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伊朗协议与美国抗争不是一种选择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于 2021 年 6 月 27 日在罗马会见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 (路透社)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于 2021 年 6 月 27 日在罗马会见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 (路透社)

预计美国总统乔·拜登将与伊朗签署经修订的核协议,这使以色列新政府面临战略困境,其基本上拥有两个选择:坚持前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政策,他排除与伊朗达成的任何协议,甚至包括部分解除制裁,或者采取“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就加入他们”的方法,与拜登政府合作,并试图修补在新协议中发现的漏洞。

6 月 27 日,以色列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在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首次会晤中,暗示了新政府可能采取的方向。拉皮德说,“我们认为讨论这些分歧的方式是通过直接和专业的对话,而不是新闻发布会,”这将与内塔尼亚胡针对 2015 年协议发起的激进运动完全相反,当时,内塔尼亚胡拒绝了奥巴马政府在协议签署前参与磋商的提议。

伊朗核协议的某些条款有 10年 至 15 年的限制,并不完美。然而,一些以色列高级国防官员坚称,这总比没有达成协议要好得多,因为该协议将迫使德黑兰放弃其储存的浓缩铀,并接受对伊朗设施进行前所未有的检查制度。

内塔尼亚胡支持奥巴马动员国会反对 2015 年的协议,但失败了。协议已经签署,内塔尼亚胡随后利用他与美国共和党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建立的密切关系,在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除了俄罗斯、中国、英国和法国等其他签署国的愤怒和沮丧之外,以色列从中得到了什么?

民选总统拜登2020年12月就这个问题提供了答案,就在进入白宫前几周,拜登宣布,反对与伊朗达成协议的结果与其反对者所希望的结果相反,他说,“(伊朗)提高了他们拥有核材料的能力,他们正在接近能够拥有足够材料制造核武器的能力。”

拜登 2020 年 1 月批评特朗普做出的有关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也可以解读为对内塔尼亚胡的批评。拜登在内华达州的一次集会上表示,“最近几周在伊朗和伊拉克发生的一切,都是由于特朗普在 2018 年放弃获得强大国际支持的核协议造成的。”

内塔尼亚胡显然不承认他在一个多年来以“安全先生”而闻名领域中的巨大失败,在以色列议会的反对席上,他继续煽动反对美国与伊朗续签核协议的努力,内塔尼亚胡对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和拉皮德嗤之以鼻,他指责他们通过承诺向美国提前警告对伊朗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从而损害了以色列的安全利益。

内塔尼亚胡说,“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就不可能摧毁伊拉克的反应堆,”指的是 1981 年以色列轰炸巴格达附近一座未完工的核反应堆。内塔尼亚胡还表示,美国曾多次要求他做出这样的承诺,但他拒绝了。

拉皮德上任第一天就表示,他的首要任务之一是恢复以色列与民主党的关系。他在 6 月 27 日于罗马与布林肯举行的会议上谈及此事,拉皮德告诉布林肯说,“在过去的几年里,犯了错误,”他并表示,“以色列的两党立场受到了伤害,我们将共同纠正这些错误。”

美伊谈判的突破将迫使贝内特就“顺其自然”还是冒双重麻烦风险————与美国和其他世界大国以及拉皮德和政府在国内的中左翼伙伴——做出决定,而拜登政府毫不掩饰其与以色列新政府建立关系的努力。

以色列总理一直坚称,在涉及伊朗核计划时,“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换言之,以色列不排除袭击伊朗核设施的可能性。然而,当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个寻求和平解决冲突的理性领导者,而不是一个松散大炮时,这样的选择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

另一方面,如果谈判失败,而不是由于以色列的反对,伊朗在这些日子里成功获得核武器,以色列空军攻击中队将在国际保护伞下前往核设施。

内塔尼亚胡的双重失败——伊朗核计划的加速及以色列与民主党的关系危机——应该给贝内特一个重要的教训,以色列无法打败美国,即使它赢了,最终还是输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