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种族隔离

2021年6月5日,在非法占领的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社区举行的示威抗议中,以色列军队逮捕了半岛电视台记者吉瓦拉·布德里 (美联社)

看看新的占领者,他与前任占领者并无不同。

巴勒斯坦人心里明白,用一个极端右翼分子代取另一个极端右翼分子出任以色列总理,丝毫不会改变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日复一日地施行其种族隔离行径的状况。

如果对这个可预测的结果存在任何怀疑的话,那么上周加沙遭到的新一轮轰炸便进一步为我们提供了证据。这位新人以不亚于其前任的速度提醒全世界注意,他将以相同的致命重创,并按照以色列的意愿来尽可能多地杀戮或残害巴勒斯坦人,而且只要以色列愿意,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它都能这样做,而除了小小的爱尔兰之外,不会有任何国家的首相或总统会对此发难或加以苛责。

尽管如此,作为一项空洞而敷衍的公共关系运动,以色列仍有义务以一场熟悉而冗长的“挑衅行动”,来证明只要它愿意,它便能够随时以任何它想要的方式来杀戮或残害巴勒斯坦人。

这一次,以色列出动了价值1.1亿美元/架的喷气式攻击机,在数天的时间内摧毁了加沙的更多地区。在此之前,所谓的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用绳子将一些被称作“燃烧弹”的氢气球绑在一起,点燃了一小片干燥而贫瘠的土地。

这些“挑衅”是一场无聊而荒谬的默剧。

无论是气球、弹弓、燃烧的轮胎、风筝、石块或是其他什么,以色列都很清楚,它非常享受这种无法被海牙方面问责的状态,并因此能够随时以任何它想要的方式来杀戮或残害巴勒斯坦人——只要它愿意,而且除了小小的爱尔兰之外,不会有任何国家的首相或总统会对此发难或加以苛责。

因此,新上任的以色列总理的名字、种族和党派属性真的一点都不重要,他与他的同僚是否有能力拼凑出一个不稳定的联盟以摆脱上一任总理的阴影,也根本不重要。一种永恒不变的状态仍然存在:种族隔离的机器仍日复一日地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运转,而且自上世纪中叶以来便一直如此。

此外还有另一种不变的状态:与那位狂热的前任总理一样,这位新上任的狂热总理也很清楚,大多数的西方电视台和报纸编辑只会在以色列决定轰炸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的巴勒斯坦人时,才会短暂地关注以色列对这些巴勒斯坦人做了什么或正在做什么。

这就意味着,每隔几年,记者的笔下就会出现“砰砰”的术语,以形容战争的再度出现,而通常情况下似乎并不存在的巴勒斯坦人,这时便出现在了西方的有线新闻网络或报纸的评论及报道中,讲述他们如何被剥夺了家园和土地,如何继续受到一些身着制服的暴徒的监禁、折磨、残害甚至杀戮。

到目前为止,这又是另一出陈腐的默剧。

为巴勒斯坦人提供一些记录或谴责以色列罪行的时间和空间,从而为那些讨好以色列的西方电视和报纸编辑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可以为他们的平静与包容而庆贺,并可以吹嘘称:“看吧,巴勒斯坦人也拥有发言权。”

自始至终,这些电视和报纸编辑都拒绝承认以色列实施了那些被人权组织认定为有罪的种族隔离——按照国际法的定义亦是如此,此外,它们还拒绝承认以色列通过工程化的侵入地区,在其官方的全权授权之下,不仅能够窃取巴勒斯坦的家庭和土地,并且还能监禁、折磨、残害和杀戮巴勒斯坦人且不受任何惩罚。

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大多数西方电视和报纸编辑都公开支持以色列的“正当权利”——系统性地侵占巴勒斯坦人的家庭和土地并肆无忌惮地囚禁、折磨、残害、杀戮巴勒斯坦人,而无论他们私下会对以色列的这些暴力和非法行径产生怎样的不适。

在气球、弹弓、燃烧的轮胎、风筝、石块或是其他什么产生的威胁面前,挑战以色列的“自卫权利”,将是一种让人神共愤的地缘政治异端行为。

对以色列的这种权威式的社论支持,客观地反映了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总理和总统对以色列持有的态度——无论他们的这位盟友或朋友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对原已受伤严重的、被囚禁在被占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发动更多“砰砰”的攻击。

宇航员出身的加拿大外交部长马克·加尔诺不仅拒绝任何有关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的说法,而且还歇斯底里地暗示,这项“标签”是一种反犹太主义的隐喻。

