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 | 我们已经告别流感了吗?

(路透社)
(路透社)

当我在阅读世界卫生组织为应对未来的流感大流行而制定的全球战略时,我感觉我读到的无异于一项应对新冠疫情的全球战略。目前,距这场疫情的出现已经快要过去两个年头,人们已经习惯了每天都在公布和更新的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并且比过去更加适应了新冠病毒的存在,以及由此产生的健康、社会与经济变量,尽管与之相关的死亡阴影仍然笼罩着我们的大脑,甚至我们再也听不到有任何人感染新冠肺炎之外的疾病,也听不到有任何人死于其他的原因,似乎世界上的其他疾病都消失了,而只剩下了新冠病毒。

流感病毒在过去的100年内导致了5000万人的死亡,而在夏季和冬季,这种疾病一直是全世界人们关注的焦点,但现在,我们不再听到有人抱怨这种疾病,而根据相关报道,我们发现流感的感染率在上个季度下降至不到1%,那么,我们是已经告别流感了吗?

报告指出,美国在2020-2021的最后一个季度内,因流感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至600例时,而在2019-2020的那个季度内,这项数据为2.2万例,在2018-2019之前的那一个季度内,这项数字达3.4万例,这就意味着与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相比,这项数字下降了97%

当我继续阅读全球流感防范战略的页面时,一些问题像铁锤一样击打着我的大脑:流感病毒到哪儿去了?在过去几十年内困扰全球的数十亿感染又到哪儿去了?流感是如何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而只剩下新冠病毒的?我们能够彻底告别流感了吗?或者说事情远不止如此?为应对下一场流感大流行而花费数亿美元的努力和战略计划的命运将会如何?为了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们面前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应对流感大流行的全球战略的命运

自1917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以来的一百多年内,专门从事流行病学研究的卫生组织、机构与研究中心一直忙于制定计划和开展研究,以帮助全球避免出现类似于西班牙流感的流行病,而当时这场大流行共导致近5000万人死亡。

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席卷世界多国的禽流感浪潮造成了35人死亡和近1.2亿只禽鸟死亡,自那时起,特别是在2005年,下一场流感大流行便成为了世界卫生大会(世界卫生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最主要的议题。

自2005年起,世界卫生组织就下一场流感大流行的应对工作和准备工作制定了详细的报告,并且不时予以更新。根据世卫组织的报告,该组织每年都会讨论公布那些导致不同年龄的50万人以上人员死亡,以及导致近10亿人感染,其中包括500万危急病例的流感疫情,而在过去的65年内,此事占用了该组织的大部分精力、计划与资源。

在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几个月之前,即2019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启动了2019-2030年期间流感大流行预防和应对的全球战略,并指出这种流感的危险性始终存在,并且它的病毒是无法预测的,而下一场大流行的爆发地点和时间也无法确定,此外,另一场流感大流行的出现也是不可避免的。

该组织认为这是最为全面、覆盖范围最广的战略,并且概述了该组织、相关国家及合作伙伴为预防和控制下一场流感大流行而共同开展的工作。这项战略旨在提醒世界注意有关流感大流行的8项事实

1.另一场流感大流行是不可避免的,其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2. 流感已经构成一项重大的健康挑战,人们应该通过每年接种疫苗来帮助预防流感。

3. 该组织和各国目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准备,但这还不够。

4. 世界必须相互联系,以便开展合作,并为下一场流感大流行作好准备。

5. 世界需要更好的工具来对抗、预防、检测和治疗流感。这些工具包括更有效的疫苗、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方法,并且这些工具必须可供所有国家使用。

6. 强调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流感的危害中独善其身,每个国家都必须拥有一个强有力的预防和准备计划。

7. 预防成本低于应对成本,大规模的流感大流行给世界带来的损失,远远超过了预防这些大流行的成本,而且任何严重的流感大流行都可能会夺走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

8. 通过投资于流感预防、控制和准备工作的工具,全球所有国家都将通过全面加强本地和世界卫生保健系统而获得一定的好处。

在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提交了防范流感大流行的报告,与会者要求每两年向会议提交一次执行结果,而在今年5月最新召开的一场会议上,相关报告自2005年以来首次缺席世界卫生大会。世卫组织在制定这项战略时,得益于各成员国、学术界、民间社会团体、产业界及内部、外部专家提供的成果和投入,旨在提高各国抗击流感的能力,并能更好地识别其他的传染疾病,例如埃博拉病毒或导致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冠状病毒。世卫组织证实,全球将通过实施这项全球新型战略,而达到限制流感每年对人们造成的影响的极限阶段,并提高对大流行的准备程度,以及应对其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

美国全面流感疫苗战略

并不是只有世界卫生组织在为流感大流行作准备,鉴于流感每年都会对很大一部分患者产生影响并导致很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欧洲与美国对此备感关注。

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启动流感大流行防范战略计划的一年之前,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便启动了美国2018-2030年应对流感大流行的战略,并希望研制出一种通用的、单剂量的疫苗,可以保护患者终身不受现有或将来可能存在的多种流感病毒的感染。

根据该研究所的设定,这种疫苗必须满足4项条件:一是其有效性不应低于75%,二是它应当能预防所有类型的流感,三是它应提供至少一年的综合保护,四是应当适用于所有的年龄段。

这项战略主要制定了3项主要目标,该研究所强调,这需要政府机构、行业、慈善组织和学术界之间的全球通力合作,其中还包含跨学科的模式与新技术工具。

尽管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与艰辛的努力,在美国内外拥有许多研究中心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仍然未能实现符合标准的通用流感疫苗生产。

奇怪的是,自美国于2005年开始记录此类数据以来,在2020年9月到2021年5月之间的最后一个季度内,美国感染流感的人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与新冠疫情出现之前的3个季度内的平均水平28%相比,新的数据仅为0.2%。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将这种降幅归因于预防新冠病毒时采取的措施,例如佩戴口罩、居家减少在外出、洗手、关闭学校、减少旅行、增加室内通风和保持社交距离等等。

但是,同期内新冠病毒感染率的增加,却无法支持上述这项理由,从而可能说明,由流感引起的感染和死亡人数也被归入了新冠病毒之列,特别是当我们知道,美国在2020-2021的最后一个季度内,因流感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至600例,而在2019-2020的这个季度内,这项数据为2.2万例,而在2018-2019年之前的那一个季度内,这项数字为3.4万例,这就意味着与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相比,这项数字下降了97%,而且在世界上其他地区也是如此——因流感造成的感染和死亡比例较往年下降至不足1%,那么这样的现象是否合理呢?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