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袭击20年来的美沙“特殊”关系

2001年9月20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在白宫会见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 (路透社)
2001年9月20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在白宫会见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 (路透社)

在“911”恐怖袭击20周年前夕,部分事态发展重新将人们的注意力拉回到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之上。今年8月2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在一家沙特控股机构针对沙特前高级官员提起的民事诉讼中,声称拥有国家机密特权以阻止机密信息泄露。

在“911”遇难者家属的持续施压下,美国总统乔·拜登几天后要求司法部审查美国联邦调查局对这场袭击的调查文件,以便下一步进行解密和公开。

20年过去了,“911”事件的影响继续给两国关系蒙上阴影。自恐怖袭击发生以来,两国关系在某些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在这起案件的19名劫机者中,共有15人属沙特公民,而主要策划人奥萨马·本·拉登更是沙特最成功的商业家族的成员之一,这一事实导致了美国与沙特自上世纪30年代建立全面外交关系以来,最为严重的关系裂痕。包括内政大臣纳耶夫·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在内的部分沙特领导人,最初并不愿承认沙特参与了这场袭击,从而引发了更多的愤怒。

在“911”袭击之后,由部分智库、专栏作家和退休官员组成的“作坊”出现了,旨在捍卫美国与沙特关系的“特殊”性质,他们在各类发表物上阐述了“石油换安全”协议的“特殊”性质,而这项协议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在1945年与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在苏伊士运河的“昆西号”军舰上会面时达成的。

然而,当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维塔利斯研究这个问题时,他发现,在1945年的会议上不仅没有提到“石油”或“安全”的说法,而且他还发现,“石油换安全”这项表述的首次出现是在2002年,即“911”袭击发生的几个月后。从那时起,这项表述就被广泛采用,并且被认为具有历史意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和沙特的确有着特殊的关系,而且是在“911”之后出现的。美国与沙特密切合作——美国在阿富汗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运动,后来又在2003年将“反恐战争”延升至伊拉克。袭击者与包括巴基斯坦、阿联酋和沙特在内的美国众多的伙伴国家存在许多联系,而这种联系多是通过外交而非武力的方式来解决的,这种方式的侵略性要低得多。举个例子,我们只需想象一下,如果在19名劫机者中有15名是伊朗人,那么美国人的反应将会有何不同。

尽管20年过去了,当年掌管沙特的“老一辈”亲王也已经下台,同一辈的统治者们也只剩下萨勒曼国王还在,但是“911”的问题却并未完全解决。

美国仍然对沙特的慈善筹款感到担忧,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直到2009年还在强调,沙特的私人捐赠者仍然是“全球逊尼派恐怖组织最为重要的资金来源”。

在2016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压倒性的两党多数票通过了“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JASTA),从而表明“911”事件仍然留下了一份强大的、有时甚至是民粹主义的政治遗产。

在避开“911”袭击后情绪化的陷阱,并确保与美国在政治和战略方面的关系持久性之后,在2001年后的第二个十年,沙特领导人在大多数时间内都对它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感到焦虑。在沙特看来,2011年前后的那段时间,比2001年更让他们感到担心。

在沙特看来,美国在“阿拉伯之春”期间对地区长期合作伙伴——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抛弃”,以及奥巴马政府愿意与被沙特视为威胁的伊斯兰组织接触,再加上美国与伊朗在2012-2013年期间的秘密对话被曝光,这些都远比“911”袭击的后果更令人担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鉴于沙特领导人对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流露出来的热情,以及在特朗普2017年5月首次以总统身份进行海外访问期间给予的慷慨款待,特朗普却在执政期间采取了多项决定,进一步搅乱了双边关系。2017年6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支持沙特(与阿联酋)封锁卡塔尔,并选择站在沙特和阿联酋一边,但是在美国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军事指挥官员的反对下,他又迅速改变了立场。

随后,沙特在也门主导的军事行动在美国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和政治反弹。2018年10月,《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遇害一事,则几乎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反感。

有两个问题可能会将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带入一个基本未知的新领域。第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时代出现的国家关系政治化与个人化,其中部分原因在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美国总统顾问兼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等主要人物之间,发展出了一种不健康的密切关系。

这将沙特卷入了美国政治话语的两极,并缩小了美沙伙伴关系的两党和制度基础。而以色列和阿联酋领导人也与特朗普统治下的白宫密切相联,美国-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在这一点上,沙特很难进行复制。另一方面,阿联酋通过“亚伯拉罕协议”重建了它在美国面前的政治站位,从而使它在美国眼中与沙特拉开了距离。

而第二个问题则是沙特对安全保障的未来越来越感到不确定。沙特和其他地区的领导人曾经认为,安全保障是他们与美国的安全和防务伙伴关系的支柱。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的这种想法在奥巴马政府放弃他们的利益时便受到了打击,而在2019年,这种想法再次受到重创——特朗普不仅没有回应与伊朗相关的袭击对沙特石油设施的破坏,还特意将沙特的利益与美国的利益区分开来。

这让沙特(以及阿联酋)的领导人感到震惊,因为他们一直认为自身与美国在地区安全方面的利益是一致的、一体化的,尤其是在与伊朗相关的任何问题上,正如他们2015年在也门开启的军事行动那样。

不久之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会统治沙特阿拉伯,他还将带领这个王国进入本世纪中叶。而在“911”袭击发生时,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还不过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面对美沙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他本身在华盛顿遭遇的政治困难,他很可能做出的回应之一,就是使沙特的防务和安全伙伴关系多元化。

在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军后,沙特和地区其他国家普遍认为美国正在撤出中东,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些措施被认为是必要的。果然,在喀布尔沦陷几天之后,沙特王储的胞弟、沙特国防部副大臣哈立德·本·萨勒曼就与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军事合作协议。

然而,沙特人面临的困境仍然是,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可以在广度和深度上与它和美国之间的伙伴关系相较,从而让沙特很容易受到政治和经济变化的影响。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来自“欧佩克+”联盟的3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记者表示,俄罗斯正牵头解决沙特和阿联酋之间的争端,以帮助达成在未来几个月内增加石油产量的协议,而欧佩克及其盟友至今尚未确定下一次会议召开的日期。

2021年7月8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