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能继续无视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罪行

2021年4月26日,巴勒斯坦示威者在耶路撒冷旧城大马士革门外挥舞国旗 (法国媒体)
2021年4月26日,巴勒斯坦示威者在耶路撒冷旧城大马士革门外挥舞国旗 (法国媒体)

这几乎已经成为陈词滥调。美国新政府执政,降低了对加紧解决巴以冲突的期望,而将阿富汗、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事务作为新的外国优先事项,拜登政府同样暗示其并未严肃重视巴勒斯坦问题。

但本月初在被占领东耶路撒冷爆发的暴力抗议和对抗,将迫使美国领导人停止这种冷漠。

在斋月的第一天,以色列当局决定打破尊重宗教信仰的基本承诺,为了压制晚上的祈祷声,强迫穆斯林不得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的四个宣礼塔,同时在耶路撒冷西墙举行了以色列纪念日仪式,以色列高级官员出席了该仪式。

然后,以色列当局还决定拒绝让大量穆斯林朝拜者进入阿克萨清真寺,而这些穆斯林希望与他们的兄弟姐妹一起在清真寺院子里享用开斋饭。与此同时,巴勒斯坦人还被禁止在大马士革门附近集会,而在大马士革门附近集会是穆斯林在斋月期间的传统做法。

根据以色列官方说法称,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保护巴勒斯坦人免受新冠病毒感染,而与居住在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人有所不同,大多数的东耶路撒冷居民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他们接种了以色列当局提供的疫苗,以色列当局向少数巴勒斯坦人授权了前往被占城市的许可证,所有人员都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

最重要的是,以色列警察允许来自极右组织“Lehava”的数百名年轻人,甚至被以色列人视为种族主义者和极端分子,朝着耶路撒冷旧城进军,游行示威者高呼“阿拉伯人去死吧”和“阿拉伯人滚出去”的口号。当巴勒斯坦人对抗这些极端主义者时,以色列警察使用眩晕手榴弹、催泪瓦斯和人身暴力等手段,驱散了巴勒斯坦人。

在全世界范围内,预防暴力的策略不仅包括人数众多且克制自如的警察维护秩序,还包括政治或宗教领袖利用自己的立场鼓励社区成员不要进行身体对抗,并和平解散。

问题在于,以色列早已失去了与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的这种交流工具。自从1993年在华盛顿白宫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以色列人就一直在积极努力,否认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与他们的国家领导人有任何联系。

以色列当局定期关闭被占领城市中由总部设在拉马拉的巴勒斯坦政府赞助的各种活动,即使这些活动只是儿童木偶戏,也是如此。如果巴勒斯坦地方领导人继续与巴勒斯坦领导人同行交流,他们通常会被拖入监狱或被警告监狱里的条件。

以色列在耶路撒冷侵犯巴勒斯坦人权利的行为不止于此。以色列拒绝遵守《奥斯陆协议》为期五年的临时协议中与耶路撒冷人有关的一些条款,避免就被占领城市地位问题进行谈判,并继续进行安全和人口运动,旨在根除巴勒斯坦人。与此同时,以色列还保持外交努力,使耶路撒冷成为其首都。

现在,以色列还计划阻止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在定于5月22日举行的巴勒斯坦立法选举中投票。尽管这一临时协议保障了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选举中的投票权,但事实并非如此。

以色列政府不断宣称自己主持“中东唯一的民主制度”,并尊重所有宗教信仰者在耶路撒冷和整个圣地实行信仰的权利,但并未实现这两个方面的诺言。

拜登政府仅对耶路撒冷的犹太极端分子游行发出了微弱的“关注”声明,从而引发了紧张局势升级,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也表明其不反对推迟巴勒斯坦选举,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可能会被迫这样做,因为其从以色列那里并没有获得在东耶路撒冷进行投票的许可。

在国内,拜登政府一直反对极右翼极端主义和对选民的镇压,其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外交政策采取了不同的立场原则,这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美国总统拜登真得希望消除前总统特朗普在国内造成的破坏,那么他需要改变对以色列的态度。特朗普选择对以色列侵害巴勒斯坦人的罪行视而不见,并选择不断安抚,这无法实现以和平方式解决以巴冲突的愿望。

拜登需要向以色列施加压力,要求其在耶路撒冷下台,允许举行巴勒斯坦大选,以便可以选举产生新的巴勒斯坦领导人,然后促使巴以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穆罕默德是一个住在加沙地带的七岁男孩,今年6月,加沙地带被海陆空全面封锁已进入第15年。就像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开办学校中近30万名学生一样,自一年前爆发新冠大流行以来,这些学生都在进行远程学习。

在即将于3月23日举行的以色列议会选举中,犹太政党的选举运动议程中已经不再有巴勒斯坦问题,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继续其与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关系正常化的企图,以取代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

2021年3月16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