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塔利班与阿富汗的惨败

在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逃离阿富汗后,塔利班武装分子控制了位于喀布尔的阿富汗总统府 (美联社)

阿富汗局势上周的转变令人震惊,但并不令人意外。

塔利班以惊人的速度轻松地占领了该国的主要城市,最终在几乎没有遭遇任何反抗的情况下,接管了该国首都,而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则逃离了阿富汗。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是的,但是以如此的迅速、胜利与耻辱,则是超出预料的情况。

自近20年前这场战争爆发以来,历届的美国政府都忽视了这种不祥之兆,纵然延缓了这场不可避免的灾难的到来,但却完全没有为之作好准备。

在2001年,美国及其盟友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将喀布尔从塔利班手中“解放”出来,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当时自以为是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便在2003年5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主要的作战任务”已经结束。

但这并不是结束。无论如何都不是。

随着美国对阿富汗的占领陷入僵局,被推翻的塔利班势力重新集结,并在随后20年内的大部分时间里,针对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军发动了一场残酷而不对称的战争。

但是历届美国政府都在故意欺骗美国公众,让他们误认为阿富汗战争前线的一切都好,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他们过去在越南战争期间所做的那样。

美国工作人员上周逃离喀布尔的场景,就跟1975年美国人集体逃离越南首都西贡时的场景一样,令人感到恐惧。

美国伤亡数千人,而阿富汗安全部队死亡数万人,无数平民成为了这场战争的真正受害者,无数家庭和社区的生活与生计被毁灭。

在过去的10年内,塔利班摧毁了美国“明确、建设和控制”的战略,并对与美军合作的整个社区发动了恐怖袭击。

在美国剩余的作战部队撤离后,阿富汗政府军彻底陷入崩溃,这促使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诸多人士绞尽脑汁地寻求答案。

对于部分持战争怀疑论的人士而言,其中的部分答案早就存在于“我们早就告诉过你们”的话语当中,他们一直坚信阿富汗是“埋葬帝国之墓”——无论是对19世纪的大英帝国,还是对20世纪的苏联。

用亚历山大大帝的话来讲,阿富汗是“进军容易、撤军难”。

但是在“911”袭击攻击了美国位于纽约和华盛顿的经济与军事地标建筑,并造成近3000名美国人死亡之后,处于后冷战时期的这个过于自信的美国,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去参考这样的历史。

我们当中的部分人警告称,不要为了打击“全球恐怖主义”和在泛中东地区建立“美国治下的世界秩序”而发动报复性的战争或占领遥远的土地,但是这些警告却被他们无视。

小布什政府决定对伊拉克发动又一场灾难性的、代价高昂的战争,这让阿富汗陷入了困境,而且出于所有实际目的,美国后来根本无法恢复其主动权。

奥巴马政府对阿富汗-巴基斯坦采取的增兵战略的失败,标志着战争结束的到来。自此之后,美国仅仅是出于骄傲而无法认清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也无法为此采取行动。

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运动进行外交接触的决定,似乎是美国部分或整体向这个强硬组织投降的开始。

无论外交、军事或战略结果如何,拜登政府都决定加快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步伐,这让阿富汗政府不得不自谋出路,而他们也非常清楚,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

但是,这真的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吗?

如果美国当初能继续专注于阿富汗局势,铲除基地组织,并在邻国的帮助下为建立一个更加稳定的政权而铺平道路,那么很难说现在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在最初的几年里,甚至伊朗也为此提供了帮助。

但是小布什政府发动“全球反恐战争”的决定,包括灾难性的伊拉克战争,最终削弱了它在阿富汗的使命,并搞砸了最初的任务。

此外,美国在中东和国际事务上奉行“非美即敌”的排他性政策,导致其最终疏远了地区和国际层面的主要盟友。

随着美国的注意力被集中到伊拉克,阿富汗战争被搁置一旁,成为一场“被遗忘的战争”。随后在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进一步迫使美国的注意力转向其国内,并一步削弱了其对外承诺。

但是,即使美国一直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阿富汗,却也无法保证它能完成更为温和的任务,即使这个国家得到稳定。

事实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没有赢得任何重大战争的决定性胜利,无论是在朝鲜、越南还是在伊拉克。

此外,在像阿富汗这样的不对称冲突中,地理因素的重要性长期优于战略因素,因此,阿富汗的本土军队与地区力量的表现要胜过从海外部署而来的、更为先进的帝国部队。

正如军事历史学家会告诉你的那样,这是20世纪内大多数殖民列强都经历过的惨痛教训。

阿富汗人知道美国可能控制了军队部署的时机,但是塔利班有的是时间,而且它也有这样的意愿。

美国或许赢得了部分人的支持,尤其是在喀布尔——美国在当地花费了数不清的金钱,但是阿富汗人从内心深处明白,美国迟早会离开他们的国家,届时,他们将不得不独自应对塔利班。

而他们面对的政府无能而腐败,这进一步导致了信心的缺失。这样的政府完全依赖美国的军事和财政援助,从而证实它永远无法独立。

这种观点同样适用于政府的武装部队。尽管其人数是塔利班运动的4倍,但是腐败、裙带关系等现象依然盛行,尤其是在高级军官的队伍内。

总而言之,鉴于美国的错误及其合作伙伴的失败,这或许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但它的确不必以如此彻底的羞辱方式而呈现。

但话又说回来,这种羞辱或许是经历了20年的悲剧之后才出现的一线希望,它也许能教会美国在未来不惜一切代价以避免战争,尤其是在泛中东地区内那些可以选择的可怕战争。



相关文章

鉴于塔利班在阿富汗各省的快速推进,以及他们出现在首都喀布尔郊区,引发了有关阿富汗军队迅速崩溃原因的迫切质疑,以及数以万计士兵逃往国外的动机是什么?阿富汗士兵不战而降的原因是什么?这为塔利班完成他们的任务提供了便利。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6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