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问题的可能和不可能解决方案

巴勒斯坦抵抗运动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的公开休战,使“耶路撒冷之剑”的战斗停了下来,不受任何条件或义务的束缚,然而其战火随时可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重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最危险的是战斗结束时,巴勒斯坦抵抗运动没有一个明确和具体的从其取得的(相对)胜利中受益的政治计划。原本预计,抵抗运动将通过一个新项目,阐明巴勒斯坦事业下一个政治道路的各个阶段,带来巴勒斯坦人民自73年前陷入困境以来一直等待的解决方案,使人民摆脱导弹爆炸的生活,使烈士的鲜血不浪费。我们将手掌放在脸颊上,等待下一场战斗。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下一个政治计划是什么?它的阶段和帮助它切断“后卫”脖子并闯入所有隔离墙的基础是什么?

法塔赫和哈马斯运动负有非常重要的历史责任,特别是在推翻悲惨的《奥斯陆协定》及其周围阻碍方面,以及在巴勒斯坦事业的道路上实现这一必要的改变,消除不和谐和分裂的根源方面,并且要尽快。

下一个政治项目

在谈论下一个政治项目前,必须指出,除非满足以下条件,否则任何为了解决的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项目都不会被接受和处理:

  • 为巴勒斯坦问题找到公正的解决办法。
  • 使它成为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不会重复《奥斯陆协议》的悲剧。
  • 它是最终解决方案,在短时间内完成明确的特定阶段,最迟不超过10年。
  • 履行巴勒斯坦人民返回家园、安全稳定发展与追求幸福的愿望和诉求。
  • 在专门和公正的委员会的监督下,建立清晰而有计划的工作机制。
  • 该项目中的巴勒斯坦负责人应代表巴勒斯坦人民的所有组成部分。
  • 巴勒斯坦的抵抗继续对该项目的巴勒斯坦领导人提供第一支持。
  • 拥有认真和坚决的阿拉伯和国际集体保证,使各方有义务执行已商定的目标。
  • 不止一个国家担任调解人和保证人。

此外,应免于任何松懈、回避、紧急或不切实际的措施,否则,它将成为延长冲突、增加战争次数和增加巴勒斯坦人民苦难的项目。

什么项目可以满足什么这些条件?

这个问题使我们回到了不到一年前一篇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可能和不可能解决办法的文章,而这个问题也清楚地向我们展示了,由于没有根据具体阶段和时间表在当地实施的真正政治项目,巴勒斯坦事业正在经历的困境的严重程度,我们也可以看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由此造成的不平衡的严重程度,它将巴勒斯坦人民带入未知世界已近30年。

自从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家项目开始以来,巴勒斯坦问题就知道了以下政治解决方案:

1.以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和犹太人共同居住的国家为基础的解决方案。

2.以两个邻国为基础的解决方案,一个为巴勒斯坦国,另一个为犹太国。

3.“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以及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巴勒斯坦革命采取的解决方案。哈马斯在1988年的宪章中对解决办法作出了说明,即进行圣战,解放巴勒斯坦全部历史领土。但哈马斯在2017年修订后的宪章中采用了“两国方案”,即在1967年边界上建立巴勒斯坦国,不承认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享有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国家的权利。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机会继续采取“一国方案”,指挥巴勒斯坦人民瓦解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并为巴勒斯坦和犹太人民建立一个双民族国家,巴勒斯坦抵抗力量采用该解决方案将带来真正的根本转变,更正巴勒斯坦事业,以至于走向解决之道。

至于第一个方案,自1947年首次提出以来一直遭到回避,至今受到犹太复国主义者和美国人的抨击。

至于第二个方案,自1947年提交联合国以来,它就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后来又得到了巴解组织和阿拉伯联盟的承认,1994年在此基础上签订了《奥斯陆协定》,直到现在,享有完整主权和代表权的巴勒斯坦国还没有建立,直到这成为不可能。

至于第三个方案,鉴于当前的区域和国际情况,这是不可能的。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已经作了详尽的解释:为什么巴勒斯坦人应该完全放弃“两国方案”,而采用“一国方案”?我提到了许多原因,所有这些都不与巴勒斯坦各派别的宪章相抵触,我们将特别关注以下几点原因:

1.”两国方案”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可以肯定的是它徒劳无益,无法实现持久的和平与稳定,没有为巴勒斯坦问题提供全面公正的解决方案,不符合巴勒斯坦人民的希望和诉求。

