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的以色列人必须承认以色列犯下了罪行

2019年1月10日,耶路撒冷附近拍摄到的一条新开通的西岸高速公路。以色列开通了这条存在争议的约旦河西岸高速公路,这条公路以一堵巨大的混凝土墙隔开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交通。批评人士称这条公路为“种族隔离”高速公路,认为这是计划修建的隔离公路系统的一部分,只对以色列人有利(美联社)
2019年1月10日,耶路撒冷附近拍摄到的一条新开通的西岸高速公路。以色列开通了这条存在争议的约旦河西岸高速公路,这条公路以一堵巨大的混凝土墙隔开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交通。批评人士称这条公路为“种族隔离”高速公路,认为这是计划修建的隔离公路系统的一部分,只对以色列人有利(美联社)

这幅令人难忘的画面仍然会让开明的以色列人感到羞愧。

这发生在2014年7月。以色列决定再一次给巴勒斯坦人上一堂漫长而致命的课。以色列军队昼夜不停地从陆地、海上和空中有条不紊地摧毁加沙地带的大片土地,摧毁那些被拘押的儿童、妇女及男人——他们试图在反复出现的恐怖中存活下来,但结果往往是徒劳的。

与此同时,部分欢欣的以色列人却聚在一起,他们安全地呆在一座山的山顶上,俯瞰着临近的加沙。一位来自合众国际新闻社的摄影师拍到了3名脚穿人字拖的短发年轻人,他们拿着双筒望远镜坐在一张巨大的奶油色皮沙发上。其中一个人的脚边放着一个绿色的、空了一半的啤酒或汽水瓶,另一人则用手中的黑色双筒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暴力场面,以便更近距离、更令其满意地观察山下正在进行的死亡与破坏。

在这座山上拍摄到的这幅照片中,这3位被摄像头捕捉到的人物有如冷酷无情的鬼怪,然而,其他许多以色列人同样也会把加沙地区发生的大规模摧毁活动与对巴勒斯坦居民的滥杀行动,当作是一个悠闲的下午或晚上的娱乐活动,手中还拿着爆米花并吃着茶点。

据报道,那天呆在那座山上的以色列人,普遍怀有一种混合着庆祝与满足的情绪。当炸弹落下时,被围困的加沙上空弥漫着滚滚的浓烟与尘埃,而一群以色列人在山上兴高采烈地自拍,并为之欢呼雀跃。

尽管以色列因害怕袭击而陷入瘫痪的悲惨故事屡屡出现,但是在山顶上出现的这些人中,似乎没有谁因为哈马斯及其易燃的风筝、气球或金属鞭炮而感到害怕或是被吓倒。

当巴勒斯坦人死去时,以色列人笑了。

我们知道,自2014年以来,以色列在加沙和其他地区监禁、致残和杀害了更多的巴勒斯坦人,包括在今年5月发起的一场为期11天的屠杀闪电战。与此同时,以色列继续无视国际法,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继续摧毁和盗取巴勒斯坦人的家园、作坊与土地而且不受惩罚。

太多的以色列人满足,也许甚至渴望,近距离或远距离地观察更多在加沙和更远的巴勒斯坦人被监禁、致残和杀害。当以色列继续无视国际法,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摧毁和窃取巴勒斯坦人的家园、作坊和土地而不受惩罚时,太多的以色列人继续欢呼雀跃。

当然,部分拥有见识的以色列人很清楚,以色列不断监禁、残害和杀害巴勒斯坦人,并系统性地根除和盗窃他们的家园、作坊和土地,这些是非法的、错误的行动,也是对尊严和人性的公然侮辱。

今年1月,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发现,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对巴勒斯坦人实行种族隔离。以色列精心策划的、最重要的意图是,通过几十年来根深蒂固的“分而治之”政策,以及残酷的军事占领,来实现“犹太人至高无上的政权”。

该人权组织指出,“有一个组织原则是以色列一系列政策的基础,那就是促进和延续一个群体(指犹太人)针对另一个群体(指巴勒斯坦人)的霸权。”

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呢?开明的以色列人必须抵制种族隔离的“政权”,并解散以他们的名义所启动的那些令人痛苦的、非人道的种族主义机器。

该人权组织敦促以色列人称,“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首先选择对种族隔离说不”,“人们创造了这个政权,但人们也可以让它变得更糟,或者努力以取代它的存在……如果它没有名字,那人们又要怎样去与不公正抗争呢?种族隔离是一种组织原则,但承认这一点并不意味着要放弃。相反,这是在呼吁变革。”

该组织的观点是正确的。如果以色列人愿意,他们可以结束自1948年以色列策划建国以来对巴勒斯坦人造成种族隔离的不公正与罪行。但是,首先,他们最终必须承认,世世代代的巴勒斯坦人所经历的罪行和不公正,已经从国际法的层面上构成了种族隔离,而不仅仅是一种言语上的声讨。

太多的以色列人未能承受这一根本性的挑战和考验。相反,太多的以色列人选择拒绝对以色列事实上造成的严重伤害和创伤承担任何责任,并仍在他们的国家是民主的光辉化身的可笑幻想中寻求慰藉。

太多的以色列人并不承认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是猛烈地抨击否认,并且抛出那些令人遗憾而又熟悉的指控,这些指控中全是不满与狭隘,以拒绝一个在世界上愈发清晰的事实——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

在今年4月,“人权观察”公布了更多有关这个事实的证据。在一份长达213页的详细报告中,该组织以直白、客观的细节证实了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蓄意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漫长历史。

与其他的人权组织一样,“人权观察”得出结论认为,以色列在政府的完全许可下迫害巴勒斯坦人,并不是为了保障以色列的安全,而是为了对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实施民族霸权,并将巴勒斯坦人赶出他们的家园、作坊和土地,并将他们赶入悲惨无比的贫民区,让他们的生活只剩下苟延残喘。

“人权观察”恳请以色列乃至以色列人,改变其灾难性的、不人道的进程。它呼吁以色列“废除一切形式的系统性压迫和歧视并结束对巴勒斯坦人的迫害,而这些压迫和歧视以牺牲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为代价,并且为确保以色列犹太人的统治而有计划地侵犯巴勒斯坦人的权利。”

不出所料,以色列对“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作出了过激的反应,从而反映了以色列国内外众多维护者的反应——他们仅草率地使用“反犹太主义”的陈腐指控,来诽谤这位吹哨人。

在被“人权观察”描述为根深蒂固、需要谴责的“现实”面前,高呼“反犹太主义”只会让这个国家缓慢而肯定地失去其公信力和影响力。

我认为,精明的以色列人应当意识到这一点。旧有的、骄傲的确定性、防御和保证,已经让位给了一种新的、不和谐的认知:以色列的确如被指控的那样有罪。

开明的以色列人再也不能无视或忽视以色列无法无天的残忍行动的证据。他们现在需要作出一个重大的选择:在巴勒斯坦人受到的那些令人震惊的侮辱、损失和痛苦面前,继续保持沉默和无动于衷,或者是通过“停下,不要以我的名义”这类的呼吁,去重塑未来。

这是可以做到的。那么,开明的以色列人,最终会带着必要的决心和人道主义的勇气去做到这件事情吗?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的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