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逐步走向专制

2021年6月5日,蒙古人民党总统候选人呼日勒苏赫在蒙古乌兰巴托参加总统选举前的竞选集会 (路透社)
2021年6月5日,蒙古人民党总统候选人呼日勒苏赫在蒙古乌兰巴托参加总统选举前的竞选集会 (路透社)

从表面上看,于今年6月9日举行的蒙古选举是自由而公正的。来自蒙古人民党的前任总理呼日勒苏赫赢得了68%的选票,战胜了来自民主党的额尔登和来自民族劳动党的恩赫巴特。

而在现实中,那些可能对呼日勒苏赫构成真正挑战的总统候选人却被边缘化了。获准参加总统竞选的两名竞选者,并没有任何胜出的机会,他们的作用只是通过营造一种竞争激烈的表象,来使这场选举合法化。

在今年6月25日,呼日勒苏赫完成了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从而将所有政府机构置于蒙古人民党的控制之下。这次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人民党及其政治精英的策略结果,而这些精英依赖于通过向中国出口商品而获得财富,而非努力实现全面民主。

至此,蒙古的民主发展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并在蒙古人民党的统治下出现了一个专制的国家。

设计精妙的策略

在1990年,一场和平的民主革命导致该国的共产党领导层辞职,并第一次举行了多党选举。在接下来的两年内,仍然由蒙古人民革命党主导的两院制立法机构起草并颁布了新的民主宪法,并引入了半总统制度。

与许多东欧国家不同,蒙古没有解散或禁止其共产党时代的政党。除了1996年和2012年举行的议会选举,蒙古人民革命党(已于2010年恢复了它在成立之初使用的名称——蒙古人民党)一直控制着蒙古的立法机构。但自2005年以来,它在每一次总统选举中都以失败告终。在2017年进行的总统选举中,呼日勒苏赫这位著名的蒙古人民党领袖,与来自反对党民主党的候选人巴特图勒嘎合作,击败了人民党的另一位候选人,夺取了对人民党的控制权以及总理之位。

在2020年,蒙古人民党赢得了议会选举,并以76个席位中的62个而获得绝对多数地位。作为主要的反对党,民主党仅仅获得了其中的11个席位。尽管如此,人们预计呼日勒苏赫将继续与巴特图勒嘎进行非正式的合作,而蒙古人民党还派出一名实力较弱的候选人,以在2021年的总统选举中与现任总统形成竞争。

然而在今年1月,在一场针对政府应对疫情表现的抗议之后,时任总理的呼日勒苏赫突然辞职,这让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尽管,他以需要承担责任来为此举开脱,但是对于蒙古人而言,这明显是他在试图摆脱他与巴特图勒嘎之间的政治联盟,以保护自己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并为自己争取总统职位。

今年4月,蒙古宪法法院通过一项充满争议的程序作出裁决,禁止巴特图勒嘎再次参加竞选。今年5月,已于2010年从蒙古人民党内分离出来的蒙古人民革命党与执政党签署了一项合并协议,以支持呼日勒苏赫的候选人资格。这样一来,蒙古人民革命党成员钢巴特尔也被剥夺了参加竞选的机会,而他可以说是该国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之一,也是2017年的总统选举候选人。

随后,巴特图勒嘎试图通过出台法令来关闭执政党,但却被法院和议会完全无视。随后,蒙古民主党未能团结其互相分裂的派系,其前任领导人额尔登·索德诺木曾杜被蒙古选举委员会登记为民主党正式候选人。当选举正式启动时,来自民族劳动党的技术企业家恩赫巴特也加入了候选人的行列。

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无论是额尔登还是恩赫巴特,都没有足够的声望在这场竞选中与呼日勒苏赫竞争,因为后者拥有大量的资源和进入国家机构的机会。

