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是否能成为向欧洲输送能源的中转国?

2020年土耳其的能源费用为289亿美元,2021年这项费用上升至507亿美元 (路透社)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当在土耳其的土地上建立一个主要的欧洲天然气中心之后,俄罗斯将能够把北溪天然气管道的供应重新流往黑海,并将土耳其变成俄罗斯天然气通往欧洲的一条走廊。

这项提案被许多人称为高水准的惊喜,同时又受到了土耳其的欢迎和欧洲方面的质疑。这项提案开启了有关该想法的可行性及其适用性的讨论,以及它对土耳其经济及其与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关系的影响的讨论。

土耳其与能源

土耳其与能源之间的故事复杂而棘手,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地区国家,土耳其迫切需要初级资源——尤其是能源,但它的储量却很少。根据欧洲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土耳其依靠进口来满足其近71%的能源需求,而这一比例在天然气方面更高,达到了99%。

土耳其在2020年的能源成本达到了289亿美元,而在2021年,这项成本上升至507亿美元,增长近75%,预计今年在因俄乌战争而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的情况下,这项成本会更高。因此,能源资源是导致土耳其经常账户赤字的首要项目。

此外,在能源资源上对外部的这种高度依赖,还可能会产生政治成本,尤其是鉴于土耳其在一些外交政策问题上与俄罗斯和伊朗等诸多能源供应国的立场不同。

因此,土耳其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对能源资源的外部依赖,同时也致力于使其进口来源多样化。其中包括增加对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阳能)的依赖,并增加从外交政策上接近土耳其的国家(例如阿塞拜疆和卡塔尔)的进口——尤其是天然气进口,以及加快寻找自有能源的步伐。特别是在最后一个框架之下,土耳其在地中海东部和黑海积极开展针对能源的研究和勘探活动,尤其是对天然气。

在过去的十年内,土耳其已将能源问题置于其所有优先事项的首位,尤其是东地中海问题——已经成为其许多相互交织的外交政策问题的重中之重,在过去的几年内,这项问题甚至高于叙利亚问题和南高加索冲突以及其他问题,因为安卡拉首先是从能源安全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其次才是从与其他各方的地区地缘政治竞争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该问题的重要性增加了土耳其在黑海的天然气勘探,而且该政府还承诺会在2023年使这项资源触手可及,而这也是土耳其共和国成立百年之际,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选举之年。

另一方面,土耳其仍然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东地中海地区的冲突,并提议召开有东地中海沿岸所有国家参加的国际会议,以商定如何划定海上边界和共享资源。

作为在该问题中付出的努力之一,土耳其继续在东地中海区域寻找合作伙伴,尤其是在2019年初宣布成立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之后——该论坛完全忽视了土耳其的权益,尽管该国在地中海上拥有最长的海岸线。作为回应,土耳其在同年秋天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了一份划定海上边界的协议。

最终,土耳其仍然梦想成为欧洲大陆的能源中转国,在这样背景下,它仍在寻求说服埃及划定两国之间的海上边界,此外,它还提议以色列采用通过土耳其而不是希腊的路线,以完成将“以色列天然气”输送至欧洲的项目,尤其是在美国对“东地中海深水管道”项目(EastMed)的支持下降之后。

鉴于与俄乌战争相关的场景及其对欧洲的影响的模糊性,很难确定该项目的可行性程度及其在未来取得成功的前景,特别是鉴于该中心的成立将会需要一段时间,而在此期间,形势可能会朝这个方向或者另外的方向发生变化。

俄罗斯的提议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该国准备通过波罗的海的“北溪2号”管道恢复向欧洲的天然气出口,而土耳其可以通过建立一个有助于运输和定价的天然气配送中心,来向整个欧洲供应天然气。

也许俄罗斯总统认为该提案的安全性非常高,而且在经济上是可行的,但是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长法提赫·多梅斯则认为,“这项方案可行,但却需要从法律、技术和商业的角度进行全面的评估”,他还指出,现在就对该提案进行评估还为时过早。另一方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似乎对这项方案更具热情,因此,他指示该部启动与该项目相关的工作,并与俄罗斯的机构开展合作,他还指出,该国西北部的色雷斯地区,是最适合建立该项目的地区。

在欧洲方面出现的第一项反应中,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鉴于欧盟采用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政策,俄罗斯总统的这项提议“毫无意义”,他还补充称,欧盟不会成为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国之一,即便这一项目得以实施并通过土耳其运输天然气。

毫无疑问,这样的一个项目,如果能够付诸实践,必将对土耳其产生积极影响。在经济层面上,土耳其将不再遭受天然气短缺或者担心其需求得不到满足,而且它还将获得优惠的价格,此外,其经济还能向欧洲的天然气运输中获得一定的收入。而在政治层面上,这也是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它在达成协议和调解之外取得的收获。从战略层面上来讲,这将增强土耳其在该地区和世界上发挥的作用,并为它在欧盟面前提供更多的筹码。

根据一些报道,从技术的角度上来看,土耳其似乎能够通过“土耳其溪”管道来满足该项目的要求——这条管道每年的总产能为315亿立方米,完全可以满足东欧和南欧国家的天然气需求。但是根据土耳其总统的说法,如果其经济可行性得到证实的话,该项目还需要建立一个具有全球能力而非本地能力的天然气中心,而这将需要时间与资金。

该项目的主要障碍在于俄罗斯与欧洲国家之间的信任鸿沟,因为该提案是在俄乌战争期间提出的,并且是在普京指责美国在幕后袭击北溪管道之后提出的。也许土耳其与该项目建立联系,也将成为其他一些国家拒绝它的另外一个原因,正如在有关该项目的消息出现后,第一个声明立场的法国那样。

该项目在开始之前就注定要失败吗?

并不一定,因为在经过可行性研究之后,特别是从纯粹的商业角度进行的研究,该项目将会受到多个因素的相互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乌克兰战争在时间和战斗强度方面的结果及其胜负结果。此外,此事还直接关系到欧洲在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季内遭受的苦难程度,进而对减少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可行性进行评估。这些因素包括欧洲在欧盟内部对该项目的立场的统一程度,尤其是在一些国家的右翼势力不断壮大之后。最终,毫无疑问,土耳其与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关系也会间接影响该项目的前景。

因此,鉴于与俄乌战争相关的场景及其对欧洲的影响的模糊性,很难确定该项目的可行性程度及其在未来取得成功的前景,特别是鉴于该中心的成立将会需要一段时间,而在此期间,形势可能会朝这个方向或者另外的方向发生变化。

但是,总而言之,如果在俄罗斯的政策或欧洲的印象层面上,将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天然气问题(能源问题)政治化的逻辑有所减退,那么就可能会鼓励此类项目,尤其是在“北溪”管道面临的威胁持续存在的情况下。

最终,如果这类雄心勃勃的项目得以实现,也可能会对土耳其与俄罗斯及其西方盟国的关系产生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包括加强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并加深其他国家对土耳其的怀疑。欧洲人已经明确表示,对土耳其不积极参与他们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感到不满,尽管土耳其为其立场提供了法律、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理由,但他们仍然认为该项目是土耳其为俄罗斯提供的额外支持——即便是以含蓄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