外危机

半岛电视台在其网站上转载了美国《华尔街日报》在2022年3月28日发表的一篇社论,这篇文章指出,拜登因2022年3月26日在波兰发表的演讲而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他在这次讲话中呼吁普京不要再继续执政,从而迫使白宫实施干预,以澄清拜登的上述言论,并不代表“华盛顿寻求改变俄罗斯国内政权”。美国国内的不同政党都对拜登发出了批评,要求他停止在公众面前发表讲话,尤其​​是鉴于他在此前关于美国应对乌克兰危机战略的言论,白宫官员也多次被迫实施干预并纠正其错误言论。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在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每10人就有7人对拜登政府在处理俄罗斯与乌克兰、北约国家之间的冲突方面缺乏信心。

世界正走向不确定性

当今世界正走向国际秩序凝聚力的不确定性和两极分化的加剧,区域国家和小国——特别是油气资源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这就引发了对战争蔓延至邻国的恐惧,对欧洲难民危机加剧的担忧,以及对出现预示着全球生产和粮食危机的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相互经济战争的担忧,此外,还有对建立新的区域集团的趋势的担忧,尤其是在中东地区已经开始出现新的集团的情况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