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俄罗斯威胁,欧洲政治共同体能否团结欧洲?

2022年10月6日,欧洲领导人在布拉格布拉格城堡举行的欧洲政治共同体领导人会议上合影留念 (路透)

如今,欧洲政治共同体(EPC)已成为事实。10月6日,该平台在布拉格举行的峰会,并且约44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出席了此次会议。这为泛欧俱乐部的成立揭开了序幕。欧洲政治共同体这一概念最初由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欧洲议会上发表的演讲中提出,成员包括欧盟的27个成员国及其邻国,即从乌克兰到阿塞拜疆,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到格鲁吉亚等国家。

重要的是,该平台还包括英国和土耳其,这两个处于欧盟圈外的“大欧洲”的主要参与者。首相伊丽莎白·特拉斯和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都在布拉格露面。

在如此大的阵容之下,马克龙有充分的理由感到满意。因此,一个由法国主导的、负责欧洲安全和稳定的新组织诞生了。爱丽舍宫的想法是有一个愿景和一个计划。所以,从法国的角度来看,欧洲政治共同体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一方面,该平台可以把邻国吸引到欧盟的轨道上,甚至是一些棘手的国家。比如,脱欧后的英国和土耳其,这两个国家曾经与包括法国在内的一些欧盟成员国发生过争执。不仅如此,欧洲政治共同体还拉拢了饱受战争摧残的乌克兰,以及其他在后苏联时代希望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国家,例如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广泛且松散的安排。原因是欧洲政治共同体要为欧盟内部的一体化进程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尤其是欧元区所形成的欧盟核心。

新冠疫情以联合借贷的形式导致了更多的财政团结。巴黎十分支持进一步深化共同制度和政策,尤其是在其领导下推进这一过程。所有这一切都进一步深化了“战略自治”这一令人心动不已的目标。即在中美两极格局形成之际,“欧洲”(即欧盟)既要致力于增加内部凝聚力,又要努力在国际事务中实现独立行事的状态。

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欧洲政治共同体是否适用于欧盟以外的国家。即那些国家是否能够看到该平台的附加价值,或者相反,是否能够为了放任欧盟和/或法国而接受参与该平台?答案因在地图上所处的位置而异。

对于乌克兰、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而言,欧洲政治共同体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发展。在以欧盟为中心的地区秩序中,该平台更加稳固地向其抛出橄榄枝,并加强了现有的条约和制度模板网络,从而将这些国家与27个强国组成的俱乐部联系起来。6月,欧洲理事会给予了基辅和基希讷乌候选资格。

如今,欧洲政治共同体在自己与俄罗斯之间划出了一条具有象征性但十分明确的界限。因为俄罗斯正利用包括战争在内的任何可能手段来重建其帝国。所以,马克龙的这一创意在东方真的非常重要。

然而,西巴尔干地区的情况比较模棱两可。因为该地区在欧盟的候诊室里被困了近20年。法国总统试图向巴尔干地区国家保证,加入欧洲政治共同体并不会对其加入欧盟之路带来任何损失。目前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国的捷克主办了该平台的成立会议。而这意味着,欧盟在这方面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在此情况下,西巴尔干国家的领导人礼貌地表示了同意。然而,在私底下,这些国家对于可能会变成一个会说话的商店一事一点也不感到兴奋。因为,它们充其量能够加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但最坏的情况是被欧盟驱逐。

土耳其和英国所押下的赌注也非常高。对这两个国家而言,欧洲政治共同体是一个在欧洲重新站稳脚跟并影响地区事务的一个政治机会。我们也看到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比如在布拉格时,埃尔多安发现自己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领导人尼科尔·帕希尼扬和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坐在一个大厅里。

在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的陪同下,土耳其总统似乎在这两个南高加索地区国家之间进行了调解。而往常这一角色习惯性地由俄罗斯担任。

另一方面,特拉斯利用布拉格的会议重建与马克龙的关系。她承诺2023年举行英法峰会并讨论当下的问题,其中包括持续影响两国的能源危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欧洲政治共同体能够为伦敦和欧盟之间在政策上实现逐步趋同建立基础。

然而,该平台可能难以发挥催化剂的作用,从而与土耳其和英国建立更密切、更进一步合作的关系。这是因为欧盟与安卡拉和伦敦的关系仍然非常紧张。

土耳其与欧盟成员国希腊和塞浦路斯在东地中海的争端并没有很快得到解决。希腊和土耳其将于2023年夏天进行选举。事实上,随着选举的临近,双方的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英国和欧盟也并未表态,他们将打破北爱尔兰议定书内容方面的僵局。由于现在的爱尔兰海海关边界将阿尔斯特与英国其他地区分隔开,伦敦希望修改该议定书以消除该边界。因此,工党政府可能需要在更稳固的基础上建立关系。而这无疑也会推动欧洲政治共同体的发展。

近期,法国为欧洲外交历史提供了许多案例,即崇高的愿景撞上了残酷的政治现实的石头。比如,尼古拉·萨科齐总统推动的地中海联盟,该联盟在2008年成立后不久就失去了动力。弗朗索瓦·密特朗总统提出的“欧洲联盟”提案。这在某种意义上的欧洲政治共同体的前身,但在1990年代初期仍处于筹划阶段。

乘着乌克兰战争的顺风车,这项新的举措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成果。然而,现在判断该平台是否能够给欧洲政治带来重大影响还为时过早。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为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