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中东新冷战

2022年3月28日,美国国务卿与来自埃及、摩洛哥、阿联酋和巴林的外交部长在以色列举行峰会 (阿纳多卢通讯社)

当地时间3月27日,来自阿联酋、巴林、摩洛哥和埃及的外交部长,与美国国务卿及以色列外交部长一起,在以色列南部的Sde Boker农场举行了首场此类会议,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是以色列首任总理本·古里安的故居和埋葬之地。

本·古里安需要对1948年的巴勒斯坦“大灾难”(Nakba)负责,那场恐怖的种族清洗行动将大多数巴勒斯坦人从后来成为以色列的土地上赶走。但是这并没有影响阿拉伯官员们的胃口——他们吃着“本·古里安米饭”,还搭配着来自被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的肉品。

他们没有出现胃痛或心绞痛的情况。

精神食粮。

这场会议的举行,正值阿拉伯联盟贝鲁特峰会20周年纪念之际。当时,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遭到军事围困而奄奄一息,而阿拉伯人却发起了他们伟大的和平倡议。

这项倡议承诺实现和平和关系正常化,但前提是以色列必须首先从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领土上撤出。然而,近年来,由于战败和分裂,许多阿拉伯独裁者在“阿拉伯之春”的威胁下,因为美国施加的压力便匆忙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而被占领的巴勒斯坦的人民却被他们抛在身后,一无所有。

巴勒斯坦人认为这是一种背叛,是刮在脸上的一记耳光。好吧,已经挨了那么多的耳光。

参观过本·古里安的农场的阿拉伯部长们,没有任何一位愿意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露面。也许是因为太过惭愧。也许是担心巴勒斯坦人的反应。

这场峰会的实质和其象征意义一样,充满了悲剧色彩。

和乌克兰人一样,巴勒斯坦人也成为了一场新的(尽管是区域性的)冷战祭坛上的牺牲品,而这场冷战的一边是以色列和阿联酋阵营,另一边则是伊朗阵营。

这条反伊朗的轴线是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形成的,尽管拜登政府试图重启该协议,但是这条轴线仍继续存在。

在最近几天内,以色列和阿联酋加快了它们的努力,以“组建一个有效的联盟,对抗其共同的威胁——伊朗”,与此同时,有消息称为恢复伊核协议而举行的维也纳会谈可能会取得外交突破。以色列和它在地区的新盟友认为,一项糟糕的协议比没有协议更加糟糕,因为它限制了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的自由。

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接待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这是这位叙利亚领导人在受到国际社会制裁后首次与之举行会晤,此举旨在进一步实现叙利亚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就在几天之后,在埃及总统塞西的主持之下,阿联酋的事实统治者还与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在红海度假胜地沙姆沙伊赫举行了会晤。

第三场会议随后在约旦举行——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被拍摄到与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手挽手一起出现在度假城市亚喀巴,旁边还站着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和埃及总统塞西。

尽管发动了魅力攻势,但是叙利亚和伊拉克仍未表态,并且继续发出信号称,出于政治和战略原因,它们仍倾向于伊朗。而在制裁解除、德黑兰进一步受到鼓舞之后,这样的情况更不可能改变。

自2019年以来,伊朗已经与俄罗斯和中国进行了至少3次联合海军演习,并且在去年与中方签署了一份为期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

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贝内特警告称,美国和伊朗为恢复伊核协议而达成的协议,比原来的那期协议更加糟糕,并且将导致“一个更为暴力、更加动荡的中东”。

这并不是一项纯粹的预测,而是一个将会自我实现的预言,因为以色列坚持要尽一切所能来阻止伊朗的核计划,此外,阿联酋也会尽其所能地限制伊朗在黎巴嫩、叙利亚、也门和处于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地带的影响力。

让以色列和阿联酋感到担心的是,在签署一项新的核协议之后,伊朗会变得更富有、更强大、更振兴,因为这项协议将会取消西方国家针对伊朗的所有制裁。以色列和阿联酋都特别担心的是,拜登政府将把伊朗革命卫队从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以换取对方的安全承诺。

但是他们认为,拜登对他们在核协议上的保留意见是如此的漠不关心,对他们关于伊朗变得更大胆的担忧也是如此的不屑一顾,而却如此专注于俄罗斯的复兴和中国的崛起,这说明拜登正在背弃中东。

好吧,鉴于俄罗斯正在入侵乌克兰的事实,拜登政府当前可能的确有点心不在焉,但是美国几乎不可能离开中东,因为数以万计的美国军队被部署在该地区的众多军事基地之内。

尽管如此,以色列希望拜登政府能够明白,它看待哈梅内伊领导下的伊朗,就像美国看待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一样——不仅仅是对自身和该地区的威胁,而且是对全世界的一种危险。

最近几天内,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正努力(或许已经过分努力)地强调,美国和以色列仍在开展联合行动,不仅仅是针对俄罗斯,还针对伊朗。但这些都无济于事。

如果他在“本·古里安峰会”上要求其他国家在俄罗斯问题上支持美国,毫无疑问,他们会问他——为什么美国不在伊朗问题上支持他们。

在世界大国忙于其新冷战的背景之下,新的中东冷战也默默地在其表面下升温,并且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对此,乌克兰人和巴勒斯坦人将首先付出沉重的代价。

在美国谴责俄罗斯发起这场持续5周的入侵行动,及其分裂乌克兰的潜在计划,并向全世界宣讲民主之际,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只能沮丧地翻着白眼,因为在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数十年之后,美国仍无条件地支持以色列,并且坚定地支持阿拉伯的独裁统治。

试想一下,在俄罗斯轰炸、占领和分裂乌克兰之际,俄罗斯外长却在斯大林格勒招待美国国务卿和4位欧洲国家的外长,他们举起伏特加酒杯大肆庆祝,并敦促乌克兰不要在复活节期间加剧紧张局势。现在,再试着想象一下巴勒斯坦人的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