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外交是打造国家软实力的基础:谁曲解了它的含义?

(路透社)
(路透社)

“民众外交”的概念在过去十年中不断出现在许多政治家的话语中,但是学术现实与他们对该概念的使用之间却存在很大的差距。政治家们歪曲了这一概念,并为民众外交制造了一种负面形象,从而可能招致民众对它的仇恨。

得益于通信革命,全球对民众外交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各国公民在与其他国家民众的交流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以帮助自己的国家建立国际形象,并实现其外交政策的目标。

“反智”的现象似乎不仅限于独裁政权,而是已经成为了政治行动中的普遍特征。民众外交的概念吸引了一批埃及政客,于是他们组建了一个所谓的“民众外交代表团”,以访问尼罗河流域的其他国家,即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

民众外交是公共外交中最重要的领域之一,它是一门科学,而其他许多科学都曾为其发展作出贡献,旨在为21世纪建立国际关系奠定基础,并通过基于民众之间互相理解与合作的新方法和新工具来实现长远目标,交流知识和斗争经验,为其他民众树立积极的国家形象。

许多研究人员和科学家都为这门科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目的是提高国家的软实力,而这种软实力的建立依赖于文化、印象、知识交流以及对文明职能和人类作用的履行。

研究人员一致认为,这种外交方式是在人民之间进行的,无论是通过直接接触还是通过互联网,个人都承担了为国家建立对外关系的责任。因此,这又被称为公民外交,因为它是通过非正式的形式进行的,其主要目的是与其他国家的公众进行对话。

但是他们曲解了它

“反智”的现象似乎不仅限于独裁政权,而是已经成为了政治行动中的普遍特征。民众外交的概念吸引了一批埃及政客,于是他们组建了一个所谓的“民众外交代表团”,以访问尼罗河流域的其他国家,即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那么,这个代表团做了些什么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下这个代表团的组成,以及它是否可以被视为“民众外交”。

这个埃及代表团共由48名政治人士组成,其中包括3名总统候选人和部分政党的领导人,还有前总统之子阿卜杜勒-哈基姆·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

该代表团的一位成员表示,它已与外交部进行了协调,而它此次对埃塞俄比亚的访问也是应外交部的委托,并由埃塞俄比亚驻埃及大使和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官方发言人陪同。那么,这个代表团能否发挥民众外交的作用呢?

如果我们看看该代表团举行的会议,我们就会发现,它是与包括埃塞俄比亚总统、总理及议长在内的高级官员举行的,而没有与该国民众进行任何接触。

此次访问的目的是什么?

这就说明,该代表团的目标并不属于民众外交的框架,并且可以说是与民众外交无关。这些都是正式会议,而没有为民众提供任何知识或人文经验,也没有为塑造埃及形象作出任何贡献,没有致力于与当地民众建立长期的关系。

而通过研究有关此次访问的媒体报道,我们又可以发现,该代表团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倾听埃塞俄比亚官员的发言,而这些发言也不过是在强调两国之间关系深厚。其中,埃塞俄比亚总统表示,复兴大坝不会伤害埃及和苏丹,反而将有利于三个国家应对洪水和淤泥的问题,埃塞俄比亚将会利用这座大坝来发电。

没有一位代表团成员有勇气拒绝修建这座大坝,或是强调埃及和苏丹的权利,以及维护这些权利的重要性,并使之作为埃及人民和埃塞俄比亚人民建立长期关系的基础。那么,所谓的“民众外交”何在?!

通过研究埃塞俄比亚官员的话,我们不难发现,他们试图为其国家树立正面形象,并为复兴大坝项目进行宣传,并谈论埃及教会和埃塞俄比亚教会之间的关系深度。

那么,该代表团是否为埃塞俄比亚官员提供了塑造其国家形象和利用此次会议进行宣传的机会?他们是否比埃及代表团更了解民众外交呢?

公开性何在?

民众外交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在于它是向民众公开的公共外交,并致力于交流知识和建立国家形象,其所有活动都可以通过媒体和互联网发布。它不是官方的、秘密的外交行动,也不旨在缔结任何协议或条约。

那么,该代表团为什么没有向埃及民众提供足够的、有关访问期间发生的一切的信息呢?而又是为什么,该代表团没有请记者陪同报道访问情况呢?埃及外交部对埃及代表团提交的访问报告的审查结果又如何呢?为什么这份报告或外交部对这份报告的评估没有对外公布呢?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阐明该代表团自称属于民众外交的真相。

签署协议了吗?

