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内特会超越他的前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吗?

2021 年 6 月 13 日在耶路撒冷召开以色列议会会议期间,以色列新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坐在即将卸任总理内塔尼亚胡身后(美联社)

内塔尼亚胡家庭在将其财物搬出位于耶路撒冷贝尔福街总理官邸方面经验丰富。2016 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告诉一群震惊的定居者——他们被驱逐出约旦河西岸“​非法犹太人定居点”阿莫纳——说,“我理解失去家园意味着什么。1999 年大选后,在零警告情况下,我和我的家人被粗暴地赶出了贝尔福街的房子,就这样,带着我们所有的东西,我们被扔到了大街上,我们不得不去喜来登广场酒店,感觉很糟糕。”

利库德集团在 1999 年的选举中赢得了 19 个议会席位,比埃胡德·巴拉克领导的工党少了 7 个。巴拉克政府——与 6 月 13 日宣誓就职的政府一样——是一个多元化的政党联盟,其中包括左翼政党梅雷兹党、中间派哈默卡兹党、右翼极端正统犹太教,这种合作关系持续了不到两年。

由以色列右翼亚米纳党领导人纳夫塔利·贝内特和“拥有未来”党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领导的短暂以色列新政府能教会我们什么?他们由保守的犹太右翼政党组成的多元化联盟前景如何,这些右翼集团领导人致力于定居点问题,而梅雷茨党立法者抵制定居点商品?激烈的女权活动家、工党主席梅拉夫·米凯利(Merav Michaeli)能否与承诺驱逐寻求庇护者及其家人的保守派内政部长沙凯德(Ayelet Shaked)相处?

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手中的筹码比巴拉克在1999年拿到的筹码差很多,首先,从来没有以色列总理,也没有任何民主国家领导人,其政党只赢得了6%的选票(相当于赢得议会中120 个席位中的7 个席位,其中一位反对新政府)。贝内特是默认选项,是三个非常不完美选择中的最好一个,另外两个选择是执政12年的内塔尼亚胡继续执政,或者人们普遍预计第五轮选举将使政治僵局永久化。因此,新政府的组成和指导方针都不是其左翼或右翼组成部分的理想选择。

贝内特和“以色列家园党”领袖阿维格多·利伯曼以及新希望党领袖吉迪恩·萨尔(Gideon Saar)与他们的前利库德党同事在一起,会比与工党、梅雷茨和阿拉伯政党“联合名单”党代表坐在一起更为自在,新政府的共同点是对内塔尼亚胡个性的厌恶,以及对内塔尼亚腐败指控的起诉感到厌烦。

新政府的中右翼伙伴与他的意识形态以及外交和国防政策保持一致。据推测,如果内塔尼亚胡放弃他对利库德集团的领导权,或者如果他的党内同事鼓起勇气将他赶下台,新政府中的许多人会与利库德集团谈判以建立伙伴关系。

然而,内塔尼亚胡甚至在他开始收拾行装搬之前就向他的继任者宣战。 2021 年的内塔尼亚胡与 22 年前被击败、退出政界的年轻总理不同。这一次,他得到了头脑发热的军团和暴力武装团体的大力支持。

在政府的最后几天,随着他们脚下的土地燃烧,极端正统党派的领导人和他们的拉比加入了煽动反对贝内特的合唱团。他们采用的语言,以及有关地狱的威胁,让人想起 1995 年 11 月总理伊扎克·拉宾遇刺前几个月的气氛。

新政府的首要挑战之一将是扑灭这些火焰,恢复对以色列法律体系、警察和媒体的信任,并努力灌输对多元化的尊重。

奇怪的贝内特-拉皮德联盟设计者很清楚,反对派会发现其大厦的裂缝并放置炸药将其炸毁,这些爆炸物包括关于高度敏感问题的立法,例如宗教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吞并巴勒斯坦领土、LGBTQ 权利以及承认挑战极端正统机构垄断地位的犹太教进步流派。

为了消除这些定时炸弹,联盟协议在每个问题上维持现状。然而,内塔尼亚胡有一种新型的 TNT 可供他使用,其形式是极端民族主义的以色列议会议员伊塔马尔·本-格维尔(Itamar Ben – Gvir)及其憎恨阿拉伯的小圈子。伊塔马尔·本-格维尔被选择为内塔尼亚胡的坚定支持者,并且正在利用他的议会豁免权在最不稳定的场所——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圣地——破坏现状,内塔尼亚胡可以依靠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来回应本-格维尔的挑衅。

如果犹太议会成员访问对犹太人和穆斯林都是神圣的阿克萨清真寺/圣殿山大院,加沙地带发射火箭弹袭击作为回应,贝内特会怎么做?新政府的两名阿拉伯成员,伊斯兰主义的拉姆主席曼苏尔·阿巴斯和梅雷茨地区合作部长伊萨维·弗雷杰是否会投票支持对加沙进行报复和杀害巴勒斯坦平民?如果以色列人在哈马斯袭击中丧生,利伯曼和萨尔是否会投票支持保持克制?

坚决支持和解的贝内特是否会尊重法院关于拆除约旦河西岸非法前哨所 40 所房屋的裁决?他将如何在美国政府施压下与巴勒斯坦人就两国方案进行外交谈判?将如何在支持巴勒斯坦国建国的中左翼伙伴以及他自己强烈反对声明之间进行协调,更不用说他的右翼政党对他伙伴的不满了?

与伊朗就新核协议的谈判是新政府面临的另一个障碍,这将迫使其做出极其艰难的决定。如果他坚持内塔尼亚胡反对伊核协议的激进政策,贝内特将与拜登政府发生冲突,而拜登政府将在贝内特两年任期内掌权。另一方面,如果贝内特政府同意拜登政府的政策,内塔尼亚胡很可能会发起一场公开运动,指责新政府“抛弃犹太人以进行第二次大屠杀”。

在他漫长的统治期间,内塔尼亚胡被认为是在没有安全网情况下走钢丝的魔术师,贝内特在 2006 年至 2008 年期间作为反对派领导人担任幕僚长时,近距离观察了他的表现。为了继续掌权以开始修复内塔尼亚胡对以色列社会造成的一些损害,贝内特必须超越他的前任导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以色列安全事务内阁将就耶路撒冷举行极右翼游行——所谓的“旗帜游行”——召开的会议推迟至下周二举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内部游行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爆发激烈冲突,极右翼团体呼吁周四举行“旗帜游行”,与此同时,联合国呼吁以色列和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避免挑衅并保持克制。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9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