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如何成为内塔尼亚胡手中筹码

2013年7月3日,在耶路撒冷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财政部长亚伊尔·拉皮德离开(路透社)
2013年7月3日,在耶路撒冷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财政部长亚伊尔·拉皮德离开(路透社)

从开始,来自左翼的嫌疑人通常是唯一大声疾呼的以色列人,接下来是前国防部长兼参谋长摩西·亚阿隆,他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个人利益与从东耶路撒冷开始的暴力对抗联系起来,这场暴力蔓延至加沙地带、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以色列,亚阿隆发表推文称,“出于内部政治原因,安全升级为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服务。”

甚至连前国防部长兼“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主席阿维格多·利伯曼都宣称, “军事行动战略目的是改善内塔尼亚胡的舆论,只要组建政府的任务由拉皮德负责,内塔尼亚胡就会设法扩大行动

事实上,现任以色列总理没有为遏制暴力作出任何重大努力。上个月,他本可以命令警察从耶路撒冷旧城的大马士革门拆除路障,他为什么要等到那里变成警察和数百名年轻巴勒斯坦人之间的战场?他为什么允许警察在祈祷期间向阿克萨清真寺投掷眩晕手榴弹?

“拥有未来党”领袖、前财政部长、所谓的“变革阵营”领导人亚伊尔·拉皮德甚至在事态升级开始之前就已经有了答案。根据《国土报》作家尤西·维特(Yossi Verter)说法称,在3月23日选举之后不久,他与国防部长、蓝白党联盟主席本尼·甘茨举行了会晤,并对后者说,“如果内塔尼亚胡觉得政府不知所措,他将尝试在加沙地带或北部边界制造安全事件,如果内塔尼亚胡认为这是挽救他的唯一方法,他将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在过去两年中,内塔尼亚胡一直在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政治生活而奋斗,他被指控犯有欺诈和腐败罪,如果他下台,可能面临重罪。

内塔尼亚胡现在担心的是“变革阵营”——拉皮德和甘茨是其中的一员,这些集团的出现是为了将内塔尼亚胡赶下台,该变革集团还包括右翼的利伯曼、右翼政党亚米纳党(Yamina Party)领导人纳夫塔利·本内特、利库德分裂“新希望党”负责人吉迪恩·萨尔,以及左翼的劳工领袖梅拉夫·米凯利(Merav Michaeli)、左翼梅瑞兹党(Meretz)党魁霍洛维兹,这个异质而脆弱联盟的唯一目的是建立将内塔尼亚胡排除在外的政府。

内塔尼亚胡在两年内第四次选举后未能组建政府,以色列总统将任务授权给了“变革阵营”中最大政党领袖拉皮德,后者在以色列议会中拥有17个席位,最近的暴力浪潮使他处于与其他当事方完成谈判的最后努力中。

直到几天前,“变革阵营”距离获得完成组建政府任务所需的61票,还相差4票,预计这些选票将来自曼苏尔·阿巴斯领导的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党,他承诺将加入任何能够组建政府的政治联盟。

随着耶路撒冷紧张局势加剧,亚阿隆敦促“变革阵营”领导人加快组建新政府的步伐,但是,他的建议似乎来得太晚了。

5月13日,联盟瓦解,贝内特宣布他将离开“变革阵营”,恢复与内塔尼亚胡的谈判。拉皮德表示,他将继续努力组建政府,但是他的选择却大大缩水了。

除曼苏尔·阿巴斯外,拉皮德还必须说服阿拉伯联合名单党以“取代”贝内特政党,如果他在不到三周时间内无法实现这点,他将不得不将任务授权交还给总统。在这种情况下,内塔尼亚胡可能会导致以色列在两年内举行第五次选举,同时任命一名总检察长,该总检察长将找到一种方法来中止对他的审判。

有关于此,必须问,依靠巴勒斯坦政治力量的“变革阵营”是否能够避免占领者和抵抗力量之间的下一轮对抗,巴以政客能否留在政府下令警察在斋月期间袭击阿克萨清真寺内的穆斯林,并派遣飞行员在加沙投下炸弹,杀死无辜的巴勒斯坦儿童?

对当前事件的不同反应表明,“变革阵营”的潜在伙伴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虽然阿巴斯和巴勒斯坦其他议会成员必须从新的潜在伙伴那里退后一步,但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却不能背弃他们的选民,他们担心哈马斯火箭弹的袭击和混合城市的社区间暴力。

吉迪恩·萨尔急忙呼吁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对针对以色列平民的袭击作出强烈反应,并承诺,他的政党将支持政府的强烈反应,以恢复威慑力。拉皮德还表示,他将支持政府“在针对以色列敌人战争中”采取的行动,而中右翼领导人中没有一个人提到冲突的根源,也没有提供达成政治解决的战略。

被占领土的升级提醒我们,“变革阵营”必须首先改变其对以巴冲突的闲置政策和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少数群体的歧视性政策。当前的事件提醒我们,在不损害以色列公民安全、不危及与邻国阿拉伯国家关系和使国际社会反感情况下,以色列政府不能无视这一问题。

以巴冲突就像一辆只有两个齿轮的汽车:“前进”和“倒退”,你必须在两者之间进行选择,没有“停车”或“中立”,如果你没有取得进展,那么你注定会倒退。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在纪念以色列成立73周年之际,以色列各界提出了该国当前所存在的许多弱点,包括内部凝聚力的下降、深刻的政治危机、政治体系的动荡、遭受分裂的状况,此外还有它在外部面临的威胁,其敌人拥有危险的军事能力、其种族隔离的形象不断恶化,以及它与盟友美国的关系出现下降。

2021年5月15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