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为何向塔利班打开一条反向通道?

2020 年 9 月 12 日,塔利班代表团成员出席在卡塔尔多哈与阿富汗政府举行的和平会谈开幕式(美联社)

在一个关键的政策转变中,印度最近承认它与阿富汗塔利班进行了反向沟通。

6月初,印度媒体报道称,在美军从阿富汗撤军背景下,新德里已开始与武装组织的某些派系和领导人进行对话。几天后,印度外交部几乎证实了这些报道,声称“我们与各利益攸关方保持联系……以履行我们对阿富汗发展和重建的长期承诺”。

塔利班在奎达的领导层和卡塔尔官员也证实了这些秘密会议。

直到最近,印度一直不愿与塔利班公开交流,因为它担心这样的举动会损害其与阿富汗政府及其强大地区和全球支持者的关系。多年来,虽然印度情报官员偶尔会与塔利班武装分子联系以保护印度的利益,尤其是在 2011 年,为了确保被绑架的印度工程师和在阿富汗工作人员获释,双方进行了联络,新德里始终避免与塔利班建立永久的沟通渠道。

印度认为塔利班只不过是其主要地区竞争对手巴基斯坦的代理人,并认为直接与塔利班接触并没有什么好处。此外,新德里不希望通过与塔利班进行对话来妥协其不与任何“激进组织”对话的官方政策,因为它认为这样做会使其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迫使其开始与克什米尔叛乱组织进行对话。

但过去几年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5年,伊朗和俄罗斯开始支持塔利班,以阻止另一个武装组织呼罗珊伊斯兰国(ISK)扩大其在阿富汗的影响力,由于了解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局限性和塔利班的作战实力,他们选择与塔利班建立工作关系以遏制 ISK组织。

此后,塔利班通过逐步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外交关系,在针对阿富汗政府的领土上取得重大进展,该组织并于 2020 年 2 月与美国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进一步确立了自己在阿富汗的合法利益相关者的地位。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在美国于 2021 年 9 月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后,塔利班将继续对阿富汗产生重大影响。

所有这一切都使印度陷入困境,并迫使它重新考虑其对待武装团体的方式。最终,印度决定与塔利班相对友好的派系形成反向沟通,以避免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失去其地区竞争对手——特别是巴基斯坦——的战略空间。

2020 年 9 月,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通过视频链接参加在多哈举行的阿富汗内部和平谈判,首次表明印度有意与塔利班进行对话,印度高级代表团也参加了会谈,这是印度高级官员首次以官方身份与塔利班代表共同参加活动。从那以后,印度安全官员开始与被视为“民族主义”或在巴基斯坦和伊朗势力范围之外的几个塔利班派系开放沟通渠道。

印度从这些反向渠道沟通中获益良多,美国撤离阿富汗后,新德里希望保护其在阿富汗的安全利益和投资,特别是,印度希望确保像 Lashkar-e-Taiba 和 Jaish-e-Muhammad (JeM) 等以克什米尔为重点的武装团体不利用阿富汗作为在印控克什米尔发动袭击的集结地,与塔利班建立反向渠道可以帮助印度当局确保阿富汗在未来几年不会变成新德里的重大安全威胁。

塔利班也可以从与印度的反向渠道中获益良多,在美国撤离阿富汗后,塔利班将需要大量外部帮助才能实现其发展和重建目标,印度可以提供这种帮助以换取安全保证。

印度与塔利班的接触也可以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在美国撤离阿富汗后发生印巴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对正在进行的阿富汗和平进程产生积极影响。如果印度成功与塔利班建立非正式的双边关系,阿富汗未来可以置身于印巴之间的任何小规模冲突之外,而是专注于自己的国内问题和斗争。

但印度与塔利班的反向沟通能否成功,至少部分取决于巴基斯坦的反应。伊斯兰堡充其量会选择保持中立,既不鼓励也不劝阻这种接触。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将转移到已知正在与印度交谈的塔利班内部人员,并阻止该武装团体与新德里进行沟通。

虽然巴基斯坦的反对无疑会阻碍塔利班与印度之间的对话,但不一定会结束对话。

面对 2019 年 8 月取消克什米尔半自治地位的印巴紧张局势,塔利班保持中立,这表明它希望制定独立于巴基斯坦的外交政策。

虽然塔利班无疑仍然高度依赖巴基斯坦,但其最近对阿富汗政府的领土收益、日益增强的财政独立以及与国际社会其他有影响力的成员新建立的外交关系,使塔利班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独立,该组织现在已定位为国际社会接受的政治力量,并且正在慢慢摆脱巴基斯坦的控制。

所有这些都表明,尽管巴基斯坦提出抗议,塔利班仍将继续与印度对话,但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次对话能否成功地为该地区带来急需的安全与稳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一名阿富汗消息人士称,塔利班武装分子已经控制了阿富汗西部巴德吉斯省贡德地区行政总部,与此同时,阿富汗内政部消息人士否认塔利班控制了法里亚布省道拉塔巴德行政总部的说法,而欧盟则表示,除非塔利班承诺永久停火,并认真参与政治进程,否则不会解除对塔利班的制裁。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9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