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是否曾计划改变尼罗河河道以消灭埃及?

(社交网站)
(社交网站)

关于埃塞俄比亚的立场和它对埃及的傲慢态度,以及它坚持修建一座可阻止尼罗河水流入埃及的大坝,并让埃及人民受到因饥渴而死亡的威胁的问题,我们应当如何理解?

这种行为是基于美国和以色列对埃塞俄比亚立场的支持,因此,美国无视埃及提出的调停要求,也不支持国家和人民生命受到威胁的埃及的立场。

有许多秘密需要自由记者来努力探寻,以履行他们关于让受众了解和发现事实真相的权利的承诺。

但这里存在一个重要的问题:到底是像部分新闻人士试图误导埃及人民而说的那样,埃塞俄比亚是在2011年的“1月25日革命”之后开始考虑建造大坝和蓄存尼罗河水的,还是说这座大坝根本就是很久之前便已启动的殖民计划的结果?

穆罕默德·胡斯宁·海卡尔指出,根据他在西班牙一家博物馆内看到的文件,梵蒂冈教皇曾委派瓦斯科·达伽马联系埃塞俄比亚(又称阿比西尼亚)的皇帝约翰,以说服后者将尼罗河改道并使之流入大海,这样一来,河水就无法流到埃及,从而报复埃及在萨拉丁的领导下击败其十字军的事实。

穆罕默德·胡斯宁·海卡尔在去世之前留下的这些话,可能是他留给埃及人民的最后一条信息,它证实了修建大坝的目的并不是像埃塞俄比亚所声称的那样——为了实现发展或提供电力,因为通过降雨而落在埃塞俄比亚土地上的水量已经超过了1640亿立方米,足以灌溉该国所有的耕地,以实现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发展。此外,该国还拥有其他可以发电的水坝,以及其他的电力来源——太阳能在该国境内使用广泛,因此,其真正的目标是报复埃及人民,让他们挨饿并迫使他们接受埃塞俄比亚和以色列提出的条件吗?

最后的十字军东征

海卡尔证实,他已经读过了这份文件,但却不被允许获得副本。他还解释称,瓦斯科·达伽马已​​经向埃塞俄比亚皇帝派遣了一个代表团,但他表示,没有办法实现这一目标,这意味着存在寻找实现目标的方法的努力。

海卡尔补充称,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对实现这一目标很感兴趣。因此,他祝福了瓦斯科·达伽马,并认为他的此次出征将是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而十字军行动的失败导致他想出了削弱埃及并使其人民挨饿的替代方案。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瓦斯科·达伽马那段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其主要目标是寻找埃及贸易路线的替代路线,因为在苏伊士运河建立之前,埃及贸易路线是当时将货物从红海运输到地中海的主要线路,这条线路是埃及繁荣和进步的重要源泉。

意大利人在占领埃塞俄比亚期间,也曾想过改变尼罗河的河道,使之注入红海,但是地形上的困难阻止了这项计划,而意大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也导致了这个项目的暂停,但是,这些尝试显然并未停止,而这个项目也仍然存在于殖民规划之中

但是葡萄牙人的计划并未因瓦斯科·达伽马联系埃塞俄比亚皇帝约翰而中断——另一位名叫“德阿尔伯克基”的葡萄牙领袖试图控制红海,他计划改变尼罗河的河道,他还向葡萄牙国王致信,要求为其提供工人,以将尼罗河的河道引向红海。这就意味着,如果约翰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那么葡萄牙的十字军领袖“德阿尔伯克基”已开始努力实施这项方案。

此外,葡萄牙人计划占领麦加和麦地那,当苏丹塞利姆一世得知此事时,他决定前往埃及,目的是将葡萄牙人逐出红海,并保护两座圣城免受葡萄牙人的威胁。奥斯曼帝国的军队成功解放了红海并驱逐了葡萄牙人,因此,“德阿尔伯克基”改变尼罗河的河道、控制埃及并饿死埃及人的计划告终。

