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良版的新塔利班:美国送给阿富汗的临别礼物

2021年8月19日,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喀布尔摆拍的照片 (美联社)

塔利班运动的闪电战摧毁了阿富汗在过去20年内建立的新保守主义和自由帝国主义,也标志着所有伪装的可耻终结。

在20年前,美国佯装要去阿富汗推翻塔利班运动,摧毁基地组织,并给阿富汗带来和平、繁荣、自由民主和法治。最重要的是,它将入侵阿富汗之举包装得好像是为了把阿富汗妇女从罩袍中解放出来,让她们看起来都像美国妇女一样。

不出所料,结果并非如此。美国并没有这样的意图或能力。事实上,美国在阿富汗的意图纯粹是出于军事和战略目的。它需要在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周边展示自己的军事、安全和情报力量。出于这些目的,美国对阿富汗的入侵和占领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但这对阿富汗及其人民来说,却是一场灾难,因为他们与美国的军事战略家完全无关。

 “改良版的新塔利班”的回归

现在,一个“改良版的新塔利班”已经在阿富汗掌权。这是美国送给所有阿富汗人的临别礼物。美国人已经在卡塔尔多哈与塔利班进行了几个月的谈判,毫无疑问,他们完全清楚,一旦他们撤军,塔利班就会接管这个国家。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只是在喀布尔机场的安排上稍有失误。

这个新的塔利班运动与20年前的塔利班明显不同。这一次,塔利班的领导人希望成为地区和全球政治的一部分。在多哈会议期间,他们似乎意识到,他们在阿富汗的重新掌权现在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他们还意识到,要生存下去,他们必须统治这个国家,而不是恐吓它。

他们在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明确地表示,塔利班领导人曾在多哈华美酒店内的大厅和房间里收看BBC、CNN和半岛电视台的节目。现在,他们可以像巴拉克·奥巴马一样娴熟地高谈阔论或是撒谎,甚至比唐纳德·特朗普、鲍里斯·约翰逊以及马克龙加在一起都更为可信。

如今,美国和欧洲的自由媒体都对塔利班的迅速崛起、美国及其盟友在阿富汗极为明显(但却具有误导性)的徒劳军事冒险感到非常尴尬。他们的尴尬源于这样一个事实——他们帮助小布什传播了一个谎言,即美国入侵阿富汗是为了击败塔利班及其强加给阿富汗的伊斯兰意识形态,目的是为阿富汗带来和平与繁荣。但这种可悲的尴尬状态,不应当妨碍他们对塔利班可能采取的行动进行更为现实的评估。

这些媒体在“911”袭击事件之后为塔利班塑造的“伊斯兰教恐惧症”形象,让全世界无法进行任何平静的反思——或许阿富汗人在塔利班的统治下会好过在美国占领之下的处境,因为至少他们熟悉塔利班,而美国占领却引起了谋杀和混乱。

美国完成了它在阿富汗的使命——通过长达20年的占领,将资金输送至其军事与工业的复合体,从占领引发的不对称战争中汲取了教训,并向竞争对手展示了自身的实力。因此,当美国总统乔·拜登从阿富汗撤军时,丝毫没有考虑当地的近4000万人口将会承受什么,因为在美国的军事考量中,他们只被当作牲口一样对待。

现在,塔利班又回来了,他们将能随心所欲地对待这个国家。但是,既然这个武装组织已经重新控制了阿富汗,并推翻了美国扶植的傀儡政权,它到底又会做些什么呢?这还有待观察。就目前而言,必要的是仔细审视美国为提升其军事实力而在其所到之处留下的死亡、破坏和侮辱之迹。

如果你认为美国军方除了恐怖与混乱之外,还能给其所到之处带来其他任何东西,那么你就错了。我们这些经历过小布什的“反恐战争”与新保守主义武装力量崛起的人,都非常清楚地记得美国穆斯林生活中那段最为黑暗的时期——抹黑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并将之“恐怖主义化”的宣传不断扩大。

帝国政治的恐惧与憎恨

迪帕·库马尔在其开创性的研究“伊斯兰恐惧症与帝国政治”中,详细阐述了在“911”袭击事件之后发动的“反恐战争”与阿富汗战争是如何被注入了“伊斯兰恐惧症”的色彩。

哈立德·贝登在其著作《美国的伊斯兰恐惧症:恐惧的根源与兴起》中,更新了针对穆斯林的仇恨心理的病理评估。在这两本影响深远的著作之间,我们还有一些可靠的记录,足以说明阿富汗战争在全球穆斯林受到的仇恨不断上升的过程中意味着什么。

