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是否标志着美帝国主义的终结?

2014 年 12 月 15 日,第三骑兵团的一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拉格曼省前方作战基地甘贝里附近,使用步枪上的光学元件观察远处的阿富汗(路透社)
2014 年 12 月 15 日,第三骑兵团的一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拉格曼省前方作战基地甘贝里附近,使用步枪上的光学元件观察远处的阿富汗(路透社)

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之后,阿富汗继续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熟悉的比喻被通常的嫌疑人反刍。“帝国坟场”——有没有被更多使用和滥用的东方主义比喻?——是分析和评论中最喜欢的参考,就像其他地方一样,好像阿富汗历史上没有无数次被外国势力征服和统治。

关于阿富汗人是否“适合”文明社会的服饰,问题和疑虑比比皆是,好像这些服饰只为西方国家保留,或者作为“高贵的野蛮人”,他们是善意的,但太软弱或太天真,无法为他们提供的东西而战。

但是,由于西方的叙述侧重于阿富汗人和他们所谓的“失败”,很少有人反思阿富汗的事件对美国、正在撤退的超级大国及其越来越无法决定全球事务的看法。

当我看着喀布尔沦陷于塔利班之手时,我想起了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一句话——“成为美国的敌人可能很危险,但成为美国的朋友却是致命的”。

自2001年入侵以来,这个世界上最富有、拥有最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花费了2万亿美元,部署了多达77.5万名军事人员,历时20年的训练、装备和国家建设,当美国决定撤离时,它的阿富汗盟友在一周内投降。

阿富汗是否标志着美国世纪的结束,还是只是其世界主导地位的暂时昙花一现?

事实上,历史上还有美国表现出软弱的其他类似时刻。1941 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摧毁了美国太平洋舰队,随后菲律宾被日本入侵。但随后美国重建了海军,并在三年内让日本屈服。

还有1973年的战争,这场战争中,在苏联支持下的埃及和叙利亚军队对以色列占领的领土发动了突然袭击。当美国开始向其盟友空运武器时,阿拉伯石油生产商的反应是实施石油禁运,严重打击了美国经济。但十年后,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苏联在该地区的影响,并使埃及脱离了阿拉伯民族主义集团。

也许现在宣布美国衰落还为时过早,但过去二十年全球地缘政治动态发生了重大变化。正如印裔美国政治评论家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 在他 2008 年出版的《后美国世界》一书中指出的那样,“新势力更加强烈地维护自己的利益,这就是后美国世界的现实。”

只是,他没有令人信服地辩称,“其他国家的崛起”是其他大国采用美国政策原则和理念的结果。

回首往事,美国首次登上世界舞台是戏剧性的、划时代的。到 1913 年,美国已成为一个主要的经济力量,尽管它对全球事务几乎不感兴趣,这将随着它在协约国一方干预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改变,确保他们的胜利。二战结束后,很明显,美国正在取代大英帝国成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主导力量。不到 50 年后,随着东方集团和苏联解体,华盛顿取得了胜利。

随着美国开始主宰全球,它在道德上受到“天定命运”信念的支持,在经济上受到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支持,维持其经济实力与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之间的巨大差距,并控制了航空和石油供应线。

这一全球秩序的瓦解主要是在美国自己的手中,当美国于 2003 年入侵伊拉克时,其道德层面开始分崩离析,不仅无视联合国,而且还散布关于萨达姆·侯赛因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 2008 年的大萧条,美国主要金融机构相继倒闭,经济秩序的可信度又受到损害。

所有这一切都恰逢俄罗斯的复兴和中国崛起为全球经济强国,在 2010 年代,美国正在经历的内部社会政治危机的迹象也开始出现,反映在特朗普主义的兴起、引发“黑人生命也是命”运动日益严重的种族不公正现象,以及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卫生系统几近崩溃。

在这种更大背景下,从阿富汗的耻辱性撤军,可以说美国霸权世纪很可能即将结束。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变得无关紧要。从历史上看,衰落的帝国——如 19 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和 19 世纪末和 20 世纪初的俄罗斯——继续行使帝国权力并主宰世界事件。

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强国,其经济的规模和影响力仍然强大。然而,发生变化的是美国对直接冲突和间接冲突的渴望,以维持其权力。美国盟友——在阿富汗和其他地方——是第一个感受到美国对全球主导地位日益增长厌恶感的相关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