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客为何无法说出“以色列种族隔离”一词

2021年5月4日,以色列安全部队在镇压抗议活动期间逮捕了一名巴勒斯坦人,抗议者旨在声援被占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居民区面临被迫驱逐迁离的巴勒斯坦家庭(法新社)

在过去几周中,随着以色列殖民军对被占领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的残酷暴力升级,许多人希望拜登新政府做出某种敏锐反应。

但这并没有到来。相反,我们再次听到美国国务院对“加剧紧张局势的单方面步骤”有多“深切关注”,并声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官员都需要“果断地采取行动以缓和紧张局势”。

一些巴勒斯坦人还指望美国立法机关中更“进步”的成员,但是他们也用委婉话语来掩饰自己的立场,议员安德烈·卡森(AndréCarson)发表推文说,他“对以色列强行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家园的努力感到沮丧”。

美国议员玛丽·纽曼(Marie Newman)呼吁国务院“立即谴责这些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而议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则与其他人共同书写了一封信函,表示“对以色列即将对近2000名巴勒斯坦人实施的流离失所计划深表关切”。

另一方面,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则表示,以色列军队的行动是“不人道”举动,并表示,“美国在维护巴勒斯坦权利方面必须表现出更大的领导力”。就在一个月前,这位“进步的”女议员在接受纽约犹太社区关系理事会执行副会长兼首席执行官米勒采访时还谈到“重视尊重各方进程”,以及构筑“通往和平之路”的重要性。

所有这些陈述中都明显缺少客观地评估巴勒斯坦局势的词语,例如“占领”、“种族隔离”、“殖民者殖民主义”和“种族清洗”。

令人失望的是,尽管美国政治家选择使用这种语言掩盖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占领的现实,尽管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然而,这里的问题不仅在于他们所讲的话,还在于他们为什么感到要不得不说这句话。

这种语言长期以来被美国强大的以色列游说团体所强化并精心设计,通过将以色列的种族隔离和殖民主义视为“解决冲突和调解”的问题,并通过将“和平”作为“冲突”双方之间的谈判事项,粉饰了侵占巴勒斯坦的现实,这种言辞掩盖了占领者和被占领者之间的权力不平衡,并掩盖了巴勒斯坦人要求对以色列的殖民和罪行进行问责的呼吁。

各个领域的美国政客都被迫使用这种语言,这不仅反映了以色列游说团体在美国所享有的重大影响,也反映了美国社会和政府的结构性种族主义。换句话说,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犹豫支持,也是由于美国政治无法真诚地承认白人至上、种族等级制度和社会经济歧视,而这些在美国土壤上得到了加强和保护。

美国政治无法真正接受正义、问责制和平等的价值观——而这是巴勒斯坦和其他进步斗争的一部分,因为这是为了赋予白人特权而设计的。在这方面,美国与以色列非常相像:在这两个国家中,你的权利和机会都不可避免地由你的种族或族裔背景来决定。

挑战这种霸权语言意味着要面对整个政治体系及其权力结构的挑战,对于国会议员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主张。

我们必须认识到,虽然部分国会议员具有进步观点,但他们首先是为了要竞选,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社区,他们将自己的力量集中在美国国内问题上,关于以色列被其政党建立视为“有问题”的声明,可能为他们关闭许多大门,并阻止他们履行对社区的义务,这可能会意味着他们将失去社区选举。

只需看一下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在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遭受的强烈反响,就可以明白所以然,该报告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镇压是种族隔离。美国犹太人委员会表示,这种观点处于“反犹太主义边界”,而国际法律论坛则称其为“反犹太人”的“血腥诽谤”,美国政界人士担心遭遇这种攻击。

他们的自满情绪令人失望,但这反映了美国的政治现实。

但是,在谴责美国政客这种令人费解的言论时,我们还应该反思自己作为巴勒斯坦人的看法和期望。在这些年来坚定的亲以色列外交政策之后,为什么我们仍然抱有希望听到与美国政治家不同的言论呢?为什么美国仍然对我们具有某种重要性?

巴勒斯坦政客仍然非常关心美国政客和其他公众人物对巴勒斯坦的说法,这表明他们仍然将美国视为和平的合法中间人,而事实不断证明,美国不是,巴勒斯坦政客仍然坚守着美国已多次违反的古老承诺。

《奥斯陆协议》——该协议被称为美国外交“成功”案例——从一开始就不可行,因为条约是用美国政治语言——即种族等级制,而不是正义性——编写的。然而,巴勒斯坦政客仍然忠实地致力于这些悲剧性协议,这些协议仅进一步巩固了巴勒斯坦被剥夺的局势,并加强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军事占领。不仅如此,这些协议还残缺了我们自己的政治语言,这种语言与美国言论类似,被用来掩盖巴勒斯坦被压迫的现实,这种语言被用来掩盖法塔赫和哈马斯的专制,使专制政权凌驾于巴勒斯坦人民利益之上。

美国和巴勒斯坦政治语言的变化只能通过对现状的持续挑战来实现,这将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动荡。也许正是我们目前所见证的时刻,耶路撒冷以及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以对抗以色列的占领,这将导致变革。

对于美国和其他地方那些同情巴勒斯坦问题的人而言,看到耶路撒冷所发生的事件,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不是对“人权”和“和平”的“呼吁”,这是正义与尊严的坚决斗争。对他们而言,重要的是要了解,巴勒斯坦不适合美国或西方政客正在被削弱的语言。谈论谢赫·贾拉居民区、阿克萨清真寺庭院、大马士革门和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其他地区现在正在发生事情的唯一真实方法,是通过被剥夺者自己的语言,以及他们与种族隔离、殖民、占领和种族清洗的斗争。

以巴勒斯坦人为中心并选择正义作为参照框架是谈论正在发生事情的唯一方法,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言论,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我们需要人们为动荡做准备,并加入进来,挑战现状,并帮助他们的社区和其他地方带来变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