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根源是恐惧并引起恐慌 控制以色列袭击的恐怖循环

(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以色列的殖民侵略和政策以及建立新的犹太人定居点、侵犯巴勒斯坦人权和冲击阿克萨清真寺等行为,都不是例外的做法,我们不应该指望它们很快结束。

笔者认为,在最近一次以色列败北的升级后达成的停火协议并不意味着占领者将在未来改变其政策,原因是以色列人对犹太教的解释是基于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

但是,必须澄清犹太教真理与这种解释之间的区别。实际上,今天以色列国的官方政策就反映了这种解释,并且有一定比例的犹太人口不同意这一观点,但不幸的是,他们的人数正在不断减少。

今天的以色列受到一种思想的统治,该思想对那些不相信犹太复国主义的人不给予任何考虑,并且该思想允许在必要时将人们摧毁、排斥和驱逐,以实现犹太复国主义的目标。犹太复国主义意识形态基于圣经中提及了该思想的信仰,从而煽动对他人的种族主义。

关于出于恐惧而谋杀,也许历史上最明显的例子是法老出于对以色列儿童的恐惧而犯下的罪行,当时法老杀死了所有新生儿,但威胁着他王位的儿童仍悄悄地生活在他的宫殿里。

因此,即使是在美国,所有敢于批评这些危险信念的人都被直接视为犹太人的敌人,并被以罪犯和人类敌人的方式对待。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意识形态是危害人类的罪行,是不容忽视的危险意识形态。很明显,这种思想播下对其他种族或信仰的仇恨的种子,即将拖累中东乃至整个世界走向动荡。

甚至那些因为这个原因或因为这样做而伤害了犹太复国主义的人也被直接指控为反犹太主义。即使在以色列街头的对话中,所有与记者交谈的人,无论年龄大小,无论男女,几乎都同意“穆斯林和阿拉伯人是危险的,机会来临时必须将他们消灭”。尽管事实上穆斯林从来不是犹太人的敌人,但以色列人一致表示了这一想法。今天,以色列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敌视穆斯林的人。

此外,这些犹太人用恐惧来证明仇恨是正当的,他们说:“无论儿童和老人,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作为一个整体,必须被消灭,因为他们都是恐怖分子,是可怕的人。”

以色列国家政策是这种仇恨和恐惧漩涡背后的唯一原因。土耳其作家萨拉赫·丁·沙基尔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今人震惊地指出,这种将以色列通常的袭击变成一种文化的情况是,他们“在恐惧中杀人,在杀人时感到恐惧和羞愧”。

以色列人不对任何事情感到羞耻或羞愧,他们只是害怕。他们越害怕,谋杀就越频繁,因为他们杀死令他们感到恐惧的人。

逻辑上,巴勒斯坦人才应该是因双方之间力量不平等而感到恐惧的人。一方面是变成了残酷杀人机器的以色列国;另一方面是不断被杀害、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生活在痛苦中,自由受到限制,也没有回应他们的人道主义需求的巴勒斯坦人。

今天,我们看到,巴勒斯坦人捍卫自己土地和坚持抵抗运动的立场产生了很大影响,这使以色列人感到恐惧;造成这种恐惧的原因是,以色列在经历了过去几十年的事情后,正面临着内心和灵魂深处的巨大空白,而巴勒斯坦儿童投掷的石头闯入了这个空白,引起了他们内心的恐惧。这些年幼的孩子(面对暴力而微笑着的女孩)使他们感到震惊,他们令以色列的杀戮机器感到害怕,并促使其实施更多犯罪。

在2010年发表的《恐惧与力量》一书中,我试图展示恐惧与力量之间的平衡如何促成偏执狂,尤其是在政府之间,他们的政策最终使偏执狂再次出现。

关于出于恐惧而谋杀,也许历史上最明显的例子是法老出于对以色列儿童的恐惧而犯下的罪行,当时法老杀死了所有新生儿,但威胁着他王位的儿童仍悄悄地生活在他的宫殿里。同样,以色列最终将面临不可避免的命运,它害怕今天实现这一命运。它进入了暴力循环之中,以色列正在书写其国家灭亡的记录。

看看在任何情况下似乎都无法团结的伊斯兰世界,当以色列发动袭击时,每个人很快就记得这是一个统一的世界。以色列发动袭击以及自斋月最后一天以来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采取了激烈的外交行动后,这一回响在整个伊斯兰世界,甚至在美国和欧洲土地上回荡,一切都表明,伊斯兰世界已经重新恢复了脉搏。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