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以往的巴以冲突:巴勒斯坦局势将走向何方?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近期正经历着20多年来最危险升级的巴勒斯坦问题,再次占据了全球舞台之首,并恢复了原有的势头。而许多观察人士认为,这一势头曾因一系列使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协议而丧失。

产生这种势头的部分原因可能来自耶路撒冷,特别是发生在阿克萨清真寺的事件,而这座圣寺在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中享有深刻的精神和宗教地位,从而导致伊斯兰世界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不同愿景和想法得到了统一。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件出现在3个地点,从而代表了全世界在应对巴勒斯坦问题时的3个基本层面:阿克萨清真寺代表了这个问题的精神和宗教层面;大马士革门以其历史、遗产和社会地位,代表着国家层面;而谢赫贾拉街区则代表着人道主义层面,这些难民家庭在占领当局资助的种族清洗运动中再次被公开驱逐。因此,这三大元素——宗教元素、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虽然在描述巴勒斯坦问题时各有不同,但却通过近期的事件回到了同一个起点并达成了一致。

而这次事件却大不相同,因为冲突是从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街区、大马士革门和阿克萨清真寺开始,再进入加沙的,而不是像过去的冲突那样,以解除对加沙的封锁为基础而展开,而是建立在耶路撒冷城取胜的基础上。

从实地层面来看,这场升级远没有停止或回到斋月之前,因为这次巴勒斯坦方面的升级形式与它此前与以色列升级的方式完全不同。因为在这一次,处于原委任统治边境内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所有阶层都得到了统一,也就是以色列占领军竭力要将巴勒斯坦分散的四块地点,包括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东耶路撒冷和绿线地区。

在20年前,当阿克萨起义于2000年以阿克萨清真寺为中心而开始时,耶路撒冷起义也就此爆发,并迅速从耶路撒冷转移至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绿线地区,但是,这场起义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当时,在耶路撒冷和绿线地区共有13名巴勒斯坦人遇难,随后,这个问题变成了西岸和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之间的单独对抗。

但是,在2006年巴勒斯坦人分裂之后,西岸已从力量平衡中被删除,从而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并使加沙战线在2008年和2012年的两次主要战争中成为了独自对抗以色列的力量,直到2014年,男孩穆罕默德·阿布·赫德尔在耶路撒冷的惨死才再次点燃这场冲突,并从那里依次转移至西岸和加沙地带,这预示着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了第三次战争,但西岸和耶路撒冷却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以色列在当时的重心已经完全转移至加沙地带的阵线。

而这次事件却大不相同,因为冲突是从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街区、大马士革门和阿克萨清真寺开始,再进入加沙的,而不是像过去的冲突那样,以解除对加沙的封锁为基础而展开,而是建立在耶路撒冷城取胜的基础上。

而居住在绿线城市内的巴勒斯坦人也接收了这个信号,从而使以色列境内的混居城市在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之间爆发了类似于巷战的冲突,西岸因此也可以采取行动,在西岸的军事检查站与占领军爆发冲突,甚至导致与安全部队的武装冲突。事实证明,这并未经过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策划。5月18日发起的巴勒斯坦大罢工在委任统治边境内巴勒斯坦为加沙的抵抗运动提供了广泛的民众支持,而在过去的3场对抗以色列的战争中,抵抗运动从未得到过这种规模和深度的巴勒斯坦支持。

在我们这里提到的客观情况之下,巴勒斯坦领土上发生的事件有两种趋势可循:

第一种趋势:以色列未能摧毁加沙的抵抗运动的基础设施,因此,会在抵抗运动和以色列之间达成暂时或长期的停战,从而使加沙的抵抗运动成为未来在与耶路撒冷打交道时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此事可以被认为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在这轮交战中取得的实际胜利。现在,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已经成为了在所有与耶路撒冷相关的事件中的一个主要参与者和不容忽视的力量,其观点或反应都不会再被低估。因此,这件事实际上可能意味着以色列将被迫至少暂时平息耶路撒冷的局势,以确保不会对加沙的抵抗力量构成挑衅。

第二种趋势:局势爆发并进入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全面对抗阶段,从而使这场冲突演变成第三次起义,而要实现这一设想,就需要在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层面上改变决策,使西岸完全参与这场冲突,而这可能要通过改变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金字塔顶层才能实现,这也使得这种趋势至少在目前不太可能实现。

另一方面,美国及其盟友这一次也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在这样的情况下实施强有力的干预。现任的美国政府似乎正试图与前任的特朗普政府处理巴勒斯坦问题的方式拉开距离——当时的特朗普曾极度亲近以内塔尼亚胡为代表的以色列的右翼执政势力,而拜登却期望以双方之间公正调解人的形象出现。尽管如此,美国政府也不可能放弃它作为以色列占领国最主要的赞助国的角色,从而使它的立场随着其地位的削弱而波动。因此,尽管美国拥有巨大的国际力量,也不能设想它会对事件的发展或事件的走向产生太大的影响。

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到绿线地区时,我们会发现这一次的事件给这些地区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造成了难以恢复的巨大裂痕,极端右翼的以色列人让双方在混居城市内的关系再次退回到了以色列建国初期、“纳克巴大灾难”前夕的状态。这就意味着,绿线地区内的巴勒斯坦人现在将开始审查其地位及其与这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他们与耶路撒冷、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社会之间的关系,而以色列在过去70多年的时间内,一直致力于将他们隔离开来。因此,预计在这一次的事件发生之后,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社会所代表的危机可能会扩大,并达到完全脱离犹太人的地步,并更加接近周边的巴勒斯坦社会的自然环境,从而预示着绿线地区的混居城市内未来将发生更大的冲突。

而耶路撒冷的事情也在进一步升级,那些认为一旦加沙的抵抗运动与占领军达成了停火协议,局势就会总体趋于平静的人都想错了,因为这些事件可能会导致耶路撒冷的进一步升级,圣城居民可能会从他们在城市中心的存在中受益,特别是在这座城市已被以色列视为其首都的情况下。因此,他们将在加沙抵抗运动的支持下,成为西岸巴勒斯坦人与巴勒斯坦内部之间的主要纽带,继而组建一条让以色列倍感痛苦的强大战线,从而迫使以色列寻求解决方案,以摆脱耶路撒冷带来的担忧,即使是通过撤出耶路撒冷,或是撤出巴勒斯坦的其他领土来实现。



相关文章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