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20年后:美国新保守主义派的现状如何?

保罗·沃尔福威茨(左)、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中)是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911”袭击后采取的战争战略的主要设计师 (路透社)
保罗·沃尔福威茨(左)、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中)是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911”袭击后采取的战争战略的主要设计师 (路透社)

1998年,在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向国会发表国情咨文的几个星期之前,一群知识分子、作家和政策制定者给他写了一封公开信,并在信中慷慨激昂地呼吁“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

这封信是由一个名为“新美国世纪计划”的组织发表的,信中写道:“我们敦促你采取果断行动”,“如果我们接受软弱和随波逐流的道路,我们就会把自身的利益和未来置于危险之下。”

这封信是一份政策声明,与通常被称为“新保守主义”的思想学派一致。尽管克林顿没有理会他们的建议,但是在这封信件的签名者中,包括了后来在小布什政府内具有影响力的人物的名字,例如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理查德·珀尔以及保罗·沃尔福威茨。

在接下来的几年内,美国针对两个国家持续几十年的入侵,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虽然新保守主义派对小布什政府的影响程度常常引起争论,但是他们对美国强硬存在的呼吁,的确定义了21世纪最初几年的时间。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明日世界:美国全球霸权的诞生》一书作者斯蒂芬·沃特海姆认为,“事实证明,新保守主义在塑造冷战后的美国外交政策方面具有极大的影响力”,“新保守主义者是更具凝聚力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团体之一,他们强烈主张美国在全球的军事主导地位,并在911袭击后发动了一系列旷日持久的战争。”

如今,随着最后一批美军在多年战争后疲惫地离开阿富汗,新保守主义派的遗产仍受到广泛的批评。

《后启示录:美国在世界转型中的角色》(After the Apocalypse: America ‘s Role in a World Transformed)一书作者安德鲁·巴塞维奇指出,“美国保守派认为,军事力量可以让美国实现其激进的意识形态议程,尤其是在中东地区”,“然而,事实证明,这种努力只是一场代价高昂的失败。”

在21世纪初,“新保守主义”这一术语成为了美国的常用词汇之一。但是这些保守派的思想家和实践者看到自己的外交政策抱负在世界舞台上得到实践,并非任何新鲜事物。

“新保守主义”最初被用来形容一群居住在纽约的知识分子和前自由主义者,现在,这一术语被定义为通过军事力量来支持侵略性的外交政策。

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像《国家利益》的欧文·克里斯托尔和《评论》的诺曼·波德霍雷茨这样的新保守主义者,通常受到年轻一代的思想家的追捧,例如威廉·克里斯托尔,外交政策分析师罗伯特·卡根与麦克斯·布特,小布什的演讲稿撰写人戴维·弗拉姆以及其他部分曾在小布什政府任职的人员。

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期间,在与小布什召开会议之前,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中右)与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及军方领导人,聚在白宫外面谈笑 (路透社)

通过华盛顿的政策倡导、智库论文及保守观点期刊上的文章,这群松散结盟的人员中包括了部分对伊拉克战争和其他形式的美国对外冒险主义的最为坚定的支持者。

批评新保守派的保守派季刊《摩登时代》(Modern Age)编辑丹尼尔·麦卡锡认为,“他们是追上汽车的狗”,“他们得到了机会以实现自己最为渴望的目标。他们想尝试建立一个美利坚帝国。正如他们所理解的那样,这是一个为了促进自由民主而建立的帝国。”

在“911”恐怖袭击这场让新保守主义派的外交政策梦想得以实现的事件过去20年之后,新保守主义派的现状又如何了呢?

近年来,许多前“新保守主义派”或与之结盟的人员,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些所谓的“永不支持特朗普”的人员,在特朗普2016年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仍然拒绝支持他,部分人甚至在2020年支持拜登担任总统。

几十年来一直与共和党人有联系的威廉·克里斯托尔,推出了一份新的出版物——《堡垒》(The Bulwark),作为反对特朗普的保守派人士的平台。2020年,克里斯托尔支持民主党人乔·拜登竞选总统,并称之为击败特朗普的“简单答案”。然而,克里斯托尔并没有放弃他的外交政策本能。今年8月,克里斯托尔与人合作撰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拜登加强在阿富汗的军事力量,并在信中写道,“现在部署军队以稳定阿富汗局势并最终扭转局面,还为时不晚。”

弗拉姆是小布什总统的演讲稿撰写人,正是他创造了“邪恶轴心”一词,并于2003年在保守派的《国家评论》上谴责那些质疑伊拉克战争努力的“不爱国的”保守派人士。如今,弗拉姆在中左翼杂志《大西洋月刊》内找到了新阵地。弗拉姆一直直言不讳地批评特朗普,并且曾经出版了一本名为《特朗普体制:美立坚共和国的腐败》(Trumpocracy: The Corruption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的作品。

与此同时,小布什政府内的其他官员,例如曾在国防部工作的道格·费斯和保罗·沃尔福威茨,也在智库中找到了避风港。

如今,“新保守主义”一词已经不再被广泛使用,也很难再找到愿意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人。早在1996年,波德霍雷茨就曾使用过去时来描述新保守主义。而在后来的2019年,布特甚至呼吁彻底弃用这一说法。

布特写道,“回溯至20世纪70年代,‘新保守主义’一词曾经拥有过真正的意义”,“但是现在,这个标签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