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停火协议摇摇欲坠 或很快爆发新一轮战争

2021年5月14日,以色列“铁穹”导弹防御系统拦截了哈马斯从加沙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的火箭弹 (法国媒体)
2021年5月14日,以色列“铁穹”导弹防御系统拦截了哈马斯从加沙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的火箭弹 (法国媒体)

在今年5月,当以色列针对加沙发地带起的为期11天的战争一结束,以色列和加沙就开始为新一轮冲突的爆发作准备。从一开始就很明显的是,这份由埃及斡旋而达成的停火协议是非常脆弱的,可能无法持续太久的时间。这项临时的停火协议是在美国的压力之下达成的,但并没有解决双方最棘手的问题。因此,在不久的将来,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可能会很容易地被重新点燃。

从巴勒斯坦人的角度来看,这项停火协议的发起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以色列针对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清真寺的侵犯,而正是这些行动激起了巴勒斯坦人的愤怒,并最终导致哈马斯在5月10日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在被占领的耶路撒冷拆毁巴勒斯坦人的住房并强行驱逐当地居民,这类行动仍在继续,而以色列定居者也仍在以色列的安全保护下继续闯入阿克萨清真寺的礼拜大院。

尽管国际社会不断向以色列政府施压,要求其停止针对这个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地的袭击,但是以色列政府却仍然支持这些行动。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它自身的脆弱性。以色列新政府是由不同政治力量组成的不稳定的联盟,在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下台后受到了猛烈的政治攻击。在被指责为“左翼”的情况下,新上任的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决心证明其右翼资格,因此,他不会冒着激怒以色列定居者或以色列极右翼势力的风险,而停止针对阿克萨清真寺的袭击。

将巴勒斯坦人从其位于被占领的耶路撒冷的家园内强行驱逐出去的情况也是如此。对生活在该市的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并使犹太人占领当地——几十年来,这一直是以色列极右翼势力的首要任务。贝内特可能担心,制止这些罪行会动摇他的执政联盟。因此,如果不解决这些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持续暴力和针对阿克萨清真寺神圣性的侵犯,那么就很可能会引发另一场冲突。

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哈马斯在这场为期11天的战争中获得的胜利实在让它难以接受。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弹得到了历史上巴勒斯坦各地的巴勒斯坦人的欢迎,而不仅仅是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人,从而增加了该运动受到的支持。这种胜利也在以色列军队内部形成了巨大的挫败感,因此,以色列领导层很可能想争取一个机会来扳平比分,以改善其受损的形象。

与此同时,为了对抗哈马斯不断高涨的人气,以色列加强了对加沙地带的包围,并关闭了通往加沙地带的过境点,限制了援助物资的进入和食品的进出口,此外还减少了电力供应。

结果就是造成了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局势的严重恶化。由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面临着日益恶化的条件,他们越来越多地向哈马斯施加压力以满足他们的需求。然而,哈马斯却没有回应这些合法的人道主义需求。在这种困境之下,哈马斯也可能会试图通过另一轮的敌对行动,来将其内部危机输出至以色列。

而在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上,哈马斯似乎不太可能妥协,那就是自2018年10月之后,卡塔尔每月向其提供的财政援助。在卡塔尔、埃及和联合国的赞助下,哈马斯与以色列达成了谅解。

作为这项协议的内容之一,卡塔尔每月向加沙的许多经济部门发放3000万美元的财政援助,包括每月初向数万巴勒斯坦家庭发放每家100美元的援助。这些提供给加沙居民的资金帮助恢复了加沙地带的经济,并减轻了该地区因以色列的围困而受到的影响。

以色列与美国已敦促卡塔尔终止这笔资金援助,并建议以等同价值的购买券作为代替。哈马斯断然拒绝了这项提议,因为它清楚地意识到,许多加沙居民都靠着这些现金救济存活,而失去这些现金则可能会导致加沙地带的局势出现爆炸性的变化。

此外,双方在另一个问题上似乎也已陷入僵局,即交换囚犯的问题。虽然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有传言称即将达成这样一项协议,但是现存的严重分歧仍导致了间接谈判的失败。这是另一个可能重新点燃双方敌对情绪的问题所在。

就哈马斯而言,它希望利用与以色列之间的任何军事对抗,来提高其俘获的以色列士兵的数量,以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并能用他们来交换更多的、被以色列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

尽管推动新冲突爆发的力量相当强大,但是迄今为止,仍有多重因素阻止了加沙地带爆发另一场战争。

首先,以色列新政府对袭击阿克萨清真寺和强行驱逐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行动束手无策的原因,在于以色列的脆弱,而这同样也阻止了它对加沙地区发动另一场进攻。一旦它这样做,它的联盟伙伴之一巴勒斯坦拉姆党就很可能会撤回对该联盟的支持。而一旦哈马斯的报复得逞,特别在它成功打击到以色列内陆地区的情况下,其他伙伴也可能会弃船而逃。

因此,至少在目前,以色列新政府更愿意与哈马斯举行间接谈判,并提高其谈判要求,采取边缘政策,而不必陷入直接冲突。

其次,哈马斯意识到,其武装人员和加沙地区的平民可能也无法再承受以色列发动的另一场大规模破坏行动。自上次的战争结束之后,该运动的武装力量就开始恢复其军事能力,但明显的是,它的武装人员还需要再“休息一下”。鉴于加沙地带艰难的人道主义局势,当地的居民也因战争而极度疲惫。

要证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已经“对冲突感到精疲力尽”,可以看看在以色列新政府掌权后,哈马斯对定居者组织的穿越被占领的耶路撒冷的游行的冷淡态度和立场。

哈马斯并没有像上个斋月期间那样,对这场游行予以军事回应,而仅仅是谴责了这场游行。

第三,美国并不希望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看到任何冲突的发生。今年5月,美国派遣特使前往该地区,以向各方施压并要求各方承诺停火,以期在它试图与伊朗方面敲定核协议的同时,不再会出现新的敌对行动。美国希望该地区保持平静,还因为它需要集中精力对抗中俄。

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些因素排除了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爆发另一场冲突的可能性,但是局势仍然相当不稳定,并且充满了不可预测性。在任何时候,每位行动者的考虑都可能发生改变,而发动另一场战争的好处可能被视为比当前承诺的停火所带来的好处更大。因此,在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悬而未决的主要问题得到解决之前,双方无法建立更为持久的停火。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援引美国和以色列官员的话报道称,两国在今年4月的华盛顿会晤期间一致同意成立一个联合工作组,以应对伊朗制造并提供给其地区盟友的无人机和精确制导导弹所带来的威胁。与此同时,以色列军方总参谋长谈到了为遏制伊朗而与美国进行的“特殊合作”。

2021年6月2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