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正在上演的悲剧

2021年5月7日,圆顶清真寺附近的以色列士兵(路透社)
2021年5月7日,圆顶清真寺附近的以色列士兵(路透社)

以色列是一部永不停息的殖民战争机器。最近几周内,以色列在耶路撒冷不断实施的挑衅,并且不出所料地迫使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

因此,要问“这是为什么?”,最为简短的回答就是:“为什么不呢?”因为以色列的每一天都会给巴勒斯坦人带来更多的沮丧与悲伤。

以色列的占领、镇压、破坏、歧视、没收财产及拆毁房屋,是几十年来的日常活动。同样,以色列狂热的种族主义者和暴力挑衅,也是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一贯的做法。

那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和平抗议者和宗教信仰的镇压,称为“宽容与不宽容之间的斗争、法律、秩序与违法、暴力之间的斗争”,也就不足为奇了。

内塔尼亚胡那自以为是的“哈斯巴拉”运动(Hasbara,以色列政府的一项特殊计划,主要目的就是把以色列的历史彻底地漂白)已变得无效且令人厌倦,不仅无法欺骗盟友,还让盟友越发疏远,更进一步激怒了全世界的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但是,这项计划在以色列国内却非常管用。

其实,对另一个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为什么是现在发生这一切?”,也很好回答:“当然是因为内塔尼亚胡!”

这位被广泛认为存在欺诈和操纵行为的政治人物正在以色列接受审查,他被起诉的罪名包括欺诈、背信和受贿。如果他失去总理之位,毫无疑问,他也会像其前任埃胡德·奥尔默特一样被关进监狱。

内塔尼亚胡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手段来维持其权力,包括对以色列社会中最为狂热的元素进行拉拢、赋权和结盟,而这些元素甚至比他所在的利库德党还要更为极端。

据一名以色列记者的报道,同样是这些极端宗教的“新法西斯主义者”,他们在4月中旬袭击了城市内的巴勒斯坦社区,并对巴勒斯坦人进行恐吓、殴打、抢劫,并摧毁巴勒斯坦人的财产。

内塔尼亚胡帮助这些种族主义狂热分子组织并联合成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以确保他们通过最低门槛进入以色列议会,并加入他计划组建的联盟。

不过,内塔尼亚胡迄今为止未能组建一个新的联合政府,而这些狂热分子却出人意料地取得了成功,并在新一届议会中赢得了6个决定性的席位,并以耶路撒冷为起点,发起了一系列激烈的暴力挑衅。

与此同时,跟以前一样,内塔尼亚胡在上个月末,否决了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在即将举行的全国选举中的投票权,这进一步激怒了巴勒斯坦人,并阻碍了他们内部的民主进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抓住了这个机会,并推迟了这场他担心会输掉的选举。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巴勒斯坦人最为剧烈的反抗活动,恰恰发生在阿巴斯缺乏安全控制或缺乏与以色列协调的地区内。

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已经受到了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关于报复以色列的威胁——如果它继续围攻阿克萨清真寺的圣寺大院并进一步升级紧张局势的话。这种升级导致了袭击、反击的发生,而令人遗憾的是,大部分伤亡都是巴勒斯坦人,这还分散了人们对耶路撒冷盛行的动荡的注意力。

我毫不怀疑内塔尼亚胡将利用此次事态升级来继续达到掌权的目的,无论是通过否定反对派组建联合政府的机会,还是坚持要求组建一个新的紧急政府。

但是,尽管内塔尼亚胡在不断升级的冲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他绝对不是第一个,也似乎不会是最后一个挑起暴力和战争的人。

内塔尼亚胡与他右翼或左翼的前任们一样,一直受到其意识形态导师雅博廷斯基的引领。在近一个世纪之前,雅博廷斯基出版了他的锡安修正主义专著《铁墙》(IronWall),建议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尽一切努力来扼杀巴勒斯坦人关于阻止“巴勒斯坦”变为“以色列土地”的任何希望。

雅博廷斯基认为,巴勒斯坦人并不是傻瓜,欺骗或贿赂并不能使他们向犹太移民放弃其家园,而且也无法为他们失去家园提供足够的补偿,因此,他们必须被置入完全绝望的境地。

这可能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残酷事实,但这并不像内塔尼亚胡的说辞,因为它至少是坦诚的,尤其是在耶路撒冷——犹太复国主义者希望征服的重点。

