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国家软实力如何成为外交政策的制胜法宝?

足球: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金杯赛卡塔尔对美国 (路透)

过去二十年来,体育外交概念的使用有所增加,并在公共外交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公共外交正在发展成为建立人民之间长期关系的基础。

人们一致认为,体育已成为实现各国外交政策目标、建立软实力、塑造心理形象以及将政治问题提上国际议程的一种手段。

因此,对体育赛事的分析必须超越媒体对赛事的报道,以研究这些赛事引发的舆论趋势、赛事中形成的国家形象、对人们态度的影响以及建立国际关系的可能性。

很多时候,民众可以在体育赛事中表达对他国的真情实感,体育赛事向每个国家说明它可以利用哪些机会来塑造心理形象和软实力,也可以表明该国因煽动群众情绪而暴露对特定国家的敌意可能面临的风险。

这种方式说明了不了解体育外交及其在建立人民之间长期关系中用途的危险,以及让有资格管理体育外交的专家来负责相关事宜是有必要的,因为体育赛事本可用于发展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之间的关系。

因此,体育赛事会危害国际关系并损害国家形象。

体育外交已经成为需要有资质的专家来研究群众的感受、舆论趋势、心理形象,以及如何利用体育赛事来制定国家的外交政策和建立国际关系。

人群敏感性

体育外交是与各国人民交流的手段,但其使用应结合深入研究。它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外交,人们可以表达自己对本国外交政策的看法,群众的感受和对某些问题的敏感性便能被发觉到。

许多事件表明体育外交可以实现民族解放运动的目标,以及人民为争取权利奋斗的目标。国际足联在1961年将南非排除在外是反种族隔离斗争的胜利,从1961年到1992年,南非一直被排除在国际足球比赛之外,最后被迫对种族隔离政策进行改革,将自己描绘成已经放弃种族主义,以便能够结束其孤立状态并重新参加世界比赛。

这些是体育外交成功及其用于实现长期目标的最重要例子。南非人民记住了支持他们斗争并努力孤立种族隔离政权的人民的功劳。

这是由于以尼日利亚为首的非洲国家的斗争,1978年,由于新西兰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体育联系,非洲国家决定抵制英联邦运动会。

因此,1994年民选的南非领导人通过体育外交来塑造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形象,这有助于提高南非民主制度的软实力,以及与非洲人民建立长期关系的能力。

文体融合

体育外交与文化外交联系在一起,可以导致政治原则和政策一体化的加强,因为欧洲国家利用体育外交来实现战略目标,其中最重要的是增加欧洲大陆人民之间的文化联系,加强欧盟、实现经济一体化和加强贸易关系。

这为发展我们的体育观念提供了先例,因为体育比赛不仅是体育比赛,而且是人们对某些问题看法的表达、公众舆论的发酵以及人民之间关系刻板印象的警告。

群众在与其他民族打交道时,往往从媒体形成的刻板印象开始,比如在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的体育比赛中,埃及媒体正在努力调动埃及群众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感情,用目的是分散埃及人民对物价上涨等内部事件的注意力。

这种方式说明了不了解体育外交及其在建立人民之间长期关系中用途的危险,以及让有资格管理体育外交的专家来负责相关事宜是有必要的,因为体育赛事本可用于发展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之间的关系。

此外,在体育比赛中,人们有很多机会表达他们的身份、立场和对他们的斗争和历史的自豪感。

体育外交与冲突管理

因此,各国可以通过体育外交来管理与其他国家的冲突,因此美国国务院在“911事件”发生后成立了体育外交部门,旨在通过体育接触和影响中东地区的年轻人。

美国国务院表示,人民之间的体育交流为社会参与和建立社会关系打开了大门,体育是为青年赋权、性别平等和解决冲突等外交政策目标的手段。

美国国务院的体育外交部提供了许多项目,例如体育特使计划,派遣体育教练与年轻人会面,介绍体育对健康的重要性,以及体育访问计划,由美国的运动员、教练和行政人员进行。

这意味着体育外交旨在影响运动员,并利用他们影响喜爱他们的公众,这为体育外交的发展开辟了道路,成为建设国家软实力、实现外交政策目标和克服人民之间的分歧、敌意和冲突的工具。

