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关系“重置时代”已经结束

2021年6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会晤 (路透社)
2021年6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会晤 (路透社)

美国总统拜登在6月16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事关乎我们的共同利益”。他的洞察说明了一切。

期待已久的日内瓦峰会并没有给美俄关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双方都并不指望付出很多努力来修复两国关系,目前,两国之间的关系正处于几十年来最为糟糕的状态。

俄罗斯与美国均视对方为竞争对手,今后也仍将如此。出于战略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这是不可避免的问题。“重置关系”已经是过去式了。特朗普曾主动对俄罗斯人示好,但是却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特别是在2018年7月于赫尔辛基举行的峰会失败之后。

相比之下,普京和拜登之间长达3小时的会晤似乎取得了相对不错的进展。由于彼此期待很低,两位领导人已就几项小规模的措施达成了一致,如果这些措施得以实施,那么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气氛也将得到缓解。这是一个简单的公式:把具有争议的问题搁置一边,并在可能且有意愿的领域内寻求部分让步。

这场峰会出台了一份简短的联合声明,强调了美俄双方今年早些时候在战略武器控制方面的合作中所取得的成就。普京和拜登在今年1月26日进行的一次电话通话中,同意将原定于今年2月到期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再延长5年,从而给双方提供了制定替代协议的时间。

此外,两位领导人同意将各国的大使再次派往对方国家首都,以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在今年3月至4月期间,两国大使分别被政府召回,而理由是“为了进行磋商”。

更大的中东地区将是检验双方这种接触能走多远的试金石。这场会议中讨论了几个有关中东地区的问题。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政府希望就通过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的过境点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而达成协调策略。

伊朗核协议是在另一个在这场会议中被提及的问题,美国和俄罗斯可以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合作。拜登政府已重启与伊朗之间的谈判,以讨论让美国重返“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的方式。俄罗斯不仅是这项协议的签署国之一,也是伊朗重要的合作伙伴,这项协议对俄罗斯显然利益攸关。

撤军之后的阿富汗也可能会成为双方之间另一个具有共同利益的问题。美国和俄罗斯都不希望看到塔利班运动在阿富汗重新掌权。随着西方部队的撤离,俄罗斯对该地区极端主义激增的担心,超过了它对美国扩张主义的担心,因此,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合作将更有可能实现。

如果俄罗斯人和美国人能在这些关键问题上找到共同点,那么历史也将对日内瓦峰会作出正面的评价。

但是,双方在基本问题上没有达成协议的余地。尽管持务实思想,但是拜登团队仍表示,无论是在俄罗斯镇压国内反对派的问题上,还是在乌克兰战争的问题上,他们都不愿纵容克里姆林宫。美国必须在以下两者之间取得微妙的平衡:一方面坚持民主原则,另一方面与俄罗斯接触,并将其视为一个同样强大的国家。拜登将普京称为“值得尊敬的对手”,这对克里姆林宫而言就如音乐般动听,因为其中包含着尊重的信号。

然而,美国并不会转向现实政治,而把价值观和原则抛到一边。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峰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而在几周之前,乌克兰问题还占据着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根本不存在普京可能希望看到的那种地缘政治交易。

而结果就是,俄罗斯当权派将继续以怀疑的眼光看待美国,并指责美国推动“政权更迭”和“颜色革命”,正如美国在两千年初期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美国还将把俄罗斯与中国一同视为全球对手。

拜登在日内瓦的任务之一,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美国政府将反击俄罗斯试图在美国挑起的任何问题,无论是通过网络攻击或是其他任何形式的政治干预,例如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准备阶段。

那么,得到拜登和克里姆林宫共同支持的这种最低限度的双边关系模式最终能够奏效吗?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

双方的敌意和不信任为怀疑留下了充足的理由。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不需要太大力气就会出现新的紧张局势。尽管美国宁愿把精力集中在中国身上,而克里姆林宫宁愿把精力放在增强国内政治支持上,但两国之间的竞争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命力,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已制度化。

但是日内瓦会议带来的一个启示是,有条件的接触并非注定失败。拜登和普京都在峰会上表现出了明显的乐观情绪,这并非毫无理由。俄罗斯得到了它想要的一些东西:美国的同等对待。而拜登政府同样也从会议中获益。这位美国总统似乎反对普京,但也可能得到承诺。

从总体来看,在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时期尝试的美俄关系重置已经以失败告终。正如俄罗斯外交政策观察家弗拉基米尔·弗罗洛夫所认为的那样,“我们现在拥有的是充满尊重的敌对”。而事实证明,这种状况很有可能会持续下去。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