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的最大渗透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将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实现的第三次关系正常化浪潮视为纯粹的和平协议,将其视为受以色列与签署协议阿拉伯国家之间共同利益支配的和平协议,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这波关系正常化浪潮是一种危险迹象,表明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过去25年在阿拉伯地区的渗透规模,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渗透旨在实现其在阿拉伯世界的旧项目,渗透是如何发生的?这个项目是什么?项目的支柱和机制是什么?项目各阶段条件是什么?成功机会是什么?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其后果是什么?

阿拉伯国家陷入了困境,被国内和国际冲突所撕裂,一直在谋求生计、药品和铅笔,在经济、心理和道德上遭遇挫败,这些国家在霸权主导意识面前没有地位、考虑或主权,在计划项目、制定协议、起草规定条款及施加命令时,也没有地位、考虑或主权而言。

大梦想项目

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多次战争并没有阻止其继续重新建立新中东的梦想,在这个新中东地区,中央国家控制着本国与其在该地区伙伴之间共同利益走向。自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成立初期,其领导人一直在忙于制定确保国家安全的战略,从军事质量优势战略,到1967年六日战争中实施的地域威慑战略,再到外部安全战略,以及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前任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在六日战争当年提出的新中东战略,其中谈及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很快,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在1968年发行了名为《2000年中东》的小册子,其中谈到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成为该地区中央国家,此后,来自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及美国的研究人员进行了多项研究,围绕这个想法展开了探讨。

在美国和盟军成功解放科威特之后,1991年召开的马德里和平会议上再次有力地提出了这一想法,国际伙伴为此制定了必要的计划,并在国防、安全、经济、道路和通讯方面成立了多个专门委员会;然而,由于巴勒斯坦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内部行动升级,以及区域和国际影响,这种情况很快就停止了,即2001年9月纽约双子塔遭遇袭击之后所产生的区域和国际影响。

在马德里会议之后,西蒙·佩雷斯利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进行秘密谈判的气氛,于1993年发行了他的著名著作《新中东》。

在奥斯陆协议遭遇巨大失败之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埃及和约旦之间签署的两项和平协定开始冷却,阿拉伯地区经历了所谓的“阿拉伯之春”事件,随后,阿拉伯世界结构在横向和纵向都发生了解体,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寻找到了继续渗透的良机,单独且从容地开展工作,并以适合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方式重塑阿拉伯地区,以重新完成其旧梦计划。在(阿拉伯之春之后)巨大的戏剧性动荡时期,多年来,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从未停止过与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接触、联络、会晤和召开会议,直到去年,发生了让我们感到震惊的第三波关系正常化浪潮,这一次,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以更为专业和微妙的方式,更深入地渗透到阿拉伯国家的所有领域。

发生渗透的背景

过去十年在阿拉伯地区盛行的普遍情况非常适合对犹太复国主义实体造成重大打击,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一直在等待实现其等待已久的古老梦想。这种情况在阿拉伯层面而言甚至是空前的例外,即使在一个多世纪以来最黑暗的时刻,我们可以迅速发现这种情况引发的最突出灾难:

  • 阿拉伯体系在阿拉伯联盟及其各机构层面的崩溃。
  • 许多阿拉伯国家(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利比亚、苏丹和黎巴嫩)的政治制度已遭遇破坏。
  • 新地区轴线的出现加剧了政治动荡(土耳其、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埃及的轴线,伊拉克、也门、叙利亚和伊朗的轴线)。
  • 许多阿拉伯国家(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爆发了灾难性的武装冲突。
  • 封锁卡塔尔以及由此造成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心理损失。
  • 世袭政权和军队控制着阿拉伯国家的政治权力,人民以及政治力量和民间力量在重大问题上没有发挥任何实际作用。
  • 法西斯极权主义统治着大多数(世袭和军事)阿拉伯国家统治政权,压迫、镇压和暴政比率增加。
  • 伴随着所谓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建立真正民主制度的温和尝试遭遇失败。
  • 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甚至是石油国家——的经济崩溃。
  • 高失业率和高通货膨胀率,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当前阿拉伯环境,尤其是在过去十年中,充满了危机、冲突、灾难、破坏、悲剧和痛苦,阿拉伯国家陷入了困境,被国内和国际冲突所撕裂,一直在谋求生计、药品和铅笔,在经济、心理和道德上遭遇挫败,这些国家不知道如何养活饥饿的人,不知道如何减轻病人的痛苦,不知道如何从自己的孩子中清除受害者的鲜血,也不知道如何关闭监狱,这些国家在霸权主导意识面前没有地位、考虑或主权,在计划项目、制定协议、起草规定条款及施加命令时,也没有地位、考虑或主权而言。