以色列已经开始系统性地使耶路撒冷犹太化,而代价是牺牲巴勒斯坦居民,无论是现有居民,还是被阻止回归的难民。而在今天,让巴勒斯坦人担心的是,鉴于以色列的殖民历史,伊斯兰教的第三大圣地阿克萨清真寺,可能会成为其下一个目标。

耶路撒冷实际上是被占领的巴勒斯坦的一个缩影,几十年来,以色列不断没收或拆毁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房屋和企业,以支持其犹太移民,并在进一步的犹太化进程中,取消了许多巴勒斯坦的圣地。

西耶路撒冷前副市长马洛·贝文尼斯蒂,他曾在1971年至1978年期间担任耶路撒冷规划部的部长,在其著作《神圣地标:自1948年以来被埋葬的圣地历史》中这样写道:

“胜利的犹太人占领了穆斯林的圣地,这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因为在其他的时代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文明世界也并不是从中世纪结束以来,才开始出现被击败的宗教团体的神圣场所,被获胜的宗教团体的成员大规模侵占的情况。的确, 许多国家内的宗教场所都已遭到破坏——甚至是在近代,从上世纪90年代萨拉热窝的清真寺遭到轰炸,到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人对教堂的摧毁,再到法国大革命期间遭到掠夺的教堂和修道院。然而,想要找到征服者重新供奉原有宗教场所的确切案例,还需要追溯至15世纪中叶的西班牙或拜占庭帝国

另一个罕见的坦诚典范正是特迪·科勒克,他曾担任了近20年的西耶路撒冷市长,特别是在1967年东耶路撒冷被占领之后。在1990年10月的阿克萨大屠杀发生后不久,科勒克在接受《马亚里夫报》采访时便揭露了以色列的沙文主义:

“科勒克:我们说了一些毫无意义的话,也没有付诸实施,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关于平衡市内的阿拉伯人与犹太人权利的空话。列维·埃斯科尔和贝京也向他们承诺了平等的权利,但二者都违反了承诺……我们从来没有给他们一种在法律面前平等的感觉。他们过去是、现在也仍然是二等甚至三等公民。

马亚里夫报记者: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位为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做了很多事情的市长之口,难道你没有为他们修建、铺设道路甚至开发住所吗?

科勒克:胡说而已!不过是些童话!市长什么都没有培育,也什么都没有修建。在过去的25年内,我为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做了一些事情。而在东耶路撒冷呢?什么都没有!我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人行道上?没有。文化机构?没有。是的,我们为他们安装了排水系统并改善了供水条件。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吗?你认为这是在为了他们好,是为了他们的幸福吗?得了吧!当地出现了一些霍乱病例,而犹太人担心他们会染上霍乱,所以我们为他们安装了污水处理系统和防止霍乱传播的供水系统

这就说明,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偏执并非什么新鲜事。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极端主义市长开始掌权,情况将会变得更加糟糕,从而又进一步加剧了该市压抑已久的紧张局势。与此同时,以色列当局却继续宣扬宽容与和平。

今天,这个自称“中东地区唯一的民主国家”者以及其自认为“永恒、统一的首都”,再次暴露了它的虚伪和双重标准,并再次助长了耶路撒冷及其他地区的仇恨与暴力循环。

以色列吞并了东耶路撒冷,并在1967年战争后将其管辖权和行政管理扩大到这个被占领的城市,但对巴勒斯坦人和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而言,圣城仍然是一个被占领的城市,尽管当地拥有更好的医疗保险。

此外,它也是一个被孤立的城市。在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议后不久,以色列就将耶路撒冷从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腹地分离出来,这使得耶路撒冷居民更难与自己的亲属取得联系。

简而言之,耶路撒冷凸显了以色列的贪婪和巴勒斯坦的信念。巴勒斯坦人普遍接受共享这座城市,而以色列人则坚持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将这座城市据为己有。

但是,以色列应当谨慎对待它的愿望。而能使耶路撒冷真正获得统一的唯一途径,是让它成为一个双民族国家的首都。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