多次尝试

埃塞俄比亚的历任皇帝曾多次尝试与西方国家合作,其中,埃塞俄比亚皇帝西奥多曾在1856年试图改变尼罗河的河道并使之流入红海,他还试图在这一点上与法国达成一致。

此外,意大利人在占领埃塞俄比亚期间,也曾想过改变尼罗河的河道,使之注入红海,但是地形上的困难阻止了这项计划,而意大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也导致了这个项目的暂停,但是,这些尝试显然并未停止,而这个项目也仍然存在于殖民规划之中。殖民主义大力利用基督教化运动,并努力将苏丹南部与北部分开,这是促使埃塞俄比亚建造这座“复兴大坝”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这就意味着,这座大坝是一项很早以来便有规划的十字军殖民计划,其目的在于控制埃及并征服其意志,让其人民挨饿,并对其实施报复。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非洲大陆的殖民主义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十字军的情绪有着强烈的存在。传教士运动支持殖民主义并努力塑造文化环境以实现其目标,我们可以在占领埃及和苏丹的英国人的行为中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热衷于将苏丹与埃及分离,并将埃及的本尚古勒地区交给了埃塞俄比亚。

加强埃塞俄比亚的力量,为基督徒提供了控制埃塞俄比亚和征服穆斯林的机会,而在殖民主义成功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中,英国和法国已经成功地改造了非洲大陆,为之划定了边界并削弱了穆斯林。

美国的作用

虽然美国的一些言论可以被理解为对解决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问题发挥了作用,美国不会允许埃及人“被断水”,但是仍有很多迹象证实,美国重视让埃塞俄比亚完成大坝的建设,并使大坝成为既成事实,此后再通过谈判来达成临时解决方案,允许埃及分享一部分河水,并降低因迅速对大坝进行蓄水而带来的风险,避免对大坝的第二次蓄水威胁到埃及人的生命。美国的这种作用符合埃塞俄比亚的利益,但是以下这个问题则需要基于对国际关系的深入研究而给出科学的答案——埃塞俄比亚是否有可能在没有美国的批准、援助以及政治、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建造这座大坝呢?

研究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复兴大坝危机中的行为,有助于提高公众对威胁埃及的危险的认识,这些危险不仅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顽固立场,及其实现物质利益的渴望,还来自政治、文化、文明和宗教方面的因素,我们必须发现这些因素并与之互动,让它们得到应有的重视。

管理冲突

这座大坝的建设标志着冲突进入了历史的新阶段,管理这场冲突需要创造性的思维,研究历史并使之成为动员群众应对危险过程中的行动者。

那些自很久以来便计划改变尼罗河河道的人,他们非常清楚,埃及人民可能因此而面临着灾难性的影响,这种影响的体现不仅仅是被毁掉的耕地面积、埃及在发展和进步上的停滞不前、埃及人民的饥渴难耐,它还体现在对埃及意志、独立、决策自由的控制,以及对埃及在各个领域内的行动的能力的限制,以确保埃及不会再变成一个类似萨拉丁时期的地区大国,这正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想法,他委派了瓦斯科·达伽马去完成,然后又由“德阿尔伯克基”继承了这种想法。

鉴于此,危险是否仅仅威胁着埃及人民?

埃及将面临的灾难可能会对整个地区构成威胁,因为受到饥饿与口渴威胁的埃及人,他们有能力发明新的斗争和管理冲突的方法,如果现在将战争排除在对抗灾难的手段之外,并坚持谈判作为达成解决方案的唯一手段,那么战争可能就会成为渴望捍卫其生命、食物和用水权的埃及人民的唯一可行的选项。政权更迭、人民发展自己的力量并创造新的斗争方法,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非洲和全世界,有数百万穆斯林可以反抗一个偏向埃塞俄比亚并支持其控制并征服埃及人民的世界霸权。

冲突的管理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伊斯兰的舆论共识,以应让埃及人挨饿和受压迫的灾难,而策划这一项目的葡萄牙人在红海的命运,仍然在集体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

很明显,谈判能够达成的最多是延缓大坝的蓄水期,以允许埃及在未来几年内拥有更多的用水份额,从而确保灾难不会很快到来。但是问题却远不止如此,因为埃塞俄比亚已经成为控制埃及生命权和意志的一方,而埃及人民必须开启新的斗争阶段,以保护自己的独立和民主权利,并建设自己的未来。

当然,埃及有很多智者可以研究、分析和管理这场冲突,可以提高埃及人民的认识和对威胁其生存的危险的认知。力量拥有许多形式,我们可以用它来实现比摧毁大坝更宏大的目标,而作为国家力量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媒体和新闻界也应当履行其使命——满足人民的知情权并提高他们对当前危险的认知。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