项目实施支柱和手段

因此,对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而言,这是一个历史性机会,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利用这种阿拉伯世界环境,依靠许多支柱并使用多种手段和机制,尽可能实现控制和超越,从而致力于复兴犹太复国主义实体项目。

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依靠四个基本支柱:

1,美国伙伴

因此,所有协议都是在美国施压、祝福、支持和赋予合法性下达成的,远离联合国及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历史性决定,这些决定限制了犹太复国主义的野心,并阻碍了其项目的实施,同事,这些协议也远离国际社会及其四方、五方及六方委员会。

2,新意识形态

新意识形态取代了阿拉伯地区一个世纪以来盛行的伊斯兰政治意识形态,而这种伊斯兰政治意识形态不承认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并认为它的存在对穆斯林社区及其子孙构成了威胁,这种新的意识形态代表了双边协议签署国可以庇护的最高限额,并基于其对子孙后代的原则和价值观,这经过了30年的准备,从区域和国际研究、会议和研讨会开始,到所谓的“亚伯拉罕协定”,这被视为将所有国家纳入该项目的基本条件。

3,替代敌人

制造替代敌人,使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无罪,这为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该地区国家合作消灭新敌人打开了大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成功地找到了强有力的理由,使该地区各国相信真正的敌人正在威胁其存在,并破坏该地区国家的稳定性,并相信真正的敌人不是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而是以伊朗为代表的外部敌人,以及以伊斯兰政治运动为代表的内部敌人,特别是穆斯林兄弟会,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特别引用了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所发挥的作用,并引用了穆斯林兄弟会在阿拉伯之春革命中所发挥的作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表示愿意与该地区国家在军事和安全方面进行合作,以对抗所有国家的共同敌人伊朗,并捍卫对穆兄会所做出的一切对抗行动。

4,经济利益

依靠在能源、工业、技术、通讯、农业、旅游、公路和其他领域的重大战略经济利益,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拥有这些项目的阿拉伯国家联系起来,并放弃或牺牲掉阿拉伯伙伴国家无法做到的经济计划项目。

项目实施机制和手段

除了上述谈及的支柱,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还采用了许多机制和手段来促进渗透进程,并说服目标阿拉伯各方参与该项目,其中包括以下机制和手段:

  1. 展示阿拉伯国家在政治、军事、安全、经济和技术领域所缺乏的质量优势。
  2. 强调极权阿拉伯国家从加入犹太复国主义实体项目中将获得的利益。
  3. 保持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计划进入该项目的阿拉伯国家之间进行的双边谈判机密性。
  4. 利用阿拉伯国家的危机,表现出很高能力和真诚意愿来帮助这些国家克服危机。
  5. 提供业务、项目和交易的模型,这些模型可以确保在政治、安全和技术方面取得成功。
  6. 在新中东项目中,巩固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与阿拉伯国家之间基于巨大共同利益之上的伙伴关系概念,摆脱了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仇恨和叛乱术语,特别是与那些渴望在该地区发挥领导作用的阿拉伯国家建立伙伴关系,这些支柱和方法基础是提供一系列必要条件,以确保项目在其完整实施步骤中取得成功,这些条件是什么?是否已经实现?实现了这些条件能否克服该项目所面临的挑战?


相关文章

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前秘书长阿姆鲁·穆萨解决了有关阿盟在反对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方面所发挥作用的争端,他表示,“阿盟不能阻止任何国家实现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

2020年12月31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