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西方是时候宣布两国方案已经死亡

2020年6月19日,巴勒斯坦人在希伯伦以南的苏西亚村抗议以色列吞并被占西岸地区更多土地的计划,并与以色列士兵发生争执,与此同时,山上的一名犹太定居者高举着以色列国旗 (路透社)

今年8月,颇具影响力的美国杂志《外交事务》对巴勒斯坦的“两国方案”展开了一项调查,调查对象是“该领域内具有专业知识的权威人士”。调查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解决巴以冲突的两国方案是否已不再可行?”接受调查的64位专家将表明“同意”或“不同意”的立场,并以简短的评论阐释他们的立场。

其中半数人员不同意两国方案已经失败,另有7人持中立态度,而有25人则同意这项说法。

部分持不同意见的人员在目前或过去曾与有犹太复国主义倾向的智库存在关联,例如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这些人员中包括美国前驻以色列大使马丁·因迪克,而他在开始其外交生涯前,曾经担任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副研究主任。

这份名单还包括丹尼斯·罗斯及其他积极参与所谓“和平进程”的人员。“和平进程”是一项无休止的事务,其目的是确保以色列的种族隔离国家地位,并彻底消除巴勒斯坦人的基本权利。显然,那些曾参与“和平进程”的人员仍然认为,建立一个种族隔离之下的巴勒斯坦是一种可能的幻想。

而坚信两国方案的人员则承认,实现这一方案存在事实上的“障碍”。其中,最常被提到的问题就是“双方均缺乏政治意愿”。甚至有人认为,巴勒斯坦领导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因为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缺乏巴勒斯坦人民的支持,无法作出必要的牺牲并接受了以色列的种族隔离和定居殖民政策。

有趣的是,部分采取“中立”立场的人员,更倾向于在自由、平等和正义的其中一个问题上采取后现代、相对主义的立场。而另外一些人员则在巴勒斯坦问题上采取了人权视角,并拒绝采取政治立场。

在一个明确的正义问题上保持“中立”立场意味着什么?任何人都可以猜测到答案。就在几十年前,谁又敢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终结持“中立”态度呢?

总体而言,在学术界、外交政策圈以及其他领域内支持两国方案的大多数人,都是认同定居殖民计划的以色列、美国或欧洲人。少数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赞同种族主义办法的巴勒斯坦人,未能承认以下的既成事实,即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政权已是现实中的单一国家,同时还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其中一个群体拥有所有的公民特权,而另一个群体则被剥夺了基本的人权。

我们很难不去注意巴勒斯坦种族隔离现实所涉及到的种族主义和不公正,正如《外交事务》在调查问题中暗示的那样,在当地承受苦难的巴勒斯坦人,不仅仅是生活在1967年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

我本人也参与了这项调查,我相信,作为一名巴勒斯坦人,我的声音也很重要,应当被听到。以下是我想要在有限的篇幅里阐明的事实。

“在这样的事实之外,以色列还采取了许多不可逆转的措施,以使这一解决方案成为不可能的选择,其中包括扩大犹太人定居点、吞并包括耶路撒冷以内的更多的西岸土地、建造隔离墙以分隔巴勒斯坦人本身、封锁加沙地带、在以色列议会通过充满种族主义色彩的民族国家法案等等。两国方案在原则上并没有向巴勒斯坦人民提供国际法规定下的基本权利,包括平等权和回归权。而建立种族主义国家的解决方案将是最优秀的解决方案。”

如此富有影响力的美国杂志对巴勒斯坦的两国现实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并确保受访者中存在部分巴勒斯坦人的声音,从而表明巴勒斯坦人有力量在帝国中心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同时也揭露了一个事实,即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国际讨论,正在缓慢却必然地远离有关“和平进程”的谈判,以及有关巴勒斯坦领导人“不肯妥协”的讨论。

这显然惹恼了美国和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其中一位受访者表示,他甚至对《外交事务》决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而感到极度的沮丧。对于许多回答“不同意”的人员,他们的答案中充满了防御性的语气,从而表明即使是坚定的以色列支持者也已经意识到,两国方案无法解决巴勒斯坦问题,而且由于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实行的种族隔离政策,这项方案已经宣告死亡。

而另一种选择则非常明确:为历史上巴勒斯坦的所有居民建立一个国家,不论其种族、民族和宗教;建立一个像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那样的国家,它不是建立在一个群体针对另一个群体的压迫基础上的国家。要真正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就不能抱有种族主义的民族隔离思想。只有恢复巴勒斯坦的多元文化身份,即包容、世俗和民主,才能在约旦河与地中海之间的地区,以及更为广大的范围内实现持久的和平。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1993年9月13日,也就是28年前,已故巴勒斯坦总统亚西尔·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签署协议,建立经选举产生的“巴勒斯坦自治机构”,即签署了所谓的《奥斯陆协议》,这为巴勒斯坦问题历史新阶段铺平了道路。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3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