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失去了软实力?

乔·拜登 (法国媒体)
乔·拜登 (法国媒体)

约瑟夫·奈在美国政治、外交政策战略规划和国际关系建设中占有重要地位,他曾担任过许多职务,其中最重要的是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院长、比尔·克林顿政府的助理国防部长。他是“软实力”概念的提出者,这一概念如今在外交决策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美国媒体对他的观点十分感兴趣。

约瑟夫·奈的主要观点让美国公众感到残酷的意外,即美国的软实力在特朗普时代退化,美国在不使用硬实力的情况下实现目标的能力下降。这是为什么?!

美国权力的傲慢

特朗普和他的政府认为,美国强大到可以不经世界认可,不经任何其他国家认可,就能为所欲为,是一个不需要永久盟友的超级大国。

民意调查显示,近年来反美情绪有所增加,这与美国政策的合法性及价值观吸引外来者的能力下降有关。

在联合国出现这种趋势带有更危险的内涵,即世界舆论正在转向反对美国。美国利用硬实力压迫人民的政策,导致它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隔阂正在扩大,对美国的敌意在国际组织中转化为反对美国政策的声音。

因此,美国学者和研究人员开始警告敌对美国现象的危险性,并研究敌对增加的原因。他们得出的重要结论是,美国利用硬实力征服和控制别国是增加对美国敌意的最主要原因。

合法性和信任度下降

著名研究人员是蒙蒂·纳里安·达塔在博士论文中解释了美国政策的合法性及对政策的信任度下降与对美国的敌意增加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将对美国的未来产生负面影响。美国需要政治家和知识分子进行自由讨论,以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并应对它带来的挑战。在进行讨论前,应先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进行民意调查。

另一项研究指出,欧洲对美国的敌意增加以及欧洲候选人(尤其是德国)在竞选活动中使用反美言论的危险性也在增加。

这说明许多国家的政客可以利用反美情绪来增加支持率和竞选成功的机会,而这种趋势已经开始影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使欧洲国家考虑将欧盟作为替代方案。

这表明,美国的软实力退化最终可能导致硬实力减弱,从而影响美国建立联盟的能力。

还有其他证据表明,反美言论可以赢得人心,影响民众对选举的支持,这一点在巴基斯坦非常明显。

联合国的未来

约瑟夫·奈和理查德·阿米蒂奇指出,反美主义的影响可以扩展到联合国,人们将联合国视为美国用来实现目标和强加政策的工具;因此,一些国家开始在联合国大会上反对美国使用武力。

在联合国出现这种趋势带有更危险的内涵,即世界舆论正在转向反对美国。美国利用硬实力压迫人民的政策,导致它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隔阂正在扩大,对美国的敌意在国际组织中转化为反对美国政策的声音。

对美国的敌意增加最重要的原因是它采取了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想法。各国对这一想法的反对逐渐增加,世界需要平衡美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力量。

甚至与美国结盟的国家也开始感到有必要与其他国家作出外交安排以对抗美国的霸权。

世界新秩序

《纽约时报》认为,各国通过外交合作对抗美国霸权,以及这些国家寻求美国政策的替代方案,意味着新的世界秩序已经到来。

联合国对美国非常重要;因此,它必须审查其议程,以免在各国在联合国内实现平衡的需求增加时牢牢握住对该组织的控制,避免该组织的未来受到威胁。

美国在政策和行动合法化方面受益于联合国,该组织被削弱会降低美国政策的合法性,并给该组织增加许多经济负担。

“我们不在乎软实力“

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政府的成员开始说软实力并不重要,美国利用硬实力就能实现目标。

特朗普还表现出了对公共外交缺乏兴趣,因此特朗普时代见证了美国与世界人民发展关系的兴趣明显下降,仅依靠与附属政权的关系达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特朗普的推文导致美国的公信力下降和软实力恶化,其中很多推文表达了权力的傲慢、双重标准,以及基于美国国家利益的狭隘视野。

这导致美国政治的吸引力减弱,人们对其所表达的价值观缺乏信心。很明显,美国只对通过与侵犯人权的独裁政权结盟来实现其利益感兴趣。

美国之所以失去超级软实力大国的地位,是因为明显的虚伪政策,参与挫败各国民主实验,阻止各国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和表达自己的意愿。

埃及的例子便说明了这一点,美国放弃了民主实验,不再关心埃及人的感受,因此埃及人民对美国的仇恨有所增加。

此外,特朗普宣布的“世纪交易”表达了美国和以色列的傲慢状态,导致阿拉伯国家的反美情绪增加,但由于当局限制媒体自由并使用蛮力镇压人民,人们无法表达这些情绪。这些情绪构成了一种潜在的舆论,可能在未来几年以突然和暴力的形式表达出来。

特朗普的行为表明,美国的国际关系建立在本国利益和控制别国的意愿之上,而不是原则和价值观之上。

美国已经能够获得许多物质利益并使一些国家从属于它,但美国治理模式的吸引力已经减弱,其影响和说服力带来的软实力已经退化。

分裂和扭曲的形象

总统选举后,特朗普使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形象和声誉更加扭曲,他将美国人民推向分裂,鼓励他的支持者攻击国会,这一场景导致人们对美国民主模式的迷恋逐渐减弱。

在约瑟夫·奈看来,特朗普做了很多导致美国软实力退化的事情。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在调查的134个国家中,只有30%支持美国政策并对美国持积极态度,这意味着自奥巴马时代以来,对美国持积极态度的比例下降了约20%。

这意味着在特朗普时代,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失去了20%的支持者。

“美国优先”的结果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也是美国软实力退化的主要原因,该政策基于征服人民和从各国“挤奶”,而不是专注于民主价值观和吸引各国采用这些价值观。

很明显,美国已经放弃了民主、人权和新闻自由,特朗普这样做削弱了美国文化和政治的吸引力。好莱坞电影把美国描绘成一个民主、繁荣和人权的国家,与此同时,狂妄自大的特朗普与专制统治者结成联盟掠夺人民的财富,人们还能相信美国吗?!

好莱坞制作吸引人的电影,旨在让世界钦佩美国(国家和文化),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行为破坏了这些电影的可信度,凸显了自大、权力的傲慢、使用双重标准以实现物质利益、浪费原则和价值观的行为。特朗普之后的美国能否成功恢复软实力,拜登能否成功说服世界人民,美国可以捍卫民主和人权,以及它仍然值得钦佩?

拜登面临的挑战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解决这一难题需要勇气、智慧和控制硬实力的使用,坚持价值观和原则,尊重人民决定自己命运、建立自己民主制度、摆脱对美国依赖的权利。拜登能否迎接挑战?!



相关文章

唐纳德·特朗普在4年前就职美国总统时,曾宣誓将保护美国宪法,但是此人似乎并不在乎美国的国家宪法或既定传统。

2020年11月7日

众所周知在美国的主持下,《亚伯拉罕协定》开启了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正常化的新阶段,或者更确切地说,这表明,在达成协议之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与以色列结成的未公开联盟,此后该联盟迅速扩大到将苏丹包括在内,然后是摩洛哥,并且有迹象表明,加入该协议的国家可能进一步增加。

2021年5月13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