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耶路撒冷的唯一声音 全球犹太复国主义指责它反犹太主义

(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纳多卢通讯社)

犹太复国主义占领者在最近袭击加沙地带期间犯下了国际公认的危害人类罪的所有罪行。在自卫权的借口下,对居民区的空袭和地面火箭弹袭击无差别地杀死平民和武装分子;大约250名平民死亡,医院、报社、电视台和学校在持续一周的轰炸中被摧毁。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见到世界文明国家有任何发生或干涉,而犹太复国主义占领者正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犯下最令人发指的战争罪行。抱歉,我们不时能从美国、德国和奥地利听到一些声音。

结果是,至少70%的死者是儿童,30%是女性。加沙居民没有能够对抗以色列袭击的飞机,也没有任何防空系统来保护他们免受犹太复国主义占领者的袭击。

对这些袭击的初步评估显示以色列占领者犯下了危害人类罪;由于地面上没有平等或可制衡的力量,袭击必然会杀死儿童和平民;这就是为什么以色列的每一次袭击都会变成加沙地带的一场全面人道主义灾难。加沙地带处于围困之中已经15年之久。

加沙人的水、电和天然气资源完全处于占领政府的控制下,他们生活在一个大监狱里,最基本的人类需求都无法得到满足。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见到世界文明国家有任何发生或干涉,而犹太复国主义占领者正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犯下最令人发指的战争罪行。抱歉,我们不时能从美国、德国和奥地利听到一些声音。

这些声音谴责哈马斯向被占领土发射火箭弹,表达他们对占领者在“自卫权”范围内杀害平民的理解,他们不谴责对占领区土地所有者的袭击和种族灭绝行为,不考虑因袭击而死亡的250名平民和受伤的1500人;他们对解决巴勒斯坦人的问题没有任何兴趣。

美国和欧盟的官员一直提起占领者自卫的权利。尽管有照片和事实佐证,一些国家的建议仍然是呼吁占领者保持克制,并强烈谴责哈马斯发射火箭弹。

事实上,有人支持以色列占领者肆无忌惮的袭击,这给了它极大信心。美国和欧洲从开始支持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实施犹太复国主义计划的那一刻起,在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之前,就已经被以色列控制了意志。此外,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意志都被掠夺了。如果耶路撒冷被占领,整个世界都是被占领的。

对占领者及其罪行最简单的批评面临者反犹太主义的指责。例如,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并没有止步于抗议占领者及其野蛮的行为,而是发起了强有力的外交攻击呼吁尽快结束这场种族灭绝,他试图利用国际关系来阻止以色列侵略,开斋节期间,他与25个国家的元首通了电话。

没有人可以否认,外交努力并没有让人们对加沙地带的悲剧、占领罪行的严重程度以及将占领者从巴勒斯坦领土上驱逐出去的必要性产生足够的认识。 因此,埃尔多安总统明确表示,他会努力实现更多目标并且永远不会停止。

在最近一次讲话中,土耳其总统提到了守卫耶路撒冷直到1982年的奥斯曼帝国士兵的故事,并补充说,如果有必要,土耳其人民可以重新肩负起这项任务。可以说,这些话给受占领者压迫的巴勒斯坦人民留下了一线希望,没有这次讲话,我们就不会听到任何反对以色列的声音。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因为反对占领者屠杀罪行的尖锐口吻,被指责为反犹太主义。这种指责确实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粗鲁,仿佛为自己辩护、反对占领的巴勒斯坦人必须接受压迫和不公正,以便以色列及其盟友不会指责他们反犹太主义,因为任何抵抗都意味着反犹太主义。

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被认为是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和反对任何杀害儿童者的立场。事实上,所有这些举动都表明,从未放弃支持以色列的美国政府并不像我们之前想象的那样自由。

奥地利和德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原因也很清楚,因为纳粹种族灭绝犹太人造成的历史愧疚情结仍压在两国肩上,使它们成为犹太复国主义的人质,期待两国自由表达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看法是徒劳的。毫无疑问,这同样适用于美国决策者,只是背景不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辩解的理由,也没有人可以指责埃尔多安总统或任何其他穆斯林是反犹太人的,但反犹太主义的指责已成为以色列压制批评者、为其罪行辩护的最重要武器之一。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