这位前总理显然还得到了蒙古经济和政治精英的支持,并通过私人渠道获得了广泛的竞选报道和宣传。此外,他还与大选委员会取得了平稳的关系,而后者往往会与候选人产生不和。就连巴特图勒嘎也在最后放弃了抵抗,并在一场电视采访中暗示,他正寻求与呼日勒苏赫和解。

在今年3月初,蒙古执政党在其成立100周年之际向其成员发放现金,而世界银行向蒙古牧民发放补贴的时间也临近大选,并在公共媒体上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

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呼日勒苏赫最终赢得了68%的选票,而恩赫巴特只赢得了20%的选票,其中大部分来自乌兰巴托等经济较比较富裕的地区,而额尔登则仅仅获得了6%的选票,与抗议投票期间的数量相当。

在选举后发布的声明中,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民主机构和人权办公室表示,高度制约的竞选框架、明显的资源不平等、对候选人的过度限制、过度严格的媒体监管、缺乏关于候选人的独立资料,以及缺乏选举辩论等等因素,影响了选民作出知情选择的能力。

加入命运共同体

蒙古人民党的权力是在一场重大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得到巩固的。在蒙古330万的总人口中,有近一半都处于贫困之下,或是面临着贫困的风险,该国的大部分外汇都是通过向中国出口商品而获得的。在2014年,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即原材料价格持续处于高位的时期)终止,该国的经济——仅仅在几年前还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便开始下滑,从而迫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7年为该国提供了价值55亿美元的援助。

在坠机事件发生后,蒙古的精英内部出现了一场有关政府快速更替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危机的辩论。当时存在的想法是,如果蒙古有一个更加稳定的政府,它就可以采取更加有效的管理方式,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推进铁路、管道、矿山、发电厂、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进而避免经济上的崩溃。

蒙古人民党进一步坚持认为,这个国家不能失去即将到来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预计该周期将随着新冠疫情结束之后的经济复苏而到来,而政治权力的集中将有利于国家的发展。

在指望依靠中国驱动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将蒙古经济拉出危机之时,蒙古人民党也乐意加入中国提出的“命运共同体”,以支持国家制度的多元化。

自2016年以来,蒙古人民党的领导层一直是“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的常客,而这些会议可为中国赢得更多的国际支持,以推进“命运共同体”的建立。

2021年5月,美国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及帕特里克·莱希在致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联合信中,特别指出了蒙古人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关系。而且似乎是为了证实这种关系,蒙古宪法法院在决定巴特图勒嘎的命运之时,俄罗斯和中国向蒙古供应的疫苗都神秘地出现了中断。

当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议会)宣布接受宪法法院的裁决时,中国对蒙古的疫苗运输开始恢复。然而,蒙古购买的100万剂俄罗斯制造的“Sputnik V”新冠疫情却从未到达。

按照当前的趋势,蒙古人民党似乎会将该国带向一条通往威权主义的道路。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政府将变成教科书式的选举混合专制的政权,并通过自然资源产生的财富来获得精英的忠诚和支持,同时又以娱乐和亲政府的宣传来“安抚”民众。

这样的一个政权不太可能会降低它对外界的过度依赖,特别是鉴于目前蒙古出口的90%都流向了中国。但是这种依赖却会让它在未来更加脆弱。

因此,在蒙古人民党的领导下,在经济和政治精英的充分应允下,蒙古的民主正在缓慢地死亡。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2000年12月31日发生在阿斯玛·阿萨德身上的一切,似乎表明她的命运将永远与执政叙利亚近30年的阿萨德家族联系在一起,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前银行投资家是否梦想着依靠执政家族权力,还是渴望开放由阿萨德家族经营的封闭经济?

2020年7月22日

坦桑尼亚现任总统约翰·马古富力——无论是通过合法途径还是通过非法方式——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这使人们越来越担心非洲威权主义会重新出现或得以巩固。尽管有些人对约翰·马古富力在过去五年中的领导地位表示称赞,但其他人则对此表示谴责,特别是对马古富力在人权方面的记录和对反对派的镇压表示谴责。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