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舞弊指控将削弱普京的合法性

2021年9月19日,莫斯科议会选举期间,当地选举委员会成员在投票站关闭后清点卡赞斯基火车站投票站内的选票 (路透社)

俄罗斯于9月17日至19日举行了为期3天的议会选举,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的450个席位中赢得324席。许多观察人士发现,此次投票的结果混乱而且令人困惑,而这是因为它被设计得如此混乱和令人困惑。

这些选举受到欺骗、操纵和欺诈的指控。反对派声称,正是这些欺诈让克里姆林宫得以宣布胜利,尽管统一俄罗斯党的公众支持率在不断下降。事实上,这场胜利是以合法性为代价的。

当然,这场选举与民主国家的“选举”完全不同。俄罗斯的投票是很难“自由的”,因为真正的反对派力量是不被允许注册政党的,而被允许这样做的机构在不同程度上都处于总统政府的控制之下。

被观察人士称为“非系统性反对派”的领导人纳瓦尔尼自2012年以来多次尝试注册政党,但每次都遭到拒绝。尽管他被排除在官方政党的政治之外,但他仍设法培育并发展了俄罗斯最大、最有效的反对派网络,并成为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事实上的主要政治对手。

纳瓦尔尼在一次神经毒剂中毒事件中死里逃生,目前正在俄罗斯服刑。总部位于英国、使用开源和社交媒体来调查各类情报信息的组织Bellingcat的调查人员将这起中毒事件归咎于俄罗斯情报机构。但是克里姆林宫只是再次确认了他是普京头号敌人的处境。

纳瓦尔尼的盟友(其中许多人已被迫逃离了俄罗斯)设计了一项投票策略,目的是让尽可能多的克里姆林宫候选人在地方和全国选举中失败。他们将之称为“策略性投票”。

在选举前夕,他们公布了一份来自除统一俄罗斯党之外的建制党候选人名单,而这些候选人是最有可能击败统一俄罗斯党成员的选择。对此,克里姆林宫的回应是,将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以阻止这份名单的传播。其中包括向苹果、谷歌和Telegram等全球数字巨头施压,而这些公司也可耻地选择了屈服,并删除了纳瓦尔尼的应用程序、视频,以及包含策略性投票信息的在线文档。

事实证明,克里姆林宫和“策略性投票”支持者之间的对峙结果参差不一,从而让纳瓦尔尼团队得以宣称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同时也让他们发出警告称,该团队在地区取得的主要胜利,正被一场前所未见的选举欺诈所窃取。而下面正是其工作原理。

选举中一半的席位被分配给政党名单,另一半则分配给参加竞选的个人候选人。统一俄罗斯党赢得了不到50%的政党名单选票,低于2016年的得票率54%,但是却在单席位选区中赢得了88%的选票。因此,它在俄罗斯杜马保持了绝对多数,从而使得它可以随心所欲地修改宪法。而共产党则位居第二,获得了可观的收益,这可能要归功于支持纳瓦尔尼的选票。

但是官方的数字并没有加在一起。首先,政府的民意调查机构在选举前夕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统一俄罗斯党只有希望获得略高于40%的政党名单选票。因此,很难解释选举结果中高达9%的支持率飙升,除非将之理解为一场大规模的舞弊。在俄罗斯反对派声音最大的城市莫斯科,民意调查和选举结果之间的差距甚至更大,从而让居民们想知道这些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者究竟来自何处。

最奇怪的结果出现在俄罗斯首都的一个选区内。受到纳瓦尔尼“策略性投票”支持的候选人,在清点纸质选票后即将席卷莫斯科,尽管选举观察员报告了明显的违规行为。但是,通过网络投票系统完成投票的180万张选票,却彻底推翻了这一说法。今年,网络投票系统首次在全国选举中推广并使用,并向包括莫斯科在内的7个地区的1600万选民开放。

投票结果显示,在莫斯科,选择在线方式投票的选民的政治偏好,与那些倾向于用传统方式投票的人的政治偏好截然相反。他们成功地扭转了每一个选区内的选举结果,而克里姆林宫的候选人也因此才免于在这些选区内失利。

此外,在线投票系统还设定了一个重新投票的功能,多达30万人选择在这次选举中使用这个功能来编辑他们的投票。这项功能被指责为莫斯科推迟公布电子投票结果数小时的原因。在几乎所有的纸质选票都清点完毕后,这些电子选票才开始涌进来。

克里姆林宫将发现,很难让人相信这些选举是公平的。精通技术的电子投票爱好者是支持普京的,而选择纸质投票的人则属于反对派,这与俄罗斯人对自己国家的了解相矛盾——民意调查一直显示,俄罗斯的“互联网一代”才是最反对普京的人群。

许多研究人员分析了投票结果,并发现了统计上的异常,从而导致他们认为有相当一部分统一俄罗斯党的选票是不真实的。谢尔盖·希皮尔金就是其中一员,他将投给统一俄罗斯党的近1400万张选票归因于选民活动的异常高涨,而这可能意味着有人在投票站塞选票,或者在网上投票的过程中也存在类似的操纵行为。

在纳瓦尔尼的盟友发布的一篇帖子中,纳瓦尔尼将杜马选举结果比作一场足球比赛的记分牌,其显示结果与赛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无关。而他的许多同伴肯定也持有这样的想法,这也将加速侵蚀政权的合法性。

普京和纳瓦尔尼都清楚,他们是在争取一个墨守成规的多数派。而这个多数派的成员认为,在政治选择方面,还是与群众为伍更加安全。然而,与20世纪的苏联人不同的是,今天的俄罗斯人不再受意识形态的束缚。

他们的选择主要是由他们最近的经历决定的,这些经历可以归结为一个共同的信念,即为了防止战争或革命恐怖主义,几乎任何事情都可以被容忍。他们的从众心理意味着他们倾向于同时改变方向,而这将是一个难以预测的单向性事件,就像1991年苏联解体时的情况那样。

20年来,普京一直是他们追求稳定和相对良好的生活水平过程中的最佳选择,但是普京身上的光环正在衰落。这场选举进一步粉碎了人们对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多数派领导人的想法。在这个问题上,统一俄罗斯党在政党名单上的得票率低于50%,正是一个特别的预兆。

更为糟糕的是,莫斯科对电子投票的操纵凸显了一个事实,即普京已经失去了俄罗斯首都这块阵地,在俄罗斯这样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内,这可能会是一道分水岭。他的支持者显然已经感到紧张,并开始将眼光投往别处。

本文仅反映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