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为何需要建设新首都?

这张摄于2020年3月13日的照片,展示了位于开罗以东近45公里处的、正在建设中的埃及“新行政首都”大型项目 (法国媒体)
这张摄于2020年3月13日的照片,展示了位于开罗以东近45公里处的、正在建设中的埃及“新行政首都”大型项目 (法国媒体)

在埃及,一个巨大的“新行政首都”正处于建设中,它位于开罗以东约45公里处的一片荒漠地带,面积相当于新加坡的大小。

如果你行走或是开车转转开罗,你可能会想,埃及政府启动这个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项目是为了满足它的紧急需求。

事实上,目前这个首都已经几乎无法运转。围绕开罗中心解放广场的政府部门和大使馆几乎堵塞了城市的动脉。由于许多街道被封锁以确保这些建筑及其居住者的安全,有时想从城市内的A点移动至B点是根本不可能的。此外,首都之内已经过于拥挤的2200万人口,预计在2050年之际还将再翻一番。

因此,人们很容易相信,建设一个新的行政首都是必要的规划。新的行政首都预计将容纳各国大使馆、埃及政府机构、议会、30个部委、一个人数不断上升的总统府和约650万人。这一项目似乎不仅急于将行政大楼搬出开罗,而且还将修建急需的住房。此外,埃及政府还承诺,在新发展项目中为每位居民分配15平方米的绿地。新的行政首都将拥有一条中央“绿色河流”,这是一项结合开放的水域和两倍于纽约中央公园大小的绿化区域的景观项目。因此,该项目也被认为是解决污染和使埃及“更绿色”的努力。

但是,如果你透过表面看到更深层之处,而且最重要的是,跟着钱的方向走,你就会清楚地看到,这个项目不仅仅是埃及政府为缓解开罗的拥堵和改善城市居民的生活条件而付出的无私努力。

军队付钱,军队获利

新行政首都预计耗资近400亿美元。负责监督该项目进程的公司名为“城市发展行政首都公司”(简称“ACUD”),其51%的股份归埃及军方所有,其余49%的股份归埃及住房部所有。

军方资助项目取得的巨大作用,进一步证明通过军事政变推翻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统治的现任总统塞西,成功将民事和军事统治结合在了一起。

军方不仅仅是为这个项目“买单”,它还将从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中获取巨大的财政利益。由军队控制大部分股权的ACUD将负责新首都的住房销售。此外,该公司还将负责出售或运营开罗的建筑物,而这些建筑物将在各大机构、部委和大使馆搬至新址后清空。其中部分建筑位于开罗市中心,可以俯瞰解放广场,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这就意味着,一旦新首都建成,埃及军方将获得巨大的经济回报。此外,由于政府对军队的财政几乎没有监督,这些收益根本不会受到文职当局的检查。

建设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机会。要建造一座新城市,我们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水泥、砖块、电器、木工、安全设备,以及最重要的一项——人力。因此,该项目为创造急需的就业机会和振兴包括建筑业在内的埃及核心产业提供了机会。

但是,有人却感到担心,该项目不仅仅是会帮助埃及的支柱产业和陷入困境的企业重新站稳脚跟,还会让军方之手进一步伸向埃及经济。例如,军队有能力提供完成新城建设所需要的大量钢铁和水泥。此外,它还可以通过低薪征兵的形式获得廉价的劳动力。因此,军方很可能是从这场前所未有的建设运动中获益最多的一方。

为少数特权阶层打造的新城市

在新首都建成之后,究竟谁能住进去还未为可知。当地的住房单元正以非常高昂的价格出售。在新都内,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售价约为5万美元——在一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3000美元的国家内,这样的数字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

因此,新行政首都似乎将成为另一个封闭的富人社区,对满足开罗贫困和弱势居民的住房需求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如果政府不采取紧急措施以确保这座新城市的大门也能向贫困公民开放,那么这个新项目在帮助贫困的埃及人方面将收效甚微。这就是为什么新行政首都已经被许多人视为巨大的资源浪费。批评人士表示,用于建设新首都的资金本应当用于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条件,这些地区很快就会被称为“老开罗”。作为对这些批评的回应,埃及政府表示,新城市最终也将会包含社会住房,但是却没有提供有关这些住房何时建成、何时提供给那些有需要的人的细节。

所有这些都让人回想起穆巴拉克的政权及其倒台。在穆巴拉克统治的最后十年内,富裕的资本主义集团的崛起,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撑,但同时也阻碍了经济增长的利益惠及社会的贫困阶层。在2011年1月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抗议活动中,最著名的口号之一便是“社会正义”。这个项目可能会让这个国家的富人更加富有,军队更加强大,并助长日益严重的资源分配不均,因此,塞西似乎在复制那个导致穆巴拉克下台的错误。

但是,如果这个项目不能帮助人民,不能增加他们对政府的支持,为什么塞西要继续付出如此巨大的努力呢?

