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蹬出F-35项目后 土耳其转祸为福

美国国防部近期告知土耳其,它已被排除在F-35隐形战斗机的制造项目之外。在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的背景下,这是美国与土耳其之间长期分歧所产生的预期结果。

实际上,尽管土耳其是北约的成员国之一,但很长时间以来,土耳其都不拥有任何防空系统,并且不时尝试从美国处购买爱国者导弹系统,以保护自身免受周边威胁的侵害。

但是美国却没有同意向土耳其出售这套防御系统,理由是它需要获得国会的批准才能出售这些军事设备。但就在美国禁止向土耳其出售这些武器的同时,它又同意向其他国家出口这些武器,甚至是那些北约框架之外的国家。

土耳其很清楚被剥夺这类防空武器所可能存在的风险,因此,在无法向美国购买这些设备的情况下,土耳其尝试了多种途径来获得这些武器。土耳其已经与法国和中国举行了会谈,这两个国家提供的报价甚至比美国爱国者系统更为实惠。

乍一看,土耳其被蹬出F-35项目似乎是一个负面消息,但是,当我们回想土耳其在国防工业上取得的成就,以及它所取得的那些让所有人瞩目且无法否认的成功,我们就可以说,美国的这些制裁已经为土耳其打开了迎来巨大机遇的大门。

但是土耳其后来发现,可以购买更先进的俄罗斯S-400防御系统,并因此决定与俄罗斯完成这项交易。

而这也正是美国和土耳其爆发问题的开端。美国从一开始就决定不接受北约成员国从俄罗斯处购买导弹系统,因为俄罗斯被视为北约的对手,而对抗俄罗斯正是当初建立北约这个联盟的主要原因。

美国提出的第一个理由是,将这套敌对的防御系统整合到北约的防御系统内,将对北约的安全构成威胁。但实际上,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而第二个理由是,俄罗斯自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便一直受到美国的制裁,因此这笔交易的完成就意味着土耳其违反了美国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另一方面,在宣布实施这些单方面制裁之后,美国根本没有为土耳其获得防空系统提供任何其他的解决方案。

坦率地讲,美国试图向土耳其强加这种关系,并使之看起来非常自然。然而土耳其方面认为,这就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美国坚持在土耳其面前设置障碍,坐视后者为自己谋求出路,却坚持不提供任何替代方案,并且还破坏了现有的替代方案,即爱国者导弹系统。

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执政的最后几天内,其政府针对土耳其实施了一揽子制裁措施,作为对它购买俄罗斯S-400防御系统的回应。但这些措施并不具有太大的影响力,内容包括禁止土耳其国防工业的领导人入境美国。

此外,这些措施还规定,禁止土耳其国防采购局获得美国出口许可证,或从其下属的国际金融机构中获得贷款和服务。

在实施这些制裁的框架内,美国还宣布取消土耳其在2007年签署的有关参与制造F-35隐形战机项目的联合备忘录。

2006年,美国宣布了一项包括8个国家在内的联合备忘录,即美国、英国、意大利、荷兰、澳大利亚、丹麦、加拿大和挪威,而且没有加入其他任何合作伙伴。但是,在2007年签署联合备忘录之后,土耳其也作为合作伙伴而加入了制造F-35战斗机的联合计划。在该项目的框架内,土耳其将购买100架该型飞机。

2008年,土耳其接收了其中4架战斗机,但是这些飞机仍留在美国境内,以让土耳其飞行员参与培训计划,此后,土耳其又接收了另外两架飞机。但是,自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就禁止将更多的战斗机运向土耳其,并且决定在2020年国防预算的框架内为美国的空军购买这些战斗机。

土耳其已经为该机型生产了1005块零部件,但是随着危机的爆发,土耳其公司对该项目的参与被叫停,显然美国在后来找到了其他的供应商。

乍一看,土耳其被蹬出F-35项目似乎是一个负面消息,但是,当我们回想土耳其在国防工业上取得的成就,以及它所取得的那些让所有人瞩目且无法否认的成功,我们就可以说,美国的这些制裁已经为土耳其打开了迎来巨大机遇的大门。

实际上,我们必须记住,正是土耳其在2009年与以色列产生的问题,为它在国防工业内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而在此之前,土耳其的国防工业不过是以色列和美国的附庸。很快,土耳其就在这一领域内取得了成就,并成为了世界上领先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在无人机领域内。得益于这些国产无人机,土耳其在打击库尔德工人党等恐怖组织的过程中取得了军事成功,也在阿塞拜疆、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战场上取得了军事胜利。

事实上,为这些成功作出重大的贡献的贝拉克塔尔公司负责人塞尔丘克·贝拉克塔尔认为,将土耳其排除在F-35项目之外,是一个机遇而非挫折。贝拉克塔尔还强调,这种情况在最初被视是一个困境,但它却可能对土耳其的国防工业有利。目前正在研制的首批无人战斗机原型机,可能会在2023年之际飞上天空。

需要指出的是,土耳其被禁止购买的美国武器,是由土耳其人完全无法访问的外国软件和计算机设备控制的,而这些设备将决定何时发起进攻,继而可以实施干预,并防止土耳其独立开发这类软件。

除此之外,鉴于购买、运营和维护这些武器所需要的成本,这里讨论的是一个时值多年的、价值数百亿美元的项目。诚然,土耳其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研发具有这些能力的战斗机,但是这仍值得我们为之努力,而且它也将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收益。

就这样,土耳其再一次为世界树立了如何将困境转化为机遇的典范。



相关文章

U.S. Secretary of State Blinken holds videoconference with government leaders in Kenya from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Washington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为美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划定了界线,并在外国媒体中心举行的线上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了这两个盟友之间最重要的问题与分歧。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29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