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难以否认以色列是个种族隔离国家

在这张2020年12月3日拍摄的资料图中,以色列边境警察与抗议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小镇萨尔菲特附近扩大犹太定居点的巴勒斯坦民众爆发冲突(美联社)
在这张2020年12月3日拍摄的资料图中,以色列边境警察与抗议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小镇萨尔菲特附近扩大犹太定居点的巴勒斯坦民众爆发冲突(美联社)

4月27日,领先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组织(HRW)发表了长达213页的报告,题为“越过门槛”,谴责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及以色列领土上“犯下种族隔离罪行和迫害巴勒斯坦人的危害人类罪行”。

该报告无疑标志着人权观察组织已经越过门槛,长期以来,一直避免对以色列罪行进行公开和全面批评,这使巴勒斯坦人和对巴勒斯坦权利的拥护者感到沮丧。

但这份报告的名称在表面上提到的门槛是合法的,根据人权观察分析,以色列终于越过了这一门槛。人权观察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表示,“虽然世界上许多地方将以色列半个世纪的占领视为暂时情况,长达几十年的’和平进程’将很快得到解决,但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所遭遇的压迫达到了一个门槛,其持久性符合种族隔离罪行的定义

因此,根据人权观察说法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的罪行已达到严重程度,以至于现在可以将其视为危害人类罪——国际社会认为这些罪行是最严重罪行,有可能需要最严厉的惩罚。

但是,将以色列定居者的殖民努力指定为种族隔离形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长期以来,法律一直使用“种族隔离”一词来形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所采取的行动。

1973年《种族隔离公约》和1998年《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将种族隔离定义为,一个种族群体通过“不人道行为”有系统地、在体制上根深蒂固地控制和压制另一个种族。这些行为包括:“任意逮捕和非法监禁一个种族团体成员”,“旨在通过为一个或多个种族群体成员建立单独的储备和贫民窟来按种族划分人口的措施”,“强迫转移”,“征用土地财产”,并否认“离开和返回自己国家的权利,以及获得国籍的权利”。从开始以来,所有这些都是以色列定居者在巴勒斯坦实施殖民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至少从1970年代开始,联合国外交官、法学家和激进主义者就将种族隔离的概念应用到了以色列之上。

1975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第3379号决议,该决议宣布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的一种形式,后来由于以色列施压,该项决议被撤销。尽管没有将以色列定义为种族隔离国家,但该决议明确表明了这一联系,这项决议是基于先前的决议,包括1963年的1904(XVIII)号决议,将犹太复国主义与种族主义作为基础,该决议确认“种族歧视或优越性的任何学说在科学上都是虚假的,在道德上是可谴责的,在社会上是不公正的和危险的”。第3379号决议还划定了一条界限,将以色列与“津巴布韦和南非的种族主义政权”联系在一起,“这些政权在旨在压制人类尊严和整体性政策中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在此期间,其他联合国辩论也承认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和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共谋”,就像1973年的3151号决议一样。

在2002年访问了圣地之后,名誉大名鼎鼎的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他被誉为“南非的道德良心”——表示,在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时所看到的一切,使他想起“黑人在我们南非所经历的很多事情”,此后,他重申了自己的看法。自2005年以来,全球校园内的学生激进主义者一直在“以色列种族隔离周”期间组织教育活动,举行这些活动的目的是提高人们对巴勒斯坦解放斗争的认识,并强调巴勒斯坦人的努力与南非反种族隔离运动之间的相似之处。 2017年,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实行种族隔离做法的报告。

尽管人权观察报告提到种族隔离概念在其他方面的应用,以定义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采取的行动,但其重点是提出“基于种族隔离或迫害的国际罪行的详细法律分析”。但是,种族隔离的概念不仅是法律范畴,而且是道德和政治上的称呼,这就是种族隔离如此强大和有力的原因,通过在其报告公告中使用#Courage2FightApartheid主题标签,人权观察组织承认了这项法律分析的真正政治意义,也许还暗示了该组织为何花费这么长时间才公开接受全世界数十年来公认现实的原因。

人权观察决定将以色列承认为种族隔离国家的决定,是否将成为数十年巴勒斯坦斗争和煽动政治变革的分水岭,还有待观察。最近发生的事件——例如2月5日,裁定国际刑事法院可以对巴勒斯坦局势行使其刑事管辖权,以色列非政府组织“被占领领土人权信息中心”(B’Tselem)1月份发表报告也将以色列称为“种族隔离国家”,对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关于“反犹太主义”所采用的定义进行了激烈争辩,以试图压制对以色列的批评——已经暗示可能接近临界点。

的确,随着近年来以色列的犹太至上主义变得越来越明显,反对将以色列归类为种族隔离国家的论点变得越来越难。在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自豪地说“以色列不是其所有公民的国家……以色列是犹太人民且仅是他们的民族国家”之后,人权组织或其他组织如何继续否认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

在以色列议会通过了《犹太民族国家基本法》之后,他们如何否认以色列犯有种族隔离罪?这项法案否认了占以色列人口20%的巴勒斯坦公民的权利。

人权观察报告无疑是积极的发展,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不是以色列是否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问题是,国际社会何时将采取一致行动,以制止以色列明显的且显然应受到谴责的压迫制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似乎有一种新趋势,该组织首次使用“种族隔离”一词来描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其希望推动国际社会重新评估巴以冲突,而不考虑政治谈判如何。

2021年4月29日

本杰明·波格伦德在南非担任记者,数十年来一直与种族隔离作斗争。自从20年前移居以色列以来,他一直热情地为以色列辩护,反对有关以色列也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的指控。

2020年6月25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