稳定、合法性与遗产

埃及的新行政首都可能对普通埃及人没有多大帮助,但它将为塞西总统提供一些关键的好处。

首先,这个新项目将有助于把埃及强大的企业拉到塞西的一边。在穆巴拉克统治时期,私营部门在埃及具有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但是在塞西掌权之后,它们基本上被军方边缘化,并沦为了次要的角色。

在埃及这样的新自由主义经济体中,威权政府需要私营部门的支持来维持稳定。塞西很清楚,巨大的建设努力——比如建设新首都——将是赢得生意的最佳方式。

虽然军方可能是新行政首都建设中最大的受益者,但是该项目规模如此之大,利润如此丰厚,也将为私营部门创造机会。

例如,塔拉特·穆斯塔法集团(Talaat Mustafa)——埃及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便将为新行政首都的“智慧城市项目”——“努尔城”(Noor City)奠定基础。这些项目为私营部门提供了支持政府的动力,也为之提供了可观的税收收入。其中,仅“努尔城”便预计将产生7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

新首都也将赋予塞西政权亟需的合法性。

个人崇拜长期以来一直是埃及政治的一个重要方面。多年以来,埃及的统治者一直试图通过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城市、建筑、道路和桥梁,以证明其权威的合法性。其中一座城市以埃及前领导人安瓦尔·萨达特的名字命名,而另有数十座桥梁和道路以前总统穆巴拉克的名字命名。

虽然新行政首都不是以“塞西”来命名的,但它仍是塞西的旗舰项目和遗产。处于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对他的定期访问进行了疯狂的报道。一想到这座新城,就不能不想到塞西。新行政首都内的主要清真寺被命名为“Al-Fatah al-Aleem”,意为“开拓者、有知识之人”,也是真主的两个名字,但有部分人认为,这是对塞西总统的暗指,因为他的名字是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

最后,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新项目将帮助塞西控制未来任何反对其政权的叛乱,并巩固自身的权力。

回顾2011年,我们在埃及境内的所有人都非常清楚,穆巴拉克在失去对具有战略意义的解放广场的控制之时,他就失去了权力。

2011年1月28日,埃及抗议者们占领了解放广场,并创建了他们称之为“解放共和国”的地方。他们任命部长们组成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内阁,并建立了自己的安全机构,烧毁了俯瞰解放广场的执政党的总部。突然之间,穆巴拉克政权便失去了合法性。

2012年6月,穆尔西在其当选的那天来到解放广场向人群致意,并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以向人们展示他并没有穿防弹背心,因为他是他们的代表,他并不害怕他们。他由此控制了解放广场,也因此控制了整个埃及。

就在几个月后,穆尔西的反对者们挤满了同一个广场,首先呼吁他下台,然后便开始庆祝他下台。

通过这一切,塞西无疑汲取了教训,并意识到解放广场才是在埃及获得和维持权力的关键所在。

因此,在掌权之后,塞西立即开始剥夺广场作为决定埃及政权合法性的竞技场的地位。

现在,人民已经不可能再占领解放广场并挑战塞西政权的合法性。因为他的政府已经在广场内部署了大量的法老纪念碑和私人安保力量,以确保那里无法挤满反政府的抗议者。

如今,为进一步削弱解放广场的重要性,塞西正在将这个国家的重心、主要机构和权力中心转移至45公里之外的一个戒备森严的人造沙漠绿洲之内。

在2011年2月11日,埃及人民从解放广场步行至穆巴拉克总统府,迫使其辞职。然而,一旦总统搬至新行政首都,再要展示这样的公众意愿已经不再可能。当局已经确认,将通过最为先进的电子监控系统而让新首都得到很好的保障。更加重要的是,它将远离解放广场和其他任何可以让埃及人聚集起来表达对统治者不满的公共场所。

简而言之,新行政首都将帮助埃及军队和政府巩固他们的权力。它将帮助私营部门赚钱,并加强这些部门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及其对政府的忠诚度。它还将赋予塞西政权以合法性,并建立一个属于塞西的遗产。但是,埃及政府对这些说法的回应也有其道理——该项目将切实改变居住在该国拥挤首都内的普通埃及人的生活,而该项目的主要建设工作也将推动国民经济向前发展。那么,我们应如何看待这个新的行政首都呢?这项工程仍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因此目前尚无定论。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埃及总统府国家信息服务网站上的外部访问页面显示,在过去两年中,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及其政府对非洲国家进行了广泛访问,此外,最近几个月的访问活动不断升级,特别是对尼罗河流域地区和非洲之角地区的访问。

2021年7月1日

在中东和平谈判陷入僵局多年后,巴勒斯坦问题退出阿拉伯世界舞台,各国加速实现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而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执政期间偏袒以色列,在此背景下,埃及再次成为和平进程调解人。

2021年1月14日

当地时间4月3日,开罗街头被装饰的光彩夺目,以迎接“法老黄金巡游队”,这个运送22具古埃及国王和王后木乃伊的车队,将以盛大游行队伍方式离开位于开罗解放广场的埃及博物馆,前往位于开罗南部历史悠久古城富斯塔特的埃及国家文明博物馆。

2021年4月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