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在阿富汗的作用结束了吗?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富汗的快速发展颠覆了多方面的等式,尤其是在北约方面,根据先前与塔利班的谈判,以美军为首的北约部队离开了阿富汗。

在阿什拉夫·加尼总统逃离后,塔利班收紧控制,然后在没有收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进入首都喀布尔,当前的形势给北约,特别是寻求留在阿富汗管理和保护喀布尔国际机场的土耳其强加了新的现实。

喀布尔机场

随着美国入侵阿富汗,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宪章中有关共同防御的第5条生效后,土耳其加入了驻扎在阿富汗的联盟部队。但这些部队并未参与作战行动,近几年仅仅只负责协调、训练等工作,以及管理和保护喀布尔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

美国表示,从阿富汗撤军并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不意味着完全放弃美国在阿富汗的作用和影响,它提出让土耳其继续管理和保护机场,土耳其以美国作出一定保证为条件初步同意接受这项任务,以及塔利班对此或明或暗表示了同意,这就是土耳其总统所说的“塔利班的现实”。

土耳其寻求延续其在阿富汗的作用和工作并不奇怪,因为这能为土耳其保障多方面的利益和收获,包括阿富汗的内部动态、阿富汗的突厥民族(塔吉克人、土库曼人和乌兹别克人)、贸易和经济关系、土耳其公司的运营、地区势力和世界大国在阿富汗的竞争、阿富汗与土耳其的地理和地缘政治联系、土耳其与美国关系的发展等,土耳其通过喀布尔机场第一次看到了改善与美国关系的机会。

尽管美国最初回应了土耳其的要求,随后双方在这方面的对话进入了高级阶段,但根​​据双方的说法,与塔利班有关的隐含条件并未得到满足,随着最近的发展,反而变得更加复杂。

扭转局面

塔利班从一开始就拒绝土耳其部队留在阿富汗,并表示土耳其部队是北约部队的一部分,应在塔利班与美国达成的协议框架内与北约部队一起离开。塔利班发表了多份相关声明和一份正式声明,所有声明都强调,他们将视留在阿富汗领土上的任何部队为占领军,并以他们为攻击目标。

土耳其表示,塔利班的立场和言论令其感到震惊,但也强调了与塔利班就此进行沟通和对话的渴望。这不止受到了塔利班一位官员和一位发言人的欢迎,但这样做的条件似乎并不安全。

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不同的是,土耳其并没有急于从阿富汗撤军,甚至在新形势下仍保持其驻喀布尔大使馆的运作。这是一个不必担心或匆忙的信号,​​也是优先撤离土耳其公民并让他们返回家园的信号。

当地的事态发展如此戏剧化和迅速,以至于没有人预料到。五角大楼预计塔利班会在数月后到达首都边界,但塔利班的军队仅用了几天就进入了首都,而且没有受到任何对抗。这让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各方面临着截然不同的新形势,这是否意味着土耳其在阿富汗的作用就此结束?我们对数据和现有情况的分析显示,事实恰恰相反。

失去权力20年后再次掌权的塔利班热衷于展示自己与以往不同的形象,并发布了许多信息强调它与20年前的不同,这些信息对国内外同时发出。埃尔多安和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对这些声明表示欢迎,并表示希望声明提到的内容能够付诸实践。

未来前景

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不同的是,土耳其并没有急于从阿富汗撤军,甚至在新形势下仍保持其驻喀布尔大使馆的运作。这是一个不必担心或匆忙的信号,​​也是优先撤离土耳其公民并让他们返回家园的信号。

最重要的是,其中包含了一个隐含信息。恰武什奥卢表示,土耳其尚未放弃留在阿富汗的愿望,尽管它意识到过去几天局势发生了多大程度的变化。埃尔多安对土耳其媒体的声明证实了这一信息,即土耳其希望继续管理和保护机场,此外还热衷于与包括塔利班在内的阿富汗各方以及调解委员会成员进行对话和沟通。调解委员会由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古尔布丁·希克马蒂亚尔和民族和解最高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组成。

土耳其《自由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土耳其正通过三个渠道与塔利班进行沟通,分别是通过卡塔尔与塔利班的政治分支进行会谈,通过巴基斯坦与塔利班的军事分支进​​行会谈,以及通过情报部门与塔利班进行直接会谈。

另一方面,双方高度重视彼此之间的关系。除了土耳其在阿富汗的上述详细利益(土耳其不能轻易让步)外,塔利班也意识到它对土耳其的需要,特别是在获得地区和国际认可方面,土耳其可以通过与北约的关系和成员国资格发挥关键作用,以及土耳其公司的运转和土耳其在发展、重建和基础设施方面的经验也将对它有所帮助。

塔利班发言人 苏海尔·沙欣在接受土耳其频道A Haber采访时证实了上述隐含信息。他强调,塔利班想与“兄弟国”土耳其合作,他说:“我们想与土耳其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希望得到它的合作和支持。”

因此,预计土耳其稍后将与塔利班,更准确地说与将在阿富汗组建的新政权进行直接对话,正如土耳其通过各官员的声明强调的那样,组建的新政权是一个需要各方参与的政治进程。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除了与阿富汗保持良好和不断发展的关系外,土耳其在阿富汗的未来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且土耳其在喀布尔机场的继续存在并未完全停止。即使根据塔利班的拒绝声明,继续存在可能性很小,但是至少在不久的将来仍然有可能。

最后,继续越过与伊朗接壤的边界进入土耳其领土的阿富汗人是一个额外的问题,土耳其将与包括塔利班在内的阿富汗各方进行讨论,因为该问题给土耳其带来了不便和焦虑,以及国内反对派对此事表示反对并指责政府就此事与拜登政府达成协议,但土耳其总统和美国大使馆都否认了双方之间存在任何协议。

因此,总而言之,土耳其对阿富汗局势发展的兴趣将继续存在,这些发展的后果,包括由此产生的政府形式,将是决定土耳其未来在阿富汗的角色的重要因素。

土耳其很可能将继续在阿富汗发挥作用和/或保留军事存在,但是在不同的等式框架内,因此它将代表自己而不是代表北约,并与塔利班或该国的下一届政府直接达成协议。这是可以在塔利班领导人以及土耳其总统的声明中观察到的事情,双方对此达成了一致。土耳其总统表示,有可能与阿富汗达成“类似于与利比亚达成的双边协议”。



相关文章

塔利班警告土耳其不要将其军队留在阿富汗,这在国内外引发了关于安卡拉决定的激烈辩论,从而引发了关于土耳其在外国军队撤离后将其军队留在喀布尔是否存在益处的问题,以及土耳其是否准备好应对塔利班——该组织将任何外国军事存在视为对阿富汗的占领——的问题?

2021年7月1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