阿富汗在美国占领下取得了什么成就?一个与自己的人民完全疏远的买办政治精英阶层,并且依赖于美国军事和政治霸权的虚假承诺。阿富汗人现在又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国家设计。无论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都会好过20年的军事占领所带来的屈辱,这种占领仅仅造就了一群买办政客,而当塔利班扩张其军事力量时,他们就像一座中空的沙堡一样崩溃了。

塔利班的武装人员也是阿富汗人。他们并不来自月亮。这里也是他们的国家,他们并不比数以千万计的特朗普支持者、“QAnon”信徒、反疫苗者、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等其他人更狂热、更有阴谋意识。如果人们害怕塔利班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穆罕默德·雅库布、西拉杰丁·哈卡尼或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只能说他们没有注意到马乔里·泰勒·格林、马琳·勒庞、斯蒂芬·米勒、基尔特·威尔德斯或史蒂夫·班农,可以说是换汤不换药。

绝大多数阿富汗人别无选择,只能与塔利班共存。就像伊朗人、沙特人、巴勒斯坦人、叙利亚人、埃及人一样,他们都必须与罪恶的统治政权打交道。他们都应该得到命运更好的对待。不管塔利班是狂热的、反动的还是逆行的,这个地区都是他们的主场。

美国长达20年的军事占领给阿富汗带来了什么?是和平、繁荣、民主吗?美国人有能力给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带来这样的礼物吗?尤其是“民主”?作为唐纳德·特朗普的国家、共和党的大本营,美国究竟能不能给自己争取到民主?更别说把民主送给另一个国家了!

在美国的人口普查数据出来后,种族主义的白人共和党人就开始意识到,他们的人数正在减少,因此,他们发动了一场系统性的攻击,以一种甚至能拆散民主伪装的方式来重新划分这个国家。

那么,这个国家到底想给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带来什么呢?阿富汗版本的迪克·切尼、罗纳德·拉姆斯菲尔德、萨拉·佩林、马可·卢比奥、米奇·麦康奈尔、凯文·麦卡锡?阿富汗人有他们不刮胡子的“骄傲男孩”,根本不需要从美国进口。

熔炉内的塔利班

在美国占领阿富汗20年后,阿富汗人得到了什么呢?他们实现繁荣了吗?他们度过和平的一天了吗?还有什么是塔利班、美国及其欧洲盟友还没有对阿富汗做过的事?有多少宝贵的阿富汗人——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在美国和塔利班的联合武装谋杀中丧生?

最终,他们在多哈坐到了一起,并安排将阿富汗从美军手中交还给塔利班,而像阿什拉夫·加尼、哈米德·卡尔扎伊这样可怜的阿富汗政府领导人,甚至根本没有参与这场谈判。加尼之后还能有什么自尊呢?当然,他逃往了他被允许进入的距离最近的美国军事基地。

至于阿富汗妇女与女孩,她们最好自己去对抗塔利班的狂热与愚蠢,而不是躲在美国军方的阴影之下。伊朗、巴基斯坦、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的妇女也在她们各自的社区内进行着类似的抗争——即使不是完全相同的,特别是与“名誉谋杀”之间的抗争,而阿富汗妇女也同样如此。难道印度妇女没有对自己国家的强奸文化感到厌恶吗?阿富汗妇女也将以同样的方式反抗塔利班。

而在美国这样一个让妇女的生育权利受最高法院摆布的国家内,像艾米·科尼·巴雷特这样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都能坐在法官席上,它还有任何资格在阿富汗鼓吹妇女权利吗?

多亏了美国,一个“改良版的新塔利班”目前在阿富汗执掌了权利。就像所有其他的权力贩子一样,他们渴望继续掌权。而为了实现这一点,他们很快就会要求加入联合国或其他任何国际社会组织,以展示他们已经变得多么文明。

如果那些持与塔利班不同的想法、信仰和行动的阿富汗人,确能留在自己的国土上,并且始终坚守与狂热分子作战,那么阿富汗最终会变成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甚至像土耳其那样的国家。而如果他们留下来抵抗,却没有占领国的力量,那么塔利班面对的将是一个古老国家充满和平的高贵,而这个国家教化的野蛮人又远比这些狂热的权力买办集团凶残——它终将崩溃。

在阿富汗这片土地上,诞生了鲁米、赫拉特艺术和建筑学派,以及其他无数的诗人、哲学家、神秘主义者、历史学家和科学家。它也能够对付一帮穿着普什图外衣的“骄傲男孩”。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