“自由主义政府在种族隔离标签问题上的立场非常明确”,加尔诺在近期指出,“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当然,我们也完全反对任何反犹主义。”

当加尔诺的外交部长之位最终不可避免地被其他人所取代之后,他很可能会成为加拿大任何一家报社的评论人士,每当以色列使用加拿大及其他地方制造的军火通过“砰砰”的攻击残害和杀戮巴勒斯坦人时,就可以站出来为他们撰写标准的道歉书。

当然,这种不变的状况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是,当大规模持续的“砰砰”攻击停止后,大多数的西方电视和报纸编辑就不再邀请巴勒斯坦人谈论或记述以色列如何不断地侵占他们的家园与土地,如何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对巴勒斯坦人实施监禁和酷刑,造成他们的伤残和死亡且不受任何惩罚。

不可避免的是,这就意味着电视记者们会大幅减少“现场报道”——他们获得的信息大多来自热情的特拉维夫,以描述这场几十年来最新的“摩擦”或“冲突”,给“双方”造成了几乎相同程度的死亡与痛苦。

然而,在以色列针对加沙长达11天的致命袭击中,巴勒斯坦人在新闻网络和报纸专栏上获得珍稀的时间与空间的运气也不复存在,他们“被消失了”,因为已经不再需要通过他们的存在来为观众提供公平与正义之光。

事实上,以色列再度轰炸加沙已经不再被许多西方电视和报纸编辑当作“新闻”,在关注巴勒斯坦人的“困境”时,他们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松鼠那样迅速地转移了。

无论如何,“战争”尚未再度爆发。而当它爆发时,他们就会回来瞥一眼。那时,他们很快又会回到惯用的措辞上,诸如以色列拥有保卫自己的“权利”;那些“好战的”巴勒斯坦人不过是咎由自取。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人仍将存活于以色列那令人窒息的军事占领之下,伤害、侮辱和挑衅已经成为了生活中常见的事情,他们只能独自承受。

这是一种隐秘的种族隔离。

当那些激进的、挥舞着旗帜的以色列宗教狂热分子袭击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并高喊着“阿拉伯人去死”和“愿你们的村庄被焚毁”的口号时,那些电视和报纸的编辑们只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当一对兄妹在社交媒体上曝光巴勒斯坦人可能被暴力驱逐出谢赫贾拉街区的消息并被逮捕时,那些电视台和报纸的编辑们也只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当超过2000名巴勒斯坦人在宣布“停火”后不久,就因反抗针对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及其人民的无情毁灭而被像牲口那样关进监狱时,这些电视和报纸的编辑们也只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当那些被委婉地称为“安全部队”的全副武装的以色列人袭击阿克萨清真寺,并发射涂有橡胶的金属子弹、催泪瓦斯及震爆弹,并造成数十名礼拜者受伤时,这些电视和报纸的编辑们也只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当一名11岁的巴勒斯坦男孩马赞·巴西姆以保护以色列安全的理由被罩上头逮捕并拘禁时,当他的妹妹哭泣着请求释放他时,这些电视和报纸的编辑们也只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正如人权观察机构及其他机构所记录下的那些准确且具有说服力的细节那样,以色列实施种族隔离的行动从未中断过。在这种暂时吸引电视和报纸编辑的目光的“砰砰”声音和景象下,我怀疑,他们更愿意报道唐纳德·特朗普的疯狂。

这种持续不断的“砰砰”声,是以色列在整个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针对巴勒斯坦人进行受到国家认可的系统性迫害的内容之一。

西方电视和报纸编辑们并不愿承认这一明显的事实,并从根本上调整了他们对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实地”发生的情况的报道,这使得他们对以色列那种顽固而毫无争议的种族隔离做法所造成的不人道和毁灭性的后果亦负有责任。

而每当以色列再次上演其“砰砰”的爆炸秀时,巴勒斯坦人就会偶尔出现在电视或报纸上,而这种普遍的、可耻的现象却很难被纠正。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亚伯拉罕·阿尔贾马尔·费兰在 1980 年代后期搬到都柏林之后,他杂货店里——货架上布满了新鲜无花果和橄榄装饰——的许多顾客都了解他的家乡巴勒斯坦的最新消息。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8日

法国出版社Liberatia和《Orientxxi》杂志分别出版了一套专门讨论中东事务的作品,第一本于6月初发行,作为 1970 年春天巴勒斯坦法塔赫运动出版的一份重要而激动人心著作的法文译本,题为《巴勒斯坦革命和犹太人》。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12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