2.”两国方案”没有解决两国人民之间危机的根源,巴勒斯坦人的家园、土地或权利并没有得到恢复,为时不时的冲突和战争爆发敞开了大门。

3.”两国方案”没有结束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在质量上的军事优势及其对阿拉伯国家的威胁。

4.“ 耶路撒冷之剑”战役毫无疑问地表明,巴勒斯坦和犹太民族之间的人口重叠不能在地理上划定,民族身份也不能因入籍而被抹杀。

5.犹太人民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开始意识到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试图说服他们这里将是地球上最安全地方的欺骗程度。

6.世界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巴勒斯坦人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以及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巴勒斯坦人日夜遭受的悲剧中所进行的巨大欺骗行动,世界变得越来越容易接受“一国方案”的想法。

我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机会继续采取“一国方案”,指挥巴勒斯坦人民拆除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为巴勒斯坦和犹太人民建立一个双民族国家,以及巴勒斯坦抵抗力量采用该方案将是使巴勒斯坦问题走向解决的道路上的根本转变。

下一个政治项目的支柱

我认为,下一个政治项目将基于以下主要支柱:

1.民众继续起义

巴勒斯坦人民继续在西岸、加沙地带、耶路撒冷和1948年被占领土、阿拉伯和国际首都以及海外散居和聚居区,起义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占领者及其定居者,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进行各种接触,进行有组织的、持续的政治、思想、文化和媒体起义,这样做将确保起义的持续性和势头,保持动员、组建军队和发挥影响力的能力。

2.放弃《奥斯陆协定》及其领导地位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站起来反对《奥斯陆协定》及其领导地位了,它篡改了巴勒斯坦事业以及巴勒斯坦人民的血液,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结盟,镇压抵抗,加剧巴勒斯坦人为了维护自己地位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分裂,使他们无法制定一项在对他们不理不睬的傲慢敌人面前坚决执行的民族解放计划。尤其是法塔赫和哈马斯在执行这一使命,实现这一变化,尽快消除煽动叛乱和分裂根源方面负有非常重要的历史责任。第一步是让人民起义,推翻这一险恶协议及其领导地位。

3.建立真正的国家主管部门

组建代表国内外约1500万巴勒斯坦人口的民族团结领导层,结束游击队和知识分子之间的分裂,提出一项针对占领的民族解放联合计划,领导巴勒斯坦人们走向解脱之门,努力增强民族凝聚力,努力完善政治、军事、思想和文化以及社会建设。

4.放弃”两国方案”

根据我们列举的原因以及本篇文章中未能提及的其他原因,断然拒绝”两国方案”,起草全国联合联合项目,所有民族力量都在该项目会议上会面,对抗犹太复国主义实体。

5.加强军事能力

继续发展巴勒斯坦抵抗军的军事能力,并在战略和战术层面上进行定性发展,增加其在它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军备平衡中的权重,为即将发生的任何对峙作准备。

6.拒绝先前和以后所有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进行的阿拉伯和平项目

包括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和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的倡议、“世纪交易”草案、《亚伯拉罕协定》以及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其他任何损害巴勒斯坦事业、巴勒斯坦最高国家利益以及巴勒斯坦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特殊地位的协议。

这些支柱不是不可能的,就像导弹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城市上空爆炸一样,它不会不遇到前进或在合适时间落实的障碍,但国家意志超越了不可能,而惯于面对血腥与破坏、遭受庇护的苦难和艰辛、以忍耐和思考的态度对待问题的巴勒斯坦人民准备作出更多的牺牲,向领导人提供战斗所需英雄以加强对抗上,他们不会迟到。巴勒斯坦人民仍在等待您为他们打开救赎之门,所以不要让他们失望。



相关文章

以色列第十频道援引法国外交人士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6月底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进行会谈期间曾表示,在巴以冲突上以“一国方案”来取代“两国方案”,意味着以色列总理将改名为“穆罕默德”。 约旦国王指出,巴勒斯坦的年轻一代对两国方案不感兴趣,并希望在双方享有平等权利的基础上统一建国。

2018年8月21日

前美国国务院官员丹尼尔·霍兰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该官员在文章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的联邦解决方案,据悉,丹尼尔·霍兰德在2010年至2013年间曾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及加沙地区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工作。

2018年7月20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