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在杜马选举中开启生存模式

2021年6月1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举行的统一俄罗斯党年度大会上发表讲话 (路透社)

克里姆林宫正把乌克兰问题提上俄罗斯议会选举的议程,这并非一个好的迹象。

6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现场直播的问答节目中提到了乌克兰问题,这成为了这集节目中最具新闻价值的几句话语。

其中一个事件与近期一艘英国军舰侵入克里米亚半岛12海里的领海海域相关。2014年,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而英国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并不承认这一吞并事件,因此派出一艘军舰进入克里米亚水域,以重申乌克兰对克里米亚半岛的主权。俄罗斯在安全距离之外通过一艘小型海岸警卫船向其鸣枪示警。

普京表示,他并不担心他所谓的“挑衅”行动,因为即使俄罗斯击沉了英国的“防御者号”军舰,也不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就是说,他对西方是否准备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两败俱伤持怀疑态度。

普京的另一项声明是他正在撰写的一篇文章,而文章主题有关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普京只提到了这篇文章中的一句话——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属于同一民族。

他非常清楚,他要让乌克兰人愤怒(实际上确实已经出现了针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情绪),但是这种讲述的目的却是直接针对他在国内的核心受众,无论喜欢与否,他们也相信这一点,但这并非是因为普京,而是因为两国之间存在紧密的个人和家庭联系,这也是这个地区复杂的社会现实的一部分。

普京发表这些声明的时间,距离计划在9月19日举行的国家杜马选举不到3个月。很明显,他们正在为投票前的竞选活动定下基调。

俄罗斯的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平,但它是一场全民公决,旨在确认剩余的多数派对总统的支持,并以此来维护他的合法性。维持相对大多数俄罗斯人仍然支持普京政策的情况并非易事,尤其是当涉及到普京所在的政党——统一俄罗斯党,而非普京本人时。

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俄罗斯执政党的支持率正在下降,部分调查显示其支持率甚至低至了27%,这表明执政党有失去宪法规定的国家杜马多数席位的风险。

今年早些时候,普京对被监禁的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所领导的反对派发动了前所未有的镇压,他的团队甚至许多评论人士都将其直接与选举活动联系在一起。由于被禁止参加选举,纳瓦尔尼的运动正致力于颠覆统一俄罗斯党,并支持任何一个最有可能获胜的候选人。

这项策略在过去的地方选举中被证明是有效的,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克里姆林宫选择先发制人,不仅取缔了纳瓦尔尼的运动,还在全国各地逮捕了许多活动人士。这次镇压可能会帮助普京避免在选举中落入尴尬境地,但它也会进一步侵蚀普京政权在俄罗斯民众眼中的合法性。

与此同时,普京还为统一俄罗斯党的竞选活动推出了一个新战略。此前,是由普京的忠实副手梅德韦杰夫在选举中领导该党。这帮助注入了一种自由主义的色彩,使克里姆林宫得以扩大选民基础,远远超出右翼民族主义核心。

但是在这一次,克里姆林宫的幕僚们完全专注于保持核心不变。这就是为什么在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名单上,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和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这两位政治重量级人物位居榜首,因为他们代表了俄罗斯新近获得的自信,以及它与西方不断升级的对抗。

对这两个人物的选择,反映了普京当前的生存战略。

这位总统已经执政俄罗斯21年的时间,他所面对的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超出了他的多数主义政权的范畴。但是与西方之间的对峙则为他提供了一条潜在的退路。伊朗、古巴和朝鲜的例子证明,没有什么比一个被美国当权派认定为威胁的政治政权更具弹性。

美国对“敌对政权”的遏制可能会持续半个多世纪,这令独裁者们感到满意,因为他们可以将本国人民所遭受的任何苦难都归咎于“美国的侵略”,并以需要动员起来对抗他们眼中的美国威胁为由,以洗白一切的镇压行动。毫无疑问,这样的安排可为美国的利益集团和军事实业家服务的,因为他们的事实正是依靠冲突而繁荣。政治学家称之为“外部合法化”,即感知到的威胁成为了威权统治者合法性的主要来源。

当然,俄罗斯是一个连接畅通、消息灵通的社会,它不是朝鲜。但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这种对抗性策略让人感觉值得一试,因为这可以为政权在面对无法遏制的公众愤怒之前,再多争取几年的时间。

克里姆林宫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俄罗斯媒体《生意人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启了竞选宣传。这篇颇具针对性的文章指责了“衰落”的西方帝国主义,试图将意识形态上的“极权主义”强加给世界上的其他地区。而普京那篇以乌克兰为主题的文章也处于酝酿之中。

危险存在于政治戏剧的规则,即在临近选举日期时必须言行一致,包括具体的外交政策,或者甚至还有军事行动。这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因为俄罗斯目前与西方及邻国进一步对抗的意愿很低。但是,如果西方国家或者乌克兰能够给克里姆林宫提供一个可以让其宣传转变成俄罗斯面临威胁的貌似合理的说辞,那么克里姆林宫肯定会去争取。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提出了“全球英国”(Global Britain)计划,旨在重申英国的大国地位。英国在退出欧盟后变成了一个被边缘化的处于欧洲边缘的国家。英国“防御者号”军舰那怪异的自由航行(其蓄意性质已经得到了在英国肯特郡一个公交车站发现的一些文件的证实)也许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尤其是考虑到英国对19世纪克里米亚战争的记忆。

但是,这样的行动是否有助于解决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持续不断的军事冲突呢?重申乌克兰对克里米亚主权的一个根本问题在于,克里米亚民众对这样的前景缺乏热情。德国智库ZOiS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罕见的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克里米亚人更喜欢留在俄罗斯之内。而在塞瓦斯托波尔附近出现的一艘英国军舰,不太可能改变他们的主意。

普京的宣传机器出色地利用英国“防御者号”军舰事件而在其国内营造效果——首先,通过在应对入侵时表现出的谨慎与信心,然后,再通过总统本人发出警告——如果再次发生同类事件,他将毫无顾忌地击沉敌对船只。

因此,如果乌克兰或其西方盟友试图在大选之前考验普京的决心,普京很可能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国家利益》杂志发表了一篇国防专家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分析和评论了依赖于军事术语中所谓“核三位一体”的威慑战略,即战略轰炸机、弹道导弹和核潜艇相结合的威慑系统。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9日

瑞士人通常对给在瑞士做客的国家元首送什么礼物保持沉默,但在俄罗斯和美国总统最近在日内瓦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峰会后第二天,一些新闻谈到了这样一个事实:两人收到了来自同一品牌的手表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9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