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劫机事件反映暴政绥靖主义

罗曼·普罗塔塞维奇2017 年 3 月 26 日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与其他数十名抗议者在集会期间被捕(美联社)
罗曼·普罗塔塞维奇2017 年 3 月 26 日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与其他数十名抗议者在集会期间被捕(美联社)

5 月 23 日,全世界都目睹了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以虚假炸弹威胁为借口,动用空军拦截一架民用客机,将其迫降至明斯克,并绑架了著名反对派记者罗曼·普罗塔塞维奇(Roman Protasevich)和他的未婚妻,最终释放了其他乘客。

这个事件——让人想起间谍惊悚片——是无耻之举,但并非完全史无前例,这仅代表威权主义者远距离恐吓和压制反对声音危险模式中的最新事件,卢卡申科通过同时违反多项国际规范来加大赌注,但暴君长期以来一直在压制国内和境外异议,而且情况越来越糟糕。

2018 年 10 月在伊斯坦布尔沙特领事馆内残酷谋杀记者卡舒吉事件,是迄今为止最臭名昭著的跨国镇压案例,但还有更多此类案件。2017 年 5 月,阿塞拜疆反对派记者 Afgan Mukhtarli 从第比利斯街头失踪,随后在阿塞拜疆邻国重新露面,面临刑事指控。2020 年 8 月,流亡欧洲的反对派人物保罗·鲁塞萨巴吉纳登上飞往布隆迪的包机,结果却在卢旺达被捕,并被指控犯有“恐怖主义”罪行。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最近的一份报告列出了自 2014 年以来发生的 608 起跨国镇压事件。

这些事件正在增加,正是因为犯下这些罪行不受惩罚。自从 8 月白俄罗斯最近一次欺诈性选举以来,卢卡申科监禁和折磨了数千名白俄罗斯人,西方主要诉诸于思想和祈祷。卢卡申科的偏执已经达到了完全荒谬的程度,从持枪出现在公众面前到因穿着白色和红色袜子(反对派旗帜的颜色)而逮捕民众,卢卡申科政权如此大胆地逮捕普罗塔塞维奇,这表明独立记者对该国正在进行的革命至关重要。

在去年选举后的起义之后,白俄罗斯主要恩人克里姆林宫立即派遣了“今日俄罗斯”宣传团队前往明斯克,因为卢卡申科所在白俄罗斯本国许多记者辞职以示抗议。国家电视频道的收视率仍然很低,因此,卢卡申科开始对替代媒体发动战争。Protasevich 与他人共同创立了 Nexta,这是一个拥有超过 100 万订阅者的 Telegram 频道。Nexta 详细记录了卢卡申科安全部队多次公开殴打和逮捕事件,并放大了全国示威活动的细节。 11 月,克格勃将普罗塔塞维奇列入恐怖分子观察名单,并指控他组织大规模骚乱。如果被指控犯有恐怖主义罪,普罗塔塞维奇可能面临终身监禁甚至死刑。目前对普罗塔塞维奇的指控——煽动公共秩序混乱和社会仇恨——最高可判处 12 年徒刑。

5 月 18 日,白俄罗斯当局关闭了该国最著名的新闻网站 tut.by,该网站月流量为 1.5亿至2亿之间。 5 月 24 日,宣布了另一批立法改革,旨在扼杀任何剩余的独立声音。记者现在被禁止报道未经批准的会议、组织或参与公共活动,并禁止发布未经特定认证而进行的民意调查。

对流亡异见者的镇压与对痴迷于关闭信息访问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该政权担心其无法再控制公众舆论。

部分原因是其自己的错:政权完全无法管理甚至未能承认新冠大流行,这促使许多白俄罗斯人寻求其他信息来源,并学习如何使用 VPN 来规避国家审查,独立媒体消费猛增,该政权对网络采取的绝望行动掩盖了其无权通过恐怖手段以外的任何其他方法进行统治。

欧盟和美国政府已经开始改变其航空在白俄罗斯领空的航线,并禁止这家白俄罗斯国家航空公司在欧盟机场降落。这些举措看似大胆,但很难看出这会对已经孤立的政权造成何种伤害,对白俄罗斯的进一步旅行限制甚至可能使其公民更难逃离。

白俄罗斯实际上禁止独立投票,但据估计,在 8 月大选后的前两个月,有超过 13500 名白俄罗斯人逃往乌克兰、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反对派在去年 8 月大规模抗议之后设立的协调委员会的七名成员,要么被监禁,要么被流放。

随着大国考虑对卢卡申科最近骇人听闻的罪行做出反应,独裁者将被密切关注。如果没有对白俄罗斯政权采取严厉行动,他们就会把这理解为又一张空白支票,旨在恐吓本国公民。

除了强有力的制裁外,重要的是要向白俄罗斯境内外的独立媒体提供更多支持,使得陷入困境但勇敢的公民能够继续记录白俄罗斯政权的暴行,组织抵抗并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奋斗。

在西方媒体中提升白俄罗斯的声音至关重要,放宽签证限制和加强庇护制度将使白俄罗斯人有可能在国外生活和工作,就像英国为因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而被驱逐的香港人所采取的措施。如果世界无法阻止卢卡申科在他本国内折磨其人民,那么至少能做的就是努力保护白俄罗斯民众在境外的安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