体育外交与全球化

因此,体育外交与全球化以及实现一系列相关目标有关,例如说服人们实现可持续发展、应对全球安全威胁以及在新的基础上建立国际关系。

因此,体育外交的概念得到了发展,成为决策者和国际机构用来建立更紧密人民关系的手段。其他概念,如促进发展与和平、克服人民之间分歧以及为人民之间的合作创造机会的体育外交也得到了发展。

建立国家声誉

因此,澳大利亚设计了其战略,利用体育外交来建立其声誉,将其展现为乐意与其他国家建立伙伴关系、加强贸易关系并协助发展经济的国家形象,并利用体育外交来增加实现世界和平的可能性。

体育外交也是在各国人民之间建立永久对话、传授知识以及影响青年和妇女等某些群体的一种手段。

运动和正常化

有鉴于此,我们可以理解以色列在过去几十年中不断努力与阿拉伯运动员或阿拉伯运动队一起参加比赛或任何形式的体育竞技的目标,因为以色列意识到与政权和政府的正常化是不可持续的,并且人民拒绝这种正常化并认为与以色列运动队参加任何比赛都是对阿拉伯首要事业——巴勒斯坦事业的背叛。

所有阿拉伯人民都对那些表达与巴勒斯坦事业的联系以及拒绝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运动员表示钦佩和热爱。

穆罕默德·阿布·特里卡表达了对加沙反抗以色列侵略的同情,并作出了与立场的骄傲、原则的荣誉和崇高的决心相称的牺牲,在所有阿拉伯人民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这体现了阿拉伯人民对决定退出、不与以色列球员一起参赛的阿拉伯运动员的爱戴和钦佩,球迷也对接受与以色列球员一起参赛的沙特球员表达了仇恨和蔑视。

阿尔及利亚柔道选手法蒂·诺琳因拒绝与以色列选手对抗而退出东京奥运会,对此事的自豪感在社交媒体上显而易见。他说:“我们为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而努力工作,但巴勒斯坦事业远不止于此,我拒绝关系正常化,无论我缺席奥运会要付出多少代价。真主会为此补偿于我。”

阿拉伯人也为苏丹柔道选手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苏尔拒绝对战以色列选手并退出比赛而感到自豪。

法蒂·诺琳和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苏尔在表达阿拉伯公众对正常化的反对上发挥了外交作用,这个立场比赢得竞争更大、更重要,他们在所有阿拉伯人心中都占据了重要位置。

但问题是,如果所有阿拉伯和穆斯林运动员都抵制以色列并拒绝与它比赛怎么办?以色列能否面临南非在实施种族隔离政策期间遭受的孤立?

表达对原则的坚持和拒绝正常化的阿拉伯运动员可以赢得阿拉伯人的心、灵魂、爱和钦佩。

这就是阿拉伯体育外交的作用,历史将他们记录为成功实现目标的典范,有了这个立场,我们可以发展阿拉伯体育外交。

当然,法蒂·诺林所表达的阿尔及利亚人民在反对法国殖民主义斗争中持有拥有的勇敢立场,值得全人类钦佩,值得在历史中被视为积极向上的人民,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苏尔所代表的苏丹人民也是如此。

此外,法蒂·诺琳和穆罕默德·阿卜杜勒·拉苏尔所属的阿拉伯国家总有一天会起来夺取其自由、民主和解放巴勒斯坦的权利,因为它是一个生机勃勃、不会消亡的民族。



相关文章

今年夏天是体育场内外性别平等的里程碑,首先是东京2020年奥运会组委会宣布,女性选手占参赛运动员总数的49%,高于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45%和1900年奥运会的 2.2%。1900年,22名女性首次参加了5个女子项目。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0日

纵观其悠久历史,奥林匹克运动会自诞生之日起就受到政治的影响和困扰,但抵制运动从来没有成功阻止过奥运会的举办或改变其举办日期,也没有成功改变过奥运会的政治状况。

Published On 2021年7月22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