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能否在特朗普失败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危机中取得成功?

杰弗里·费尔特曼将访问埃及、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讨论该地区危机的解决方案 (AFP)
杰弗里·费尔特曼将访问埃及、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讨论该地区危机的解决方案 (AFP)

自总统乔·拜登任命美国资深外交官杰弗里·费尔特曼为美国非洲之角总统特使以来,美国的现实希望越来越高,希望采用一种新的外交方式来避免在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时代,美国与该地区国家,尤其是埃塞俄比亚之间的错误关系和失败。

费尔特曼大使对该地区国家的访问与拜登总统身边两名民主党参议员特拉华州的克里斯·昆斯和马里兰州的克里斯·冯·霍兰的访问同时进行。费尔特曼的访问代表了一种新的美国方法,与前任政府解决危机,特别是复兴大坝危机采取的方式不同。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至少在目前为止还没有亲自干预谈判,根据国务院发表的一份声明,他的政府正在寻找“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解决非洲之角相互联系的政治、安全和人道主义危机”。

与特朗普不同,拜登没有亲自干预复兴大坝谈判 (路透)

与合作伙伴的协调

特朗普政府选择在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之间的复兴大坝危机进行单方面调解,而拜登政府则与相关政府、联合国和非洲联盟协调,采取集体行动。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指出,费尔特曼大使将致力于协调美国在该地区各国的政策,解决非洲之角的政治、安全和人道主义危机。

卡梅伦·哈德森是中央情报局和白宫前官员,也是大西洋研究所的非洲事务专家。

他告诉半岛网,“很明显,美国正在努力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外交参与,使其能够影响该地区的事态发展。可以肯定的是,埃及和苏丹(美国的亲密盟友)确实欢迎这一步骤,埃塞俄比亚是美国面临的挑战,该国在国内以及与邻国的关系中处于不稳定状态,在与美国的关系中处于不自然的严重紧张状态。

波士顿大学教授、美国前驻非洲多个国家的大使罗伯特·洛维兹认为,“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有更多的成功机会,它更倾向与非洲联盟、相关国际组织和国家一起行动,这与前任政府独立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同

洛维兹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说:“拜登很可能也会做出长期努力,担任调解员,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亲自干预,他将通过一个了解该地区问题的团队来工作,例如任命一位备受尊敬的外交官,如费尔特曼大使,此举受到了广泛欢迎

2019年2月6日,特朗普与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的外交部长举行关于复兴大坝危机的会谈 (社交网站)

避免特朗普的错误

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有关复兴大坝的声明给埃塞俄比亚对美国调解的立场产生了负面影响,特朗普批评了埃塞俄比亚在青尼罗河上修建大坝,并指出埃及“有意炸毁它”。

这促使埃塞俄比亚质疑美国在危机三方之间进行调解的任何努力,埃塞俄比亚内部局势发展引发的动乱和埃塞俄比亚部队的暴力行为,促使美国对它认为的“提格雷地区的种族清洗”采取坚决立场。

卡梅伦·哈德森告诉半岛网,美国已经暂停了对埃塞俄比亚的发展援助和安全援助,目前,美国的最大影响可能是威胁对埃塞俄比亚实施制裁,拜登政府似乎不愿这样做,这可能破坏其刚刚开始的外交方针。

尽管拜登政府十分重视提格雷地区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洛维兹大使认为,美国意识到它必须发挥调解作用,因为非洲两个最重要国家之间的冲突不仅会对该地区造成严重影响,而且会在更大范围内对非洲造成严重影响。

特朗普政府也看到了这一点,这表明历届政府的利益总体上仍然相似,只在处理方式上存在分歧。洛维兹大使补充说:“埃及和埃塞俄比亚都是美国的朋友,而且美国正在努力与苏丹建立更好的关系

(半岛电视台)

美国政府的利益和信誉

传统上,非洲之角对美国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该地区不稳定的蔓延及其对红海南部入口航行安全的影响,还有索马里和也门局势动荡造成的恐怖主义扩散,促使美国政府近年来将重点放在这一重要地区。

外交关系委员会非洲项目主任、前驻非洲多国大使米歇尔·格芬表示,“拜登政府正在努力减轻整个非洲之角的紧张局势,因为该地区的任何重大危机都可能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给安全和经济造成严重后果,威胁美国的利益,破坏该地区各国人民要求的民主进步

格芬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说:“鼓励通过谈判达成解决复兴大坝危机的协议,是该地区冲突降级议程中的一项必然措施

而且,以外交现实主义的态度,格芬大使强调,“成功没有保证,但拜登政府不太可能会陷入官僚主义的混乱,发表不负责任和傲慢的言论,这是特朗普政府在应对复兴大坝危机中失败做法的特征

洛维兹表示,美国“不会将援助作为施压手段,因为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美国的大部分援助具有人道主义性质,在埃及则是军事性质,但这不会阻止美国利用管理其西部及南部邻国墨西哥之间多条河流和水资源共享方面的丰富经验做出贡献,美国可以使埃及人平静下来,说服埃塞俄比亚负责任地管理复兴大坝。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