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巴勒斯坦难民不是政治性举动

2019年5月26日,一名教师在近东救济工程处于约旦河西岸希伯伦市开办的一所学校期末考试期间给巴勒斯坦学生监考(美联社)
2019年5月26日,一名教师在近东救济工程处于约旦河西岸希伯伦市开办的一所学校期末考试期间给巴勒斯坦学生监考(美联社)

穆罕默德是一个住在加沙地带的七岁男孩,今年6月,加沙地带被海陆空全面封锁已进入第15年。就像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开办学校中的近30万名学生一样,自一年前爆发新冠大流行以来,这些学生都在进行远程学习。他每天都在与断电作斗争,以接收由近东救济工程处老师准备的在线教育资料,而这些老师也在努力获取电力和互联网资源。即使在新冠大流行和人道主义危机期间,穆罕默德的受教育权仍然不可剥夺。

穆罕默德只是今天在近东救济工程处登记的570万巴勒斯坦难民之一,其中许多人自70多年前祖先流离失所以来就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苦难。全球封锁一周年纪念标志着整个地区的巴勒斯坦难民遭受了十二个月的更大痛苦。

作为近东救济工程处主任专员,我的责任是确保包括东耶路撒冷、加沙、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在内的约旦河西岸地区巴勒斯坦难民得到他们应得的基本服务。然而,在过去的一年中,近东救济工程处成为空前残暴和偏见的袭击对象。

对我们最经常提出的指控是,近东救济工程处发挥着政治作用。这与事实相去甚远。近东救济工程处的任务是在公正和持久解决其困境之前,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直接且至关重要的人道主义援助。这是近东救济工程处的重点,该机构不参与政治。与联合国其他所有机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一样,近东救济工程处也遵守联合国两项大会决议所载的四项人道主义原则(人道、公正、中立和独立)。

这意味着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所有行动都完全由减轻痛苦(人类)来驱动,同时确保我们的反应独立于军事和政治目标(独立),没有歧视(公正),并且没有冲突(中立) 。具有政治性与成为人道主义者是对立的。

对人道主义原则的严格承诺驱动着我们的所有立场和决定。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每名工作人员都接受过维护中立和不歧视原则的培训,如果违反这些原则,将承担责任并受到纪律处分。近东救济工程处在该地区设立的所有711所学校中,我们的学生在学校议会中组织并了解人权、平等与宽容的重要性。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教师不断接受有关如何严格处理任何与联合国价值观不符教育内容的培训。我们的28000名员工和约532000名学生证明,即使在紧急情况和危机中,他们仍然压倒一切价值观,即使在冲突期间也保持中立。

最近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攻击——指称我们教授支持“圣战”和“恐怖主义”——是有偏见的企图,将有原则的人道主义机构拖入一个不属于它的高度政治化的领域。此外,他们错误地认为,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学生倾向于或支持圣战和恐怖主义,这种刻板印象不应容忍。必须坚定地坚持中立和不歧视,确保我们能够与各方合作,以协助和保护巴勒斯坦难民,无论是为我们每年有310万难民就诊的144个卫生诊所进口药品,还是为我们的老师出席国外召开会议获得签证,还是确保战时我们建筑物的神圣不可侵犯。

作为在中东最复杂、历史最悠久的冲突之一中运作的最大联合国机构或人道主义机构,我们比以色列其他任何人都清楚保持中立的重要性。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持续攻击和毫无根据的指控,只是使该机构及其所保护的巴勒斯坦难民合法化的政治工具。这些攻击试图将重点转移到巴勒斯坦难民由于不断被剥夺和流离失所而面临困境之外事情上。面对这些政治攻击,像穆罕默德和他的同班同学一样在最恶劣环境中努力学习的最弱势者声音被忽略了,动摇为中东数百万人提供援助的近东救济工程处基础,这是对高度动荡地区的又一打击。

想象一下没有近东救济工程处和未解决冲突的中东。在没有政治解决方案情况下,没有近东救济工程处就意味着五十万儿童没有办法获得教育,意味着310万巴勒斯坦难民没有办法获得医疗救助,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对于数以百万计巴勒斯坦难民而言,他们越来越感觉到被歧视、被剥夺权利和被边缘化,他们没有安全感和稳定感。作为人道主义者,找到解决这一冲突的办法并不属于我们的职权范围。但是要确保在国际社会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巴勒斯坦难民的人权得到充分尊重,他们的声音不被打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2015年的难民危机使欧洲人对从中东地区到欧洲地区的空前人口流动感到警觉,但是,对于那些难民逃离的国家而言,其国内的流离失所情况却更为严重,并且持续影响着中东地区的1200多万人口。

数十年来,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殖民占领下饱受苦难,而以色列得到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支持,这使以色列得以逐步扩大其在巴勒斯坦的定居点计划和殖民化,截至目前,历史上隶属于巴勒斯坦的领土实际上仅约有5%由巴勒斯坦人控制。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