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能摆脱内塔尼亚胡的负担?

内塔尼亚胡(左)曾是特朗普的亲密盟友,双方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共识 (欧洲通讯社)
内塔尼亚胡(左)曾是特朗普的亲密盟友,双方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共识 (欧洲通讯社)

以色列自其成立以来,一直与美国的共和党及民主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近年来,美国部分圈子认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关系个人化,对两国关系造成了损害,从而推动民主党对以色列采取前所未有的立场,并体现在近期针对加沙地带的侵略上。

内塔尼亚胡选择了亲近共和党内的强硬势力,这对两国的双边关系造成了影响,也对包括美国的犹太人,与巴勒斯坦人的和平进程的未来,以及美国计划与伊朗签署的协议造成了影响。

不同立场

在2015年春季,当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领导的美国政府与伊朗的谈判进入最激烈的阶段时,内塔尼亚胡并不是在奥巴马的邀请下,而是应当时的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的邀请访问华盛顿,以表达他对美国签署伊朗核协议的拒绝。

内塔尼亚胡违背了国际公认的外交规范,并发表了反对谈判的讲话,要求美国国会拒绝与伊朗达成任何协议并向奥巴马施压,以迫使其退出谈判。

内塔尼亚胡的立场以及他在美国国会议员中对以色列影响力的展示,引起了奥巴马政府的极大不满,其中便包括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

在6年后,内塔尼亚胡默许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提出的要求,即阻止美国众议院内的进步民主党成员进入以色列。特朗普发布推文称,如果以色列允许拉希达·特莱布和伊尔汗·奥马尔这两名议员入境,那么这就是一种非常虚弱的表现,因为这两名议员“憎恨以色列和所有犹太人”,而且“没有任何说法或做法能够改变这两人的观点”。

上述两名议员的入境禁令引起了美国国会领导人甚至是共和党领导人的极大愤怒。拜登当时是民主党为2020年总统大选提名的候选人,他对这项禁令表示拒绝,并发布推文称,“我一直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因为以色列是与我们有着共同民主价值观的重要伙伴。但是没有任何民主国家可以仅仅因为来访者的思想便对其表示拒绝,哪怕是他们强烈反对的思想。自由世界的任何领导人都不应当鼓励他们这样做。”

在上一届美国总统任期内举行的3场以色列选举中,内塔尼亚胡试图通过特朗普支持以色列的立场来拉拢更多的右翼选民。在内塔尼亚胡最近的竞选活动中,出现了大量他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合影和竞选的宣传资料。

以色列大选成为美国之事

美国与以色列声称互不干涉内政,并对两国定期举行的选举持中立政策。但是,与美国及其总统的关系仍是以色列选民关注的问题,这些选民渴望与这个支持以色列的最大国家建立良好关系。

以色列的历届总理一直吹嘘自身与美国总统之间的良好关系,以争取更多关心以色列和美国关系的选民的选票。埃胡德·奥尔默特曾吹嘘他与乔治·布什之间的良好关系,埃胡德·巴拉克则吹嘘他与比尔·克林顿之间的良好关系,但是却没有任何以色列官员会像内塔尼亚胡对特朗普那样,过分吹嘘他与美国总统之间的私人关系,或者是与其政府主要官员甚至家属的私人关系。

当乔·拜登在今年1月20日成为美国新一届总统之后,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拜登都没有打电话给内塔尼亚胡,以回应后者的祝贺。而按照惯例,以色列总理会在美国新总统上任的48小时内接到电话。

华盛顿的观察人士认为,拜登推迟致电内塔尼亚胡,是为了表达他对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之间密切关系的不满。拜登在致电内塔尼亚胡之前,已经与其他10多位世界领导人进行了交谈。

下一任可能会更糟

对于内塔尼亚胡的离任及其时代的结束将意味着美国和以色列关系的自动改善的观点,作者大卫·罗斯科夫表示他对此持悲观态度,他还认为,以色列的变化不一定伴随着其政策或强硬立场的广泛变化。罗斯科夫发布推文称,“如果说特朗普离开椭圆形办公室意味着特朗普时代的结束,我会对此更为乐观。”

对于渴望避免与以色列发生公开冲突的美国总统而言,以色列新内阁上台的前几个月,将是一次喘息的机会。新的右翼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将集中精力管理一个政治上的异质执政联盟,从而可能减少它与美国产生紧张关系的可能性,并放弃内塔尼亚胡在反对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中的疯狂立场。

包括美国前任驻埃及和以色列大使丹尼尔·库罗茨尔在内的部分评论家提醒拜登政府,不要忘记贝内特正在进一步右倾,而且他比内塔尼亚胡更为强硬,因此,拜登不应指望双方的蜜月期会持续很久。

美国前几届政府的和平谈判代表亚伦·大卫·米勒发布推文称,“很难对内塔尼亚胡下台对缓和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紧张局势的帮助作出很高的预测,同时也很难判定在以色列右倾和民主党向左的过程中,双方关系将如何保持动态平衡。”

库罗茨尔在“POLITICO”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取代内塔尼亚胡的将是一个更为强硬的人,尽管他在政治方面不像内塔尼亚胡那样精明。

贝内特与拉皮德将轮流担任以色列总理和外交部长,二者将致力于与拜登政府及美国犹太人实现关系正常化。

上述二人——尤其是拉皮德,将寻求改善以色列与民主党之间的关系,同时保持内塔尼亚胡与共和党人建立的友好关系。



相关文章

“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在2日夜间向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宣布,他已成功与“变革集团”政党签署联盟协议以组建新一届政府,从而将外界注意力引向了将于下周举行的以色列议会会议上,届时,议会将对拟建政府进行投票。

2021年6月3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