埃及《金字塔报》于2013年5月29日刊文称,一个自诩“民众外交”的代表团与时任埃塞俄比亚总理的梅莱斯·泽纳维达成了一项协议,该协议中最重要的条款是要求埃塞俄比亚在埃及的民选总统上台之前,不要对大坝项目采取任何措施,以推迟这场危机的产生,此外,还要求埃及政府提供工程师来帮助建造大坝,并且在埃及和埃塞俄比亚工程师联合发布报告,以确认大坝不会影响埃及在尼罗河中的用水份额之前,不得开建该项目,另一方面,还规定由埃及通过其商人购买大坝周围的土地,并通过埃及劳工进行开垦。

那么,这些信息可能是正确的吗?!这些信息是由埃及政府控制下的《金字塔报》发布的,它还指出,该代表团在返回后还与时任埃及总理的伊萨姆·沙拉夫举行了会晤。

而据“今日阿联酋”网站在2011年5月12日报道,该代表团成功推迟了新的水资源协议的签署,而该协议将允许尼罗河流域国家建造可能影响埃及水资源份额的大坝。

所有这一切,都否定了这个代表团所具有的民众外交的性质,因为它所做的是与国家官员进行谈判,并且向民众隐瞒了有关谈判的信息,以及发生在谈判期间的事情。

该代表团成员穆斯塔法·金迪认为,埃塞俄比亚总理关于暂停签署框架协议直至埃及选举出总统和议会的决定,是该民众外交访问所取得的最大成就,他还补充称,泽纳维关于接受埃及技术代表团访问埃塞俄比亚“千年大坝”的决定,也证实了埃塞俄比亚所怀有的诚意。

但是谁提出了“复兴大坝”之名?

直到该代表团访问之前,埃塞俄比亚都将该项目称为“千年大坝”,但是在访问之后,埃塞俄比亚突然把其改称为“复兴大坝”,那么,这样做是为了让该代表团满意吗?为这个项目取这样一个名字有着怎样的目的?而埃塞俄比亚为什么同意更名?这个代表团同意修建这座大坝了吗?

显然,埃塞俄比亚以民众外交所不允许的热情和慷慨接待了该埃及代表团,专制媒体指责该代表团同意修建大坝,但是,难道该代表团的成员中就没人想到有一天会受到指责吗?因此,它应当保留这些文件并及时公开,以便在受到指责的时候为自己辩解。

该代表团包括部分具有长期政治工作经验的成员,其中有争取上位的政党领袖。所以,他们之中就没有任何人想过要写下规矩,要求这些会议都保持公开并向媒体开放,并报道代表团的全部工作吗?

此事说明,国家需要自由的新闻媒体来探索真相,并向公众提供信息,或者警告社会关于威胁其存在的危险。

从一开始,新闻界就应当就这样一个问题来征求政治学家和媒体的意见:该代表团开展的活动是否能被视为民众外交行为?此外,它还应该对民众外交进行新闻调查,并查明该代表团与之后达成的原则协议之间的关系。

各个领域内的公共外交——其中最重要的包括民众外交,是一门科学,各国致力于让干部在大学期间学习公共外交的知识,以打造国家的软实力并与他国人民建立长期关系。该代表团的故事则说明了无知和使用学术概念去描述与科学、政治或民众外交无关的行动的危险所在。

任何想晋升领导层和从事政治工作的人都必须接受大学教育。无知会给国家带来灾难,会把国家推向灭亡。有一句俗语可以稍作修改,以适应当前的现实——“当无知者无畏却又自以为是地发表观点时,定会给他的家人带来灾难”。

公共外交是一门有渊源、有概念、有理论的科学,而对国家软实力的应用也并非基于无知。



相关文章

“相互理解和信任固然重要,但火上浇油和威胁使用武力则是必须防止和避免的事情”,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在上周四纽约举行的安理会大会上,就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危机发表了上述观点,这让埃及人深感震惊